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30證道 – 屬靈長跑

marathon的圖片搜尋結果

林前九24~26

24 豈不知在場上賽跑的都跑,但得獎賞的只有一人?你們也當這樣跑,好叫你們得著獎賞。 25 凡較力爭勝的,諸事都有節制,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冠冕。 26 所以,我奔跑不像無定向的;我鬥拳不像打空氣的。 27 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0_QILah1dB8cVlFV0NtRlh6V2s

 

Advertisements

2016馬拉松後感: 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

FinishPhoto

2016年的香港渣打馬拉松,在風雨中順利完成,也在這風雨中,完成了我「第三隻馬」。

今年雖然天氣奇差,濕度接近98%,更在途中多次大雨,弄至全身濕透。原本以為能「完成」已達標,然而,完全出乎意料,今年竟是最「成功」的一次:

  • 完成時間竟然比上一年還要快五分鐘有多,繼續可以得到「進步獎」
  • 全程沒有停下來,即使是在最「恐怖」的西隧上斜位,還能「跑住上」,不用作步兵
  • 最後一公里還有氣有力,可全力衝刺,更在維園大直路放盡,好頭好尾
  • 跑完後,還有「餘力」返教會帶領分享會。(還記得兩年前也打算回教會開職員會,但那年跑到幾乎「嘔」,結果有心無力,回家睡了廿多小時)

回顧今年「成功」的原因,並非操練多了(相反,因今年天氣反常,時冷時熱,所以操唔足),最重要的,反而是為著「身體」的原故,加添了一條Fitbit手帶,沿途檢測著自己的心跳。

在「賽前」兩星期添置了這工具,並在賽前最後兩次長課,測試如何最理想使用這工具,並測試自己最理想的心跳。最後,決定以155心跳為目標,期盼能將自己的心跳控制在這「安全範圍」。

過往兩年的經驗,知道要「控速」,但兩年都在差不多同一地點開始感到「撞牆」(就死的先兆–身體能量完全消耗盡),這地點就是約過了32k mark,也就是在三號幹線落斜,準備進入西隧管制區的一段路。

所以,今年因著天氣欠佳,加上操練不足,所以更嚴格地「控速」,將自己的步速控制在6分30左右,另再加上不斷檢查自己的心跳,以防超越自己所定的「限制」。

在這雙重檢測下,非常順利的完成了頭30k。雖然中途下著大雨,但也因著「早有準備」–穿上了有保暖防水功能的運動衣,所以不致大量失溫,反而感到雨水幫助了散熱。而且,因著沿途監測著自己的心跳,所以還感輕鬆。一直跑至那連續兩年的「撞牆位」。。。。

這位置特別之處,其一是一段落斜路段,而且斜度比較大,對於爭取時間的人來說,是一個非常理想的「加速路段」;另外,這路段開始有不同party的「啦啦隊」在天橋上出現,給各選手打氣。所以在這雙重因素下,各人就會不期然的跑快兩步。

因著前段控制得宜,所以即使已完成了三十多公里,自己還是感到「還有」:「條氣」還是很順,呼吸沒有問題,肌肉也沒有抽筋的先兆。所以,正正準備「加速」。。。

但因著先前所定的目標,要控制心跳,所以就在開始加速之後,再一次檢查手上的fitbit,看看還有多少才到155,看看自己還可以加速多少。。。一看之下。。。

原來在這少少的加速中,自己的心跳已到達173的「危險水平」,身體已在overburn,大驚之下,即時收制。但已發現即使減慢速度,心跳也沒有一下子回到「安全水平」。原來,這一點點的「加速」,已令身體開始burn-out。

Heart Rate
這就是我全程的心跳監測,危險水平出現在約3小時30分前後
MaxHeartRate
這是SportsTracker的GPS路線,3小時30分剛就是箭頭所指的西隧管制區路段,前兩年撞牆之處

原來如此!!

當身體各項機能還以為「好掂」之際,自己的「心」其實已告訴你,你已開始burn-out,過不多時,你就會完全燃燒盡。

過去兩年,只以「速度」這外顯性表現來「量度」自己的狀況,但卻忽略了身體的「核心」,你的「心」告訴了你什麼。

原來,我們的「心」最清楚我們實際的處境,更能預告你的身體將會出現非常大的問題。只是,當我們只管著身體的「表現」時,就忽略了這inner-voice。

感恩的是,今年因著太太的「鼓勵」下買了這手帶,也藉著這「手帶」的幫助下「聽」到自己的inner-voice,也能實時作出回應,慢慢的調整回來,使自己能順利以自己最佳的時間完成了這段挑戰。

這次經歷,讓我明白到,每個人其實都面對著一定的限制,我們也只能在這「限制」中去「完成」所面對的挑戰。若嘗試以「過於」自己所能負荷的方法去做,到頭來我們還是可以完成挑戰,但卻要「非常辛苦」的去跑完這段路。使命完成,但失卻了當中的喜樂。

其實,這次體會也讓我反思教會,作為一個「身子」,我們是否也是跑在一條「長跑」的路上?上帝給與我們「可承擔」的使命,但也同樣給與我們一定的限制。身體上有不同的肢體,各自發揮著所得的恩賜,但同樣也面對著不同的限制。然而,上帝教導我們要「彼此配搭」,好讓我們在恩典中,也在喜樂中,跑完這段路程,在終點處,得著上帝為我們所預備的獎賞。

然而,我們是否有好好的聆聽我們的inner-voice?教會的「心」在哪裏?我們是否跑得合宜?我們又有否常常檢查著教會的「心跳」?當我們以為自己還是「好得」的時候,原來我們的「心」已告訴我們,肢體中已有準備burn-out的。但我們是否有理會這聲音?今天,教會中事奉的肢體,是否已準備出現burn-out?又或是已burn-out?

教會所面對的處境(又或是機遇)看似是吸引的(正如西隧前的大下斜),似乎是叫教會可以「加速」的;外頭的掌聲是吸引的,那些啦啦隊的「鼓勵」是誘人的。但是,我們的「心跳」又在告訴我們什麼?我們是否有理會過內裏正在發生的,其實完全不是那外頭的表現所實際反映的?當外面正「好掂」,原來內裏已「不成」了。

教會的fitbit在哪裏?我們是否有工具,可以讓我們能早早得著提醒,免得當肢體出現burn-out時,才恍然大悟?或是更差的,就是「next」:當有肢體做殘了,就「下一位」,只求功成,一將功成萬骨枯?

我們要一同聆聽我們的inner-voice,我相信我們的inner-voice就是聖靈。當聖靈在我們中間,我們又一同願意活在聖靈中間,我們就能聽到上帝的聲音。我更相信,教會是可以找到教會的fitbit的,這fitbit是要一個彼此勉勵,互相代求的生命連繫,可以追求得到的。

「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這不單單是對「個人」說話,更是對「教會」作為一個「身體」所發出的警告。我們有否好好保守我們教會的「心」,我們又有否聽到我們的心所發出的聲音?

盼望我們也能得到那「不能壞的」。

FinishPrize

 

 

 

渣打香港馬拉松2014後感 — 想到「屬靈夥伴」的意義

image

image

今天完成了人生第一個全馬,深深感受到那位當年報信的士兵為何會死,原來這真的是一個極限,不單單是挑戰人的體能,更大的是挑戰人的自制(self discipline)和自知(self awareness)的考驗。

今年原本只想再報半馬,挑戰上一年的成績,因在早前的練習中,發現超過20公里就開始很吃力。然而,在弟兄Gary的鼓勵和遊說下(又fb 又電話),結果就「膽粗粗」的參加了全馬挑戰組。Gary更說要一同跑,以他過往的經驗,來幫助我可以完成賽事。

要在此感謝Gary的幫助,因為正正是因著他在頭16公里的控速,我才能完成這艱辛的路程。

為何這樣說?因為在過往的練習,我通常都能保持約五分三十秒一公里的步速,但我卻從沒有練習超過三十公里。所以我原來的計畫是在上昂船洲大橋和青馬橋的頭15-20公里,以約六分鐘的步速完成,之後的下坡路就可以加速至五分半,這正正是我過去操練的成果。然而,Gary的計畫卻是在頭20k以七分鐘的步速去跑,之後才分散,以自己的步速完成餘下的路程。其實,我之前是覺得七分鐘的步速實在太慢,是有點不情願的。所以我就建議大家用六分半至七分鐘這個範圍來跑。

頭16公里,我們的確是按著計畫完成,當中真的十分輕鬆,還能一邊跑一邊談笑,說到其他參賽者在穿什麼鞋。以致跑完16公里後,我就像沒有跑過一樣,還是覺得充滿氣力。但正正就在青馬橋的折回點,可能因為人太多,我們就走失了。所以我就提早了提速,先加速至六分鐘,再繼而加速至五分半,也開始放離了我的夥伴。

然而,我也有一路提醒自己,要control,因三十k後不知會發生什麼事。在過30k時,已開始見到西隧,沒有什麼事發生,只是開始感覺腳有點痛,可以繼續。但呼吸開始出現問題,有點「頂住」。這是一個警號,因過往練習時曾出現過這情況,必須要減速和加深呼吸。到西隧上斜段,更要以「大步行」的方式上(這要多謝Joe前一天在fb上的分享)。到38k,很大風,覺得無力了,大量減速,最後4k幾乎是以意志力爬回終點。但感恩,最後也能在五個鐘內完成,拿下「獎賞」。

若不是Gary之前幫助控速,我極大機會出現「撞牆」現象,在38k出現的「無力」可能早在30k出現,若真的是這樣,我的意志力完全無可能捱得到12k,這就可能要上巴士了。

這次的經歷讓我想到「夥伴」的重要,在屬靈生命的成長中,我們更需要夥伴。有時,我們或會在面對某些處境時,是沒有實際經驗,這時若有夥伴,就能作出提醒,更會在我們以為自己的能力能夠足以處理時,作出適時的提醒,免得「走得太快」,但到最後卻未能走完,因為之後的路,是自己沒有經歷過的,但人的「爭勝心」卻以為自己已深知將會如何,但到實際處境出現時,卻又會手足無措。

另一方面,我也體會到在屬靈群體中,等候的重要:在頭16k,我也試過加快,但當記起賽前的計畫時,就會回頭看Gary在哪,這又會使我慢下來,回到先前計畫的速度中。今天在信仰群體中,我們又會否有這樣的「回頭」,看看自己的屬靈夥伴在哪裏?這回頭,不是為要叫你的夥伴跑快一點,而是要提醒自己跑得太快,將要「撞牆」。這也是在事奉的路上,要學會在群體中如何有self discipline的一個很大的功課。

再者,當「走散」了,你又會如何?像我這樣,提早提速,將夥伴放在後頭,以致自己幾乎無命?還是好好的停下來,學習等候?以致可以回到正軋的速度?

最後,我們會如何看一次比賽?是為了爭標,還是珍惜當中的經歷,和群體性的經歷?老實說,今天頭16k,有伴一同跑,是喜樂的經歷,之後自己一個跑,是辛苦的經歷。若明年還有機會,我會如何選擇?若在信仰群體中有機會,我們又會如何選擇?我們會選擇作那些爭那六萬美元獎金的跑手,彼此爭競,還是選擇和同路人一起跑,對所得的時間成績放在次要?我們事奉的路又會如何選擇?

再一次,謝謝我的夥伴。The prize is yours!

image

特首梁振英決定不出席渣打香港馬拉松,與我何干!

Image

今天在晚間新聞終於聽到了這個消息:特首最終決定不出席渣打香港馬拉松的起步禮。其實,上兩個禮拜已從新聞聽到一些傳言,說渣打銀行因為未有「配合」政府的「指引」,對蘋果日報作出對應的行動,抽起廣告,以其對蘋果發出一些「信息」,所以被政府「不合作」對應,其中最「近」的一項「不合作」就是特首將不會出席起步禮–這過去十五年來,都是由特首「吹雞」起跑的「傳統」。

對於我來說,其實誰來「吹雞」,根本完全不重要。正如大會為這兩年以來定的口號:”Run for a Reason”,我自己的參與(相信絕大絕大部份,甚至是所有參與者),其原因一定不是「特首」,而是一份自我挑戰,一份自我認知,對自我認識的考驗(上一年參與半馬時就寫了一篇感想,所說的就是如此)。就算有一些參賽者的參與是為了「某些人」,都應該會是某些「明星」的參與,而總不成是特首與否。

所以,我認為渣打馬拉松的「主角」是每一位參賽者,是每一位努力過、挑戰過的健兒,而並不是賽事的本身、又或是主辦機構、又或是贊助團體。這一個每年一大盛事,重要的這是「香港馬拉松」(我就曾被前輩鄭重地提醒過,要我「正名」這個賽事是「香港馬拉松」),渣打只是一個最重要的贊助機構。這正如我們看英國超級聯賽,會稱呼為「英超」,而不是以其最重要的贊助者「巴克萊」(英超又名Barclays Premier League)。

今次的事件,將一件本為「香港」的盛事,矮化為一個商業機構的事。而若香港政府真的以這樣的動作成為一個姿態,為要使之成為一個「控制」的手段,其實也就是將自己矮化:原來是一件關乎香港的事,關乎香港人的事,闗乎七萬多參賽者,以及其家人朋友支持者的事,就在一下子之間成為了一個闗乎「權力」角力的籌碼,這是何等的悲哀!

當然,特首有其原因,他說因為「忙」,二月只有二十八天,又是新年,自己又放假,所以唔得閒,實在情有可原。然而,這同樣反映這剛在上年升級為銀級公路賽的「香港馬拉松」,其在特首眼中的重要性卻正在下降。(或者這只是我「覺得」的…畢竟,放假要緊!)

還有二十四天就是比賽的大日子。相信各參賽者也在作最後的準備和操練。相信,這次事件對絕大多數參賽者來說,並不會帶來影响,或者這只會成為外國的某些談論話題,又或成笑柄。But anyway,大家努力,Run for a Reason!

(後記:其實,這個消息根本不合邏輯,因為蘋果的網上版親自說過,渣打也是其中一家抽起廣告的機構[參 新聞連結]。若渣打也有「抽」,特首的不出席也就不是這個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