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病了?

390320_b
照片取自「基督教論壇報」

雅各書5:13~20

13 你們中間有受苦的呢,他就該禱告;有喜樂的呢,他就該歌頌。 14 你們中間有病了的呢,他就該請教會的長老來;他們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為他禱告。 15 出於信心的祈禱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來;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 16 所以你們要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你們可以得醫治。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17 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他懇切禱告,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零六個月不下在地上。 18 他又禱告,天就降下雨來,地也生出土產。 19 我的弟兄們,你們中間若有失迷真道的,有人使他回轉, 20 這人該知道:叫一個罪人從迷路上轉回便是救一個靈魂不死,並且遮蓋許多的罪。

雅各書5章,作為書信的「總結」部份,其重點是講「禱告」,但當中又有「禱告抹油治病」的「指示」,但中間卻又有講到「罪」的問題。到底,雅各(相信就是當時耶路撒冷教會的領導)心中所想的是什麼?最近就著這課題,在教會內講了一篇有關「禱告」的道,但在備道的過程中,聖靈讓我想到很多。更因著當中的信息,思想到其實當時雅各想到的,有可能就是教會當中「罪」的問題。這更讓我反問,教會是否「病」了?今天的教會是否「病」了?今天的教會又要如何「禱告」?

我的領受與分享,已在證道中表達。其重點在於教會,特別是教會領袖,能真實的謙卑,真實的彼此認罪,真實的彼此代求,聖經的應許,就是「主必叫他起來;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因為「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誰是義人,以利亞所代表的是什麼?雅各認為,「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也就是,以利亞其實並不是什麼「屬靈超人」,他只不過與我們一樣,同樣面對相同的限制,同樣對他所事奉的耶和華失望,但耶和華卻仍聽他的禱告。上帝所看重的,並不是我們「有幾勁」,而是我們自知我們自己「幾唔掂」。

(證道的「剪輯」可參: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Gn1qgxxFeHgjKkbR24szwxRt7XMA5b_W/view?usp=sharing )

前兩天翻看電影「翟元甲」,其中一段引發我去思想「病」這問題。當中,翟元甲與他的好友討論「東亞病夫」的問題,他有這段說話:

國人當自強,洋人瞧不起我們,也確實是這麼多年來,我們自己人總是打來打去,互相瞧不起,讓人笑話。洋人把我們看成是「東亞病夫」,並實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有些人自己有病都不知道;而更可怕的是,有些人知道有「病」,而不去根治,還逞匹夫之勇。

若果將「洋人」變成「世界」,「我們」變成「教會」,實在也有一點點反映教會歷史中出現的情況,更可能反映當下教會的處境。

(影片片段在Daily Motion中找到,這段說話說出現在 1:32 處。Daily Motion之片段連結為 https://www.dailymotion.com/video/x50xf3k

求主醫治我們!

 

Advertisements

Faith under pressure

Boiling Water - Tea Kettle A

雅各書一2~12

2 我的弟兄們,你們遭遇各種試煉的時候,都要全然看為喜樂;3 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考驗,就產生忍耐; 4 但要讓忍耐發揮完全的作用,使你們可以又完全又完備,毫無缺陷。

5 你們中間若有人缺乏智慧,就應該祈求那毫無保留地賜恩給眾人、又不責備人的神,神就必賜給他。 6 可是,他必須憑着信心祈求,一點也不疑惑;因為疑惑的人好像海中的波浪,被風吹動翻騰。 7 這樣的人,可別想從主那裏得到甚麼; 8 三心二意的人在他一切所行的路上,都搖擺不定。

9 卑微的弟兄要因自己得高升而誇口; 10 富有的人要因自己被降卑而誇口,因為他要如草上的花*那樣消逝。 11 太陽升起,熱氣蒸騰,草就枯乾,花也凋謝,它的美貌就消失了。富有的人在他人生的追尋中,也要這樣衰殘。

12 忍受試煉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經過考驗之後,必可領受生命的冠冕,就是主應許賜給愛他的人的。

今天的經文,大部份譯本都會將原文” πειρασμοῖς” 釋成「試練」,這當然是對的,因為雅各書的寫作對象是「散居地十二支派」的信徒,也就是diaspora–被流散的,失去原本應許之地的猶太人,他們正正面對著極大的「試煉」,這些試煉可以是外在的逼迫,也有可能是因著失去了應許之地從而帶來的身份危機,就是別人會如何看他們的問題。

然而,Eugene Peterson在Message Bible中,給與這大段經文一個現代化了的標題”Faith under Pressure”,他似乎將聖經時代那從外在或內裏帶來的試煉,轉化成了今天普遍都市人都經歷著的問題–「壓力」。

最近聽過一句說話:「你有壓力,我有壓力」。似乎這已是都市人(不管你是基督徒或不是)不能避免的一件事。壓力可以是來自外在的,身邊的人,老闆的期望(可以是有理的,但似乎比較多是我們感到無理的);也可以是內在的,類似當時猶太人面對的身份危機的問題,就是別人如何看自己,更嚴重的或會是自我價值,自我形象的問題。

作為信徒,有時隨了從世界而來的壓力之外,壓力也可以來自教會,來自事奉,來自教會對你的期望,來自別人對你的看法,這可以是「百上加斤」。

以上可以是「事實」,但卻非耶穌基督對跟隨他的人所預備的。

經文最後一句是「終末」景象:「忍受試煉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經過考驗之後,必可領受生命的冠冕,就是主應許賜給愛他的人的。」,神為人預備的,是生命的冠冕,是「活生生」的,是「滿有盼望」的。

要跑到這終點,就是這段經文中間重要的部份。Eugene Peterson譯得夠現代,也夠準確:

You know that under pressure, your faith-life is forced into the open and shows its true colors.

面對「壓力」,「信心」就會「現形」。在面對壓力時,我們就會看見我們的「真信仰」如何。

經文繼續以「禱告」作為指標:你在面對壓力時,如何禱告?什麼是憑著信心祈求,一點也不疑惑?

真實的信心,就是相信神高於我們,會給你「出人意外」的平安,而這平安卻非世界給我們的平安。然而,人往往卻又會有自己一幅圖畫,自己去建造一個自己的平安。所以,禱照祈,但卻行在自己以為最好的路上,更要求上帝和自己行在這一條自己建築起來的路上。

或者,這就是雅各所說的「心懷二意」(新漢語譯為「三心兩意」)–當心中所想所求,還是懷著自己的圖畫,而非單單放手經歷時,人就跌在「搖擺不定」當中了。這樣,壓力自然會累積,因為你根本只是行在自己的計劃中,根本沒有去經歷信心的考驗。最後,只會愈走愈遠,跑不到神為你所預備的生命的冠冕那裏去了。

或者,我們今天面對壓力,就像是試煉一樣,去考驗我們信心,也讓我們看見我們信仰的本相如何。當我們能真實的以信心去求,一點不疑惑於上帝的帶領,我們那原本帶有「自我」的「信心」,就會經歷著調校,從而一步步走向那迎向終末的方向,準備接受那為我們所預備的生命的冠冕了。

所以,弟兄姊妹們,當我們能以真信仰面對「壓力」時,就要全然看為喜樂!因為這必然一步一步的「校正」我們的信心。

 

祈禱得醫治

雅五13~20

13 你們中間有受苦的呢,他就該禱告;有喜樂的呢,他就該歌頌。
14 你們中間有病了的呢,他就該請教會的長老來;他們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為他禱告。
15 出於信心的祈禱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來;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
16 所以你們要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你們可以得醫治。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17 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他懇切禱告,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零六個月不下在地上。
18 他又禱告,天就降下雨來,地也生出土產。
19 我的弟兄們,你們中間若有失迷真道的,有人使他回轉,
20 這人該知道:叫一個罪人從迷路上轉回便是救一個靈魂不死,並且遮蓋許多的罪。

雅各書給讀者最大的印象的是「信心沒有行為就是死的」。來到書信最後的一部份,雅各對眾教會的勸勉就是「禱告」。「出於信心的禱告」,也許就是「有行為的信心」(當然,我相信這只是「行為」的第一步,否則就會落入「平平安安的去吧」的禱告了)。而因著這「起始」的行為,就會衍生一連串因著信仰群體生發之信心所帶來「大有功效」的後果。

從「信心」而來的「行為」,我們可以從今天的經文看見,有些是神所行的(往往更是「大」行為),就如以利亞的禱告是他的行為,天不下雨三年零六個月是神的行為;有些是人所行的,就如長老為病者抹油,有人使迷失真道者回轉。可見,「出於信心的禱告」,使我們能與神同工,而結果就是「得著醫治」。

是「病」得著醫治。這「病」有可能是個別肢體的「病」,但這可不是最重要的;更大的病是屬靈群體的病。以利亞時期,亞哈王與耶洗別帶領北國進入一個極重的「屬靈病」,自己建立一個「屬靈王國」,以四百五十巴力先知,四百事奉亞舍拉先知建主政權背後的「屬靈」後盾。以利亞的祈禱,讓以色列人看見耶和華的大能,期盼為他們帶來醫治。

所以,大有功效的祈禱,是讓信仰群體能知罪,能時刻儆醒,好讓我們從「病」中得醫治。

所以你們要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你們可以得醫治。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叫一個罪人從迷路上轉回便是救一個靈魂不死

我們是否「病」了?教會是否「病」了?讓我們一同起來,彼此認罪,互相代求!

【祈禱】耶和華,我的神是醫治我們的!求祢讓我們知道自己的軟弱,好使我們能謙卑的來到祢面前,求祢開恩憐憫我這個罪人,開恩憐憫我們這病了的群體。奉主名求,阿門!

聖經–一面何等樣的「鏡子」?反思雅各書一章19-27

卡丽沙菲系列17626T-WF挂墙式镜子缩略图

 19 我親愛的弟兄們,這是你們所知道的,但你們各人要快快的聽,慢慢的說,慢慢的動怒, 20 因為人的怒氣並不成就 神的義。 21 所以,你們要脫去一切的污穢和盈餘的邪惡,存溫柔的心領受那所栽種的道,就是能救你們靈魂的道。 22 只是你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自己欺哄自己。 23 因為聽道而不行道的,就像人對著鏡子看自己本來的面目, 24 看見,走後,隨即忘了他的相貌如何。 25 惟有詳細察看那全備、使人自由之律法的,並且時常如此,這人既不是聽了就忘,乃是實在行出來,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 26 若有人自以為虔誠,卻不勒住他的舌頭,反欺哄自己的心,這人的虔誠是虛的。 27 在 神我們的父面前,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就是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

有些人說「聖經就像一面鏡子」(不信可以Google一下,可以看到不同的分享甚至是講座講道)。或者,這句流行用語正正是出自雅各書這段經文,因為作者(相信是初期教會的領袖雅各)以一個「比喻」,將「聽道」與「對著鏡子看自己本來的面目」作對比,然後將「不行道」與「忘了他的相貌如何」作對比。

然而,為何會出現這一段「照鏡」的經文?其實,我們所「熟悉」的這一段照鏡經文,應該是屬於19-27節這一個大段落。因為19節出現的「稱呼」,應該是一個分段記號,這記號在一章2節,一章16節,和後段的二章1節,二章5節,二章14節等反覆出現,似乎是作者在轉變重點前的一個記號。所以,要了解「照鏡」,就要先了解這個大段落的重點是什麼。

段落起始自一個似乎是需要處理的問題,一個在信仰群體內的問題:「快快的“聽”,慢慢的“說”,慢慢的“動怒”」,是對比著「聽」及「說」和「動怒」。而接著就是說及「神的義」的問題。這裏會否是指著有些作為「教導」的,在「怒氣」中以「道」去「指責」人?但這些人其實只是一些只能說不能做的人,以致作者在之後的經文要以「照鏡」作為比喻,去重新調正那些作為教導者,作為領袖的信徒,應該如何去聽去說?26節的一句話是否正正表明這點?

若有人自以為虔誠,卻不勒住他的舌頭,反欺哄自己的心,這人的虔誠是虛的。

這是否指著「外在表現」(控制舌頭,按前文應該就是指「說話」,「動怒」),與「內在相信」(自己的心)的對比?「講一套,信一套」,是consistency(表裏合一)的問題。

今天,我們會如何「使用」聖經?我們會否只是用神的話去作「指控」,拿來說「你」的不是,但卻沒有好好的以神的道來改變自己?聖經只是成了一面「照妖鏡」--只照出別人眼中的刺;卻不是面真正光照自己生命的「鏡子」--照出自己生命的樑木?對於作為牧者的我,這更是一個極大的提醒:第一,要先處理好自己的生命,未能做的,不去說;說的,先要是自己的「確信」,並且先以生命去表明出來。第二,要說「生命的道」,就是那些能帶來實際行動的道,而不是那些叫人「聽了就忘」的一些「原則性虛言」,又或是那些叫人聽了舒服,卻不帶來改變的話。第三,不要帶著「怒氣」,使講台變炮台。

最後,這一段教導指出非常實際的「行道」--「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一個「為他者」的生命);和「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一個價值觀的轉向,生命價值的檢視,群體價值的反省)。這些,我們又說幾多,做幾多?

願我們「聽道行動」、「說道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