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肯定”被撒旦“攻擊”了

image

今天真的將會非常忙碌:早上出席安息禮,中午要在婚禮領詩(看著她在教會成長的好姊妹和弟兄),緊接又要預備晚上帶敬拜(這是因為早上的安息禮就是原來在晚堂帶敬拜之弟兄的父親之安息禮),再緊接晚堂帶敬拜(一年都帶唔到一兩次),晚堂還要派餐(未知是否派三樓,要上上落落),之後再要趕往婚宴,明早還要主日學(教這幾乎殺死我的以賽亞書),之後在中堂午堂還要派餐(過去通常午堂不用我)。(不再說下禮拜還要負責兩個團契的兩個週會。。再說下去實在沒完沒了)
正當準備迎接這一切事奉的時候,今早一起床,慢著,為何左腳膝蓋那麼痛?就是連屈一下都有困難。立時想到,死了,今天明天這麽多的事奉怎算?如何上台?若要排主餐往三樓,如何行三樓那條樓梯?
立時,我想到最近在網上聽了一篇道,那教會的牧者就在最近接二連三的預上了意外:其中一位牧者從樓梯跌下來,斷了骨,行都有困難、兩位教會領袖也遇上了車禍、牧師自己也在駕車離開教會時兩度“幾乎”撞車。牧者就說,那是因為他們最近的建堂事件,十分不易,遇上了極大的困難,這是撒旦不喜悅他們的工作,所以要攻擊他們,甚至接二連三的叫他們遇上意外。
立時,我有極大的同感!我肯定也是被撒旦攻擊了。只是,我要作的並不是什麼大事,所以撒旦沒有這樣dislike,就來一個小小的膝蓋吧。越想越覺得真:為何上月跑完全馬後,膝蓋也沒事,反而在這無哩頭的時間,才出現那在馬拉松後才會出現的後遺症?再想深一下,最近老婆仔女在一個禮拜內相繼病倒,這還不是撒旦攻擊?我真的要如牧者說,天天在家守聖餐了。
但這真的如此?這真的是撒旦的攻擊?聖經是否如此說?聖經中有撒旦攻擊人的例子嗎?
有!我立時想到兩個case:約伯記中的約伯,和列王紀中的亞哈。但這兩個case中的受害者,是為何被攻擊?約伯記中,我們通常的認識,是約伯因著敬虔而“被整”,所以上帝容許撒旦攻擊。但我們若看完整個約伯記,我們似乎可以看到這是上帝對約伯的一個教導過程,所以最後是我們最熟悉的金句:我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看見你;而在亞哈王的事例中,這謊言的靈更是耶和華問“我可以差遣誰”的背景中,耶和華要對付亞哈的一件事。最後亞哈王更因此被喜劇性戰死。
撒旦的攻擊原是出自神!
然而,撒旦是否會主動出擊?會!我想到的,是耶穌三次被魔鬼試探。撒旦會主動試探人,用的不是受苦的方法,而是給著數的方法。我想,撒旦要攻擊,若用苦難的方法,實在是愚蠢,因過去歷史告訴我們,教會越受苦,信徒越信靠。但當基督教成了國教後,教會看似興旺,但卻是敗壞的起頭。這才是撒旦的詭計。
所以,這次的奇蹟膝蓋痛,我要以上帝的教導來思想,而不是自義地以為在為神作工所受的攻擊。弟兄姊妹,下次當我們遇到苦難,不要那麼看得起撒旦,更不要那麼看得起自己,要謙卑下來,尋求神的教導。

從金粉到鑽石--愛修園的訓練?

 

Image

幾個禮拜前寫過一篇關於「金粉現象」的文章,也因為這篇文章和我以前的敬愛的團契團長討論過一下關於靈恩派與福音派的一些點點滴滴,沒有什麼很大的結論,但卻享受在過程中的信仰分享。原以為對這課題可以暫告段落,但今天卻又從老師的分享中看到一篇新聞(其實昨天已看到另一篇分享,奇奇怪怪的,已想回應一點,但想到自己要寫講章,忍了一下,但今天看到這一篇,卻真的感到要寫下一點什麼),這段新聞題為「信耶穌得鑽石?女牧師郭美江:已撿50幾顆)[參 新聞連結]。一看之下,第一個想到的是一個「老掉牙」的笑話(或可以說是誤會),就是「信耶穌得水牛」;第二個想到的,就是郭美江牧師是誰?即時就想到昨天看到的另一個FB連結,最初是從曾博的FB看到,追下去原來是來自陳到傳道的一個像是來自whatsapp的信息,是一篇「代禱信息」,按陳傳道所說是「可愛同工傳來短訊」,中間就提到郭美江牧師的講述,cap 圖如下:

Image

 

老實說,這些「信耶穌得什麼」的,我相信在不少信徒中間都會看為「笑話」(這只是我的估計,沒有實質根據),但從「金粉」到「鑽石」,這次似乎「實質」得多。我估計牧師不會「講大話」吧,但若果這是真的,上一次所說的「金粉」,有可能會是「看錯」,但這次50幾顆鑽石,就沒有可能「看錯」了。而且從報導中,郭美江牧師將之看為「祝福」(五倍的祝福),而且似乎有點「回報」的味道,就如那次他因著有人按錯了火警鐘,害她要「穿高跟鞋爬七樓」,結果神「就掉下一顆讚石安慰我」。有點「塞翁失馬」的感覺,屬靈一點更讓人想起約伯的「雙倍奉還」。這樣看來,這就不是「笑話」了。

這是否「祝福」?是否「五倍」?我不敢說。但我想說的,是當我留意到這段新聞時,就想到上面的那段whatsapp信息,當中說到郭美江牧師是來自「愛修園」的,再找一下,就從「世界新聞網」得到以下資料:(參 連結

加州愛修祈禱園禱告事工部主任郭美江,7月20至22日在維州Capital Church舉辦專題講座及特會,開放各界參加。

郭美江牧師曾任北加州東灣葡萄園教會主任牧師,著有「彩虹之約-醫治釋放課程」、「恢復生命的色彩」等書。

這「加州愛修祈禱園」,我估計就是agape renewal ministry(不能完全肯定,但從網上所見,郭美江牧師與愛修園應該有很大的關係),而從愛修園的網頁所見,他們是一個「培訓事工」,目標要在12個地區開設12所分校,盼望興起一批宣教大軍,分派到各處做培訓和宣教的事工。(參 聖荷西愛修園 - 異象與宗旨)。

若郭美江牧師是愛修園事工中的一個主任,這代表著她的信仰為這事工所認受,這也許也代表著這訓練事工中的一些意識形態。但當以上一段新聞和whatsapp文字(還沒有說那一段我認為奇奇怪怪的言論,其實很有點表達出發表言論者的「終末論」和一些「釋經原則」,沒空多說,按下不表),來自一位「同工」,這是否意味著這事工的訓練中,也帶著這樣的意識形態?

若這為事實,這事工所訓練出來的,所抱的信念又會是什麼,所宣的教又會是什麼?

其實,當我單單從他們的網頁上去看他們所說的訓練原則時,在我看來實在是十分「好」,我也認為是十分「生命建立」的。試看他們所寫的:

靈修生活: 
注重個人穩健的靈修生活,以培育成熟的生命。在學期間,學員每日有三小時「琴與爐」的靈修禱告與生命讀經,在神豐富的話語與同在中,來開始每天的學習和生活。 

師徒制: 
採取小班師徒制,言教與身教並重,師生藉共同生活、靈修、配搭事奉,培養密切的互動關係。同時在小組中,培養學員的屬靈品格及性情,並實際發掘及應用各人的恩賜。 

家庭式: 
本學院的師生如同一個仁愛、喜樂、和平的大家庭,在生命上彼此代禱,在生活上互相扶持,操練在基督裡彼此切實相愛。每週三晚上的師生愛筵是大家最快樂的時光。 

進階性: 
學院不僅關心學生在校時的成長,也積極扶持畢業生的事奉,繼續做每一同學的屬靈遮蓋,使畢業生能透過一段有效的實習而取得本院傳道證書,在確認有成熟領袖能力之後可被推薦按立牧職作全時間的服事。 

再看他們的「信仰宣言」:

愛修園的信仰立場根據聖經及基要神學,並採納[使徒信經] (The Apostles’ Creed)的宣言:我們相信聖經所述的[因信稱義],我們也相信人人藉著耶穌基督皆為祭司。我們相信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之真神,耶穌基督由聖靈感孕藉童貞女馬利亞所生,為世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復活升天,將來再臨審判活人、死人,信主者得永生,不信者必致滅亡。愛修園的最終目標是高舉基督,靠聖靈大能實現耶穌基督的大使命,使萬民作主門徒。

完全是正統,正宗,正面的。

但從「公共」層面看到的言論卻是如以上所看見的。。。

不敢評論太多,但卻叫自己反省,今天信仰所帶來的是什麼?當高舉神蹟時,真實的能吸引人,作為教牧的,是否應該也向神呼求,讓神蹟來到教會,好讓今天的教會得著更大的「復興」?當今天信徒似乎都不積極「禱告」(我只是從「祈禱會」的數字來說,可能不是真像),我是否應該求上帝「與起」,帶來「神蹟」,好吸引人來祈禱?或者不用「鑽石」,就簡簡單單帶來點實際的醫治,又或是心靈的更新,不是很好嗎?我應該也去求點神蹟嗎?但聖經不是說過:「 38 當時,有幾個文士和法利賽人對耶穌說:夫子,我們願意你顯個神蹟給我們看。 39 耶穌回答說:一個邪惡淫亂的世代求看神蹟,除了先知約拿的神蹟以外,再沒有神蹟給他們看。 」?(太十二38~39)(當然,耶穌基督這句話是指著祂復活的預表來說的,似乎需要更深入的詮釋)

當然,我還是持守著我從神學院中所得的異象--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以聖言為我事奉的使命,以宣講為我的負擔。我相信,神蹟仍是會不繼發生,仍會發生在生命因著聖言而改變的事上。

好了,要堅守使命,閉關準備講章了。求神光照!

 

 

從「篤信「神迹」 女教徒墮樓亡」的新聞,思想到信仰中的「感性與理性」

th

其實,昨天已從網上看到這新聞,是東方日報的一段視像新聞,也是從神學院同學的FB STATUS轉載中得知。但昨天報導的資料甚少,所以未有什麼可以思想的。但剛剛發現這段新聞在YAHOO香港的首頁中登上了「時事」的頭條,於是再進去看看。原來仍然是東方的視像新聞,但今天的資料多了,也報導了輕生的姊妹是哪教會的會友,並報導了她原本的工作和一點點工作歷史,報導中也有訪問這教會的會友和教會本身對姊妹輕生的看法。(參新聞連結

從記者對姊妹的父親之訪問,知道她「沒有讀過神學」,但返了十幾年教會,現在「被升為主持」,她也將所有發生的事「看為神蹟」,她十多年前「連工都辭埋」,這段時間所作的就是「做功課」和「傳道」。然而,按記者所言,姊妹輕生的原因是婚姻的問題,教會發言人也聲稱「與教會無關」。另外,在訪問其中一位弟兄的講話中,他認為教會所信的都很「正面」(但似乎記者將之說成「正統」,我卻覺得「正面」和「正統」有著「天淵之別」,但我估計記者或者沒有讀過神學,不知道「正統」(Orthodoxy)與「正面」(Positive)並不一樣)。另外,弟兄也說了一句難明的話:「所有學生都是一位老師所教,都有一啲會睇唔開,有意外都係好正常」。他所表達的是「各有不同的領受」好正常,還是「睇唔開自殺」好正常?這卻不得而知。但是,我就曾上過這教會的網頁,希望了解他們的信仰核心,看看他們是「福音派」或是「靈恩派」,又或是獨立堂會或是屬於哪一個宗派,好多一點思想這件事。我找到兩個相關的網頁(www.tpahk.com 和 http://tpa7.mobigator.com/pages/index.asp?did=42&pg=homepage,前一個似乎是「總會」的網頁,但其日期似乎是很久沒有更新,可說是什麼也沒有,而後者似乎就是姊妹的「分區」的網頁,資料比較齊全),在其「基本信仰」中,引了「使徒信經」。若這是他們教會的信仰核心,我就可以說這教會是「正統」吧!(最起碼最近「華聯會」在報章刊聲明表明信仰立場,也是引用同一段「使徒信經」作為信仰立場[參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78283&Pid=1&Version=0&Cid=837]所以這教會是「正統」吧!)。而當我再去看他們的「基本價值觀」(參http://tpa7.mobigator.com/pages/index.asp?sid=747&pg=church_basic_2)的時候,就發現他們的「特色」似乎真的比較「靈恩」,因為在13點的特色中,其中有以下三點:

  • 我們鼓勵信徒受聖靈的洗,即是一次與「重生得救」有分別的被聖靈施洗的經歷;接受聖靈的洗後,我們也鼓勵信徒常常被聖靈充滿。
  • 我們鼓勵信徒渴慕並運用聖經提到聖靈所賜的各樣屬靈恩賜,其中包括先知講道、辨別諸靈、知識的言語、醫病、方言等。
  • 我們強調信徒禱告的大能,並鼓勵信徒積極多用悟性,用方言禱告代求。

我不知道是否因著「靈恩」的原故,叫姊妹將所有事情的發生都視為「神蹟」,我也不敢說是這些「神蹟」是否就是維繫著教會的核心,也不知道姊妹的輕生是否也是因著「神蹟」的關係。但是,事情發生在一位願意將工作也放下,而專心學習和傳道(我會視「做功課」為學習,不知是否學習聖經,但綜合各方面的資料,她所學習的應該也與信仰和傳道有關吧),這實在是一件令人傷心的事。我盼望姊妹現在是釋去了地上的勞苦和悲傷,現得以安息在主懷中。

然而,當「篤信」神蹟成為這新聞所放在標題上的話,而姊妹的父親又說到了她「沒有讀過神學」,卻使我思想到信仰中的兩個層面:「感性」與「理性」。似乎,當我們常常說到「靈恩」的時候,都會將「感性」連繫上去,而當我們說到「神學」的時候,卻又會使人連繫到「理性」。究竟這不幸的事,叫我思想到這兩者的關係中的什麼?

首先,我並不否認「神蹟」的存在,但我卻相信「神蹟」之所以會出現,並不是因著要叫我們「信主」。因為耶穌在世行神蹟,他每一次都是要叫得著幫助的人「唔好傳出去」(只是這些得著幫助的人往往唔聽話),所以,「神蹟」並不是要用作「傳福音」,更不是叫人因著「神蹟」而信主。我相信「神蹟」有其particularity(唔知點講,或者可以說為「獨特性」),是為著某些特定的處境而出現,很可能是為著要表達出上帝的愛,而不是為要證明上帝的真實。所以,信仰往往不能建基於「神蹟」之上。若果,將一切都視為「神蹟」(這在「廣義」上可以說得通,因為一切都服在上帝的掌管中,所以可以說一切都是神所看見並容許發生,但這是否可以說一切都是神蹟?很勉強吧),並將一切信心建立在「神蹟」的發生(或者對某些人來說,一些非常不可能的事情的發生[odd things]就是神蹟,而這些「不可能」往往成為某些人的「好處」),當有一天,上帝並沒有按我們所想望的「神蹟」發生時,我們的信仰就「散哂」了,一切也就倒下了,信仰也站不穩了。(姊妹是否因著婚姻的失敗而期盼著神蹟的降臨,但當去到一個「臨界點」,一切就崩潰了)。

信仰的「理性」又在哪裏?我相信信仰的「理性」有一點點在「神學」中,也就是在學習上帝是誰,和上帝的作為的事上。「神學」其實並不是要來滿足人的理性,好讓學習的人能完全理解上帝,進一步能駕馭上帝。我相信神學所帶來的「理性」,是叫我們不要將信仰視為「反智」,不去思想,從而將所有的事情都「推哂上神的身上」。神學讓我們多一點去從聖經中去好好的理解我們的信仰,從而使我們多一點知到上帝的性情,上帝的行事方法。其實,當我們單單要去思想「神蹟」的發生,我們就「起碼」要從四福音中去看看神蹟的意義,和耶穌對神蹟的教導(就如我前幾天所提過,耶穌如何說:「當眾人聚集的時候,耶穌開講說:這世代是一個邪惡的世代。他們求看神蹟,除了約拿的神蹟以外,再沒有神蹟給他們看。」[路十一29]),從而再去了解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或者,這就是「神學」所帶給我們的「理性」與信仰中的「感性」的一些「平衡」,好讓我們能更整全地將信仰成為我們的生命,而不是以信仰來「解釋」我們的生命。

說了這麼多,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結論。或者,保羅曾以「理性」去對羅馬教會「解釋」他的「神學」核心之後,所得出的「結論」一樣:

33 深哉, 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他的判斷何其難測!他的蹤跡何其難尋! 34 誰知道主的心?誰作過他的謀士呢? 35 誰是先給了他,使他後來償還呢? 36 因為萬有都是本於他,倚靠他,歸於他。願榮耀歸給他,直到永遠。阿們!(羅十一3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