20181007證道:平靜風浪?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qCOLTygaEg1RELvNfF42lwsZCGfTqWTT

證道經文: 馬可福音四章35~41節

35 當那天晚上,耶穌對門徒說:我們渡到那邊去吧。 36 門徒離開眾人,耶穌仍在船上,他們就把他一同帶去;也有別的船和他同行。 37 忽然起了暴風,波浪打入船內,甚至船要滿了水。 38 耶穌在船尾上,枕著枕頭睡覺。門徒叫醒了他,說:夫子!我們喪命,你不顧嗎? 39 耶穌醒了,斥責風,向海說:住了吧!靜了吧!風就止住,大大的平靜了。 40 耶穌對他們說:為甚麼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麼? 41 他們就大大的懼怕,彼此說: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

Advertisements

登山變像主日證道:「我們在這裏真好?」

mark 9的圖片搜尋結果

可九2~10

2 過了六天,耶穌帶著彼得、雅各、約翰暗暗的上了高山,就在他們面前變了形像,
3 衣服放光,極其潔白,地上漂布的,沒有一個能漂得那樣白。
4 忽然,有以利亞同摩西向他們顯現,並且和耶穌說話。
5 彼得對耶穌說:拉比(就是夫子),我們在這裡真好!可以搭三座棚,一座為你,一座為摩西,一座為以利亞。
6 彼得不知道說甚麼才好,因為他們甚是懼怕。
7 有一朵雲彩來遮蓋他們;也有聲音從雲彩裡出來,說: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他。
8 門徒忽然周圍一看,不再見一人,只見耶穌同他們在那裡。
9 下山的時候,耶穌囑咐他們說:人子還沒有從死裡復活,你們不要將所看見的告訴人。
10 門徒將這話存記在心,彼此議論從死裡復活是甚麼意思。

彼得說:「我們在這裏真好!」彼得知道他在說什麼嗎?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D7Ti91Gwv2f1Q-CcMv6iH6giMHXzX_Cs/view?usp=sharing

20180107證道–聖靈的洗?

baptism by spirit的圖片搜尋結果

可一4~11

4 照這話,約翰來了,在曠野施洗,傳悔改的洗禮,使罪得赦。
5 猶太全地和耶路撒冷的人,都出去到約翰那裡,承認他們的罪,在約旦河裡受他的洗。
6 約翰穿駱駝毛的衣服腰束皮帶,吃的是蝗蟲、野蜜。
7 他傳道說:有一位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彎腰給他解鞋帶也是不配的。
8 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他卻要用聖靈給你們施洗。
9 那時,耶穌從加利利的拿撒勒來,在約旦河裡受了約翰的洗。
10 他從水裡一上來,就看見天裂開了,聖靈彷彿鴿子,降在他身上。
11 又有聲音從天上來,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aIS9tpnUGfQfUovFMA8Eji4FNtR30Doq/view?usp=sharing

 

客西馬尼–一個明知不會「實現」的禱告

客西馬尼的圖片搜尋結果

可十四32~42

32 他們來到一個地方,名叫客西馬尼。耶穌對門徒說:你們坐在這裡,等我禱告。 33 於是帶著彼得、雅各、約翰同去,就驚恐起來,極其難過, 34 對他們說:我心裡甚是憂傷,幾乎要死;你們在這裡等候,儆醒。 35 他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禱告說:倘若可行,便叫那時候過去。 36 他說:阿爸!父啊!在你凡事都能;求你將這杯撤去。然而,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你的意思。 37 耶穌回來,見他們睡著了,就對彼得說:西門,你睡覺嗎?不能儆醒片時嗎? 38 總要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 39 耶穌又去禱告,說的話還是與先前一樣, 40 又來見他們睡著了,因為他們的眼睛甚是困倦;他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41 第三次來,對他們說:現在你們仍然睡覺安歇吧(或作嗎?)!夠了,時候到了。看哪,人子被賣在罪人手裡了。 42 起來!我們走吧。看哪,那賣我的人近了。

客西馬尼園的故事,耳熟能詳,但這故事給我們什麼教導?

客西馬尼園的重點在禱告。

耶穌的禱告。

耶穌的心情「驚恐」、「難過」、「心裏憂傷,幾乎要死」。這是當時耶穌基督內裏翻騰的真實感受,一個百份百來自祂的人性的感受。祂的禱告,也是一個百份百來自祂人性的禱告:面對苦難,其實耶穌也希望能「免去」。然而,祂的神性,也讓祂知道這是祂的使命--祂的禱告必然不會成就。其實,我相信「神人二性」的耶穌基督在那時刻,這二性必在一個矛盾當中。

然而,這次禱告的重點在哪裏?

不少人會看重耶穌基督的順服,這也是希伯來書形容到這事時的重點。但我卻會多想一點:這正正是我們今天應該有的禱告態度。三位一體的神,三個位格彼此團契。而在這團契中,我們發現原來耶穌就曾因著其人性,帶著一點「不一樣」的感受,而這感受甚至會帶來一點與神聖計劃相違的想法。但耶穌基督之禱告可貴之處,是祂並沒有因著要維持表面和諧而壓制自己的感受,相反,祂就將祂的感受在一個真正的三一團契中,真誠的表達出來。而更可貴的,是祂深信祂「不一致」的想法是能在團契中得著接納,並在祂極其困難的處境中,得著力量。也因著這力量,祂能「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你的意思。」--真正的在其人性中,踏上這最大的愛,一份捨己的愛。

今天我們的禱告是否也能學像耶穌?我們是否都在作「真誠」的禱告?又或是我們的禱告只是一篇粉飾得美輪美奐的空言?耶穌在祂的禱告中真誠的表現出祂的軟弱,更將祂真實的感受與三一團契分享分擔,到最後祂能得著力量勝過人性。我們的禱告又是什麼?我們是否有真誠地向神表現出我們的軟弱?我們的禱告是否使我們得著力量勝過我們的人性?還是我們只在求我們從人性而來的私慾?

耶穌在客西馬尼的禱告表面看似沒有成就,但其實卻是完完全全的成就了!

主啊!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你的意思。阿門

 

你還有什麼未變賣?

馬可福音十章20~22節

17 耶穌出來行路的時候,有一個人跑來,跪在他面前,問他說:良善的夫子,我當作甚麼事才可以承受永生? 18 耶穌對他說:你為甚麼稱我是良善的?除了 神一位之外,再沒有良善的。 19 誡命你是曉得的: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不可虧負人;當孝敬父母。20 他對耶穌說:夫子,這一切我從小都遵守了。 21 耶穌看著他,就愛他,對他說:你還缺少一件: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 22 他聽見這話,臉上就變了色,憂憂愁愁的走了,因為他的產業很多。

「承受永生」是重要的,但卻不是最重要的。這位富有的人,明白「承受永生」對他的重要性,卻不明白「承受永生」的真義。耶穌基督對他問題的回應是「誡命」,所以,遵守誡命對於「承受永生」是十分重要的。但還「缺少一件」,就是「捨己」「分享」。或者,這位財主的期望是得著一個不死的生命,永遠的過著現在富足的生活,將他現在所有的,永遠享受下去,所以當他聽到這話,臉上就變了色,憂憂愁愁的走了,因為他一不就是得著一個有時限的物質富足生活;一不就是過著一個永遠的,但卻並非延續著這世的生活。

其實,耶穌愛他,知道他當下的並非最好的,所以要將更好的給他。可惜,這似乎打中了這財主的死穴,他死抓著他當下所有的,不能放開手,讓耶穌將更好的放在他手中。耶穌對他的愛,卻成了他的憂愁。

耶穌同樣愛我們,知道我們今天其實只是死抓著那些不能過渡到「永生」的東西,卻又花盡心力在追求,在浪費著生命。我們死抓著的,可能不是財富,但欲可能是一些我們以為可以帶來「成功」的追求,我們力爭上遊,卻忘卻了這段經文中最後的「總結」--然而許多在前的將要在後,在後的將要在前,我們在今世追求「向上」,但其實卻將許多更重要的推向下。慢慢的,甚至將耶穌基督所交附我們的使命心意都忘記了。

你今天在追求什麼?你在跟隨耶穌上,還欠了那一件事?

【禱告】耶穌,愛我的主,求祢讓我明辨什麼是「天上的財寶」,幫助我們「變賣」那不能過渡永生的,將之改變成為別人的祝福,改變成為真實能「承受永生」的。奉主名求。阿門。

 

不明白,不敢問

ED6CEE4ABD1162632B6B8E946E12E479_B800_2400_800_600

可九30~32

30 他們離開那地方,經過加利利;耶穌不願意人知道。
31 於是教訓門徒,說:人子將要被交在人手裡,他們要殺害他;被殺以後,過三天他要復活。
32 門徒卻不明白這話,又不敢問他。

耶穌基督是加利利人,加利利是祂成長的地方,在拿撒肋及位處於幾公里內,加利利的首府塞佛瑞斯(Sepphoris),必然有熟悉耶穌基督的人,甚至耶穌的親屬。為何耶穌不願意人知道?是因為耶穌的醫術已廣為人知,為怕這些「親屬」、那些「熟悉的人」,為著「買人情」之故,會來「纏」著耶穌,阻礙耶穌基督真正的使命?

耶穌基督如何「不願意人知道」?祂再一次將祂的使命向門徒宣告,好讓他們也不會「大肆宣揚」?

門徒不明白。他們不明白什麼?門徒不明白耶穌的使命,門徒更可能不明白為何耶穌不在加利利,這耶穌可以因著神蹟、醫治、趕鬼等可以招聚勢力的地方,好好發揮祂的影响力。

門徒不明白,卻又不敢問。或因他們心中有愧,他們心中還在想著誰為大。

今天我們有完整的福音書,又有使徒們的經歷見證,再加上不同的書信,我們比那時的門徒更清楚耶穌基督的使命、經歷、結局。我們知道耶穌基督真的「被交在人手中,被殺害,三天復活」。然而,我們更可以看到,跟隨基督的門徒,如何同樣的被交在人手中,被殺害,為的是要持守信仰,宣揚基督。我們清楚的看見,信仰經歷的就是正如耶穌基督所說,被世界所憎惡。這是何等的「真」!

當我們從聖經中讀到這些經歷,我們是否又明白,我們是否又在跟隨?當我們不明白的時候,是否又敢向耶穌尋問?還是我們只是以為這些只是故事,與我無關,我們還是繼續高高興興的過我們的生活,繼續為我們的理想打併,繼續向上移動?

【祈禱】主啊,我知道我心中還存在很多軟弱,以至未能好好的跟隨主腳踪行,求主憐憫。我也知道的的耳朶常會發沉,未能好好的聽明聖靈的聲音,求主幫助,賜我勇氣,當我聽不明白的時候,勇敢向主發問,使我能明白上帝的心意,好讓我能走在一條蒙福的窄路中,奉主名求。阿們。

靈修20140120 — 誰願為「首」?

Image

可十35~45

35 西庇太的兒子雅各、約翰進前來,對耶穌說:夫子,我們無論求你甚麼,願你給我們作。 36 耶穌說:要我給你們作甚麼? 37 他們說:賜我們在你的榮耀裡,一個坐在你右邊,一個坐在你左邊。 38 耶穌說:你們不知道所求的是甚麼,我所喝的杯,你們能喝麼?我所受的洗,你們能受麼? 39 他們說:我們能。耶穌說:我所喝的杯,你們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們也要受; 40 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賜的,乃是為誰預備的,就賜給誰。 41 那十個門徒聽見,就惱怒雅各、約翰。 42 耶穌叫他們來,對他們說:你們知道,外邦人有尊為君王的,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束他們。 43 只是在你們中間,不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 44 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必作眾人的僕人。 45 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

以往理解這段經文,都會以為是門徒在「爭權」,特別是當我聯想到一段另一段相似的經文,就是太二十20~28時,說到是「西庇太兒子的母親」來請求耶穌時,就更會將之想到是一位「望子成龍」的母親對權力的慾望。

然而,這真是「權力爭奪戰」嗎?又或者要問,誰人在爭權?是雅各、約翰?又或是其他門徒?

我嘗試多看一點經文,嘗試看一看這事之前發生的是什麼事。前文是:

32 他們行路上耶路撒冷去。耶穌在前頭走,門徒就希奇,跟從的人也害怕。耶穌又叫過十二個門徒來,把自己將要遭遇的事告訴他們說: 33 看哪,我們上耶路撒冷去,人子將要被交給祭司長和文士,他們要定他死罪,交給外邦人。 34 他們要戲弄他,吐唾沫在他臉上,鞭打他,殺害他。過了三天,他要復活。

經文說到耶穌「把自己將要遭遇的事告訴他們」,就是祂所要進耶路撒冷受苦受死的經歷,還有死後三天復活的事,都清楚告訴了門徒。而且,作者更描述了當時跟隨耶穌的人之反應:「門徒就希奇,跟從的人也害怕」。所以,十二個門徒在那時的處境,應是在「驚惶」、「害怕」,因為他們的夫子,就是他們所跟隨的耶穌,正在走上一條苦路,一條死路;意味著,在這刻決定繼續跟隨的,同樣是走在同一條路上。就在這面對死地的情況下,雅各和約翰就向耶穌表達了他們願意與祂同走,求耶穌讓他們一同經歷這條死路,但同時卻知道這是一條「榮耀」的路,並要在這條要受苦,但卻是通往榮耀的路上,在耶穌的左右同行。

當然,以上的「詮釋」似乎沒有任何一本釋經書會這樣看。但我卻認為這是我們從來沒有想過,但卻是一個當時可能的情況。特別是在耶穌與他們談及「所喝的杯」,和「所受的洗」時,過往我們可能沒有細心去想這對話是什麼意思。但當我以上面的看法來詮釋這個對話時,我卻有這樣的想法:當雅各、約翰知道這是一條不容易行的路,並希望在耶穌的左右同行時,他們有可能表露出他們的堅定。但耶穌實知道這實是不易,所以再一次向他們問:「你們知道你們將要行在何等樣的路上?」接著,祂以一句修辭式的話表明這條路的不易:「我所喝的杯,你們能喝麼?我所受的洗,你們能受麼? 」;而這兩位門徒的回應是肯定的:「我們能!」,來表明他們的堅定。其實,耶穌知道這些門徒要與祂一同經歷苦路,以致死路,所以祂的回應就是「我所喝的杯,你們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們也要受」(這句回應正正對應著前面耶穌那句問題,其實在祂心中早已有答案)。然而,耶穌最後說出真相:誰在左右並不是關乎「賜與」,而在乎上帝的「安排」,來表明上帝有其計劃,並不是人可以靠自己的期望或能力去「逼」出來,甚至是「受苦」(包括在耶穌左右受苦),上帝自有其計劃。

但雅各與約翰與耶穌的對話是「公開」的。當其餘十位使徒聽到這些對話時,心中所想的,似乎就如我們以往一直所想的:雅各與約翰求耶穌關乎「權力」的問題。他們接著就「發怒」了。或者,他們心中一直所思的,都是權力的問題,以致耶穌回應著他們的「惱怒」,就是以「權力」作為出發。接著祂所說的,就是那關乎權力、關乎地位、關乎管治的教導了。耶穌的教導十分清楚:在祂的國度裏沒有權力大小、沒有地位高低、沒有誰管誰等等今天我們在這個熱談「政治」的氛圍中,所「看重」的事;耶穌所教導的,是「向下流動」、「彼此服事」、「為對方犧牲」。

十二使徒作為「領袖」(起碼在初期教會時,他們肯定是教會領袖),原來在面對著一些關乎「委身」的言論時,因著別人所談而聽到的時候,也因著心中實際所關注的權力問題而「聽錯了」,或許也因著這些思想而向那些真心委身的人發出怒氣。這正正成為我們今天作為教會領袖的好好提醒:今天我們想著什麼?我們心中實際的關注又是什麼?若我們心中是充滿著「權力慾」的時候,我們聽到什麼,我們看到什麼,就會以我們所「以為」的,向著我們自己的方向去想。主耶穌教導我們什麼?誰願為首,就必作眾人的僕人。我們心中所思的,是一個作別人僕人的思想,以致當我們在看見別人委身時,就知道別人同時也是主的僕人,並與我們同樣成為一個僕人領袖的群體,以致歸榮耀給上帝,而不是因此而惱怒了。

一個彼此為僕的群體,是一個進入榮耀的群體,是上帝所喜悅的群體。

(後記:這個詮釋,其實真的十分「出位」。但這卻是我真實所想,為大家提供一個「新」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