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解籤」到「解經」– 從「中」籤說起

86.jpg

每年年初二,新春的新聞中其中一項「必報」的,就是沙田車公廟的情況;而當中最注目的,相信就是「為香港求籤」的結果和解說了。

今年為香港求得的是「中」籤;按籤文的「分類」,由「上上」到「下下」,「中」應該就是「中規中矩」。以現時香港的處境情況,「車公」可算是十分「比面」,給與一個「中庸之道」,叫大家小小心心便算了。

既然是「中」籤,求其「穩穩陣陣」便算,還有什麼可說?可說的其實並非這籤,而是不同人對籤文的解讀,讓我聯想到一段聖經故事,也算是一段比較政治性的經文。

先說回「車公」的籤文,星島日報對這事有比較詳細的報導,也記錄了不同人仕,站在不同立場上,對籤文的理解。報導題為「港得中籤寓意深「畫餅將來未見香」」(參新聞連結),總括來說,各人有以下的說法:

  • 「車公」話:「石田為業喜非常,畫餅將來未見香;怎曉田耕耘不得,那知餅食不充腸。」
  • 「釋經」話:「出入謹慎,家宅不吉;自身平安,求財不遂」
  • 求得此籤者話:「該籤為「吉籤」,認為籤文的內容表示香港是福地,基礎良好有優勢、底子好,即使社會有不同意見,亦不出奇,只要市民支持政府施政,減少爭拗,才有更好的明天」。。。對於「釋經」中一句「求財不遂」,求籤者將之contextulize,解釋為「中美貿易戰及英國脫歐會令經濟波動,但只要市民保守理財及事事小心,便會安然度過。」
  • 官方解籤者話:「籤文中的首句「石田為業喜非常」有相當不錯的寓意,指香港的先天條件不錯,認為本港面對世界環境的挑戰,仍可穩定發展,但如何使市民安居樂業,要由政府施行下去,市民同心協力」報導進一步作出附註:「他未有解釋其餘三句籤文」
  • 場外解籤師傅1話:「八十六籤「認真不好,非常之差,實為下籤」,因籤書曰「話梅止渴」,即「得個睇字」」(筆者估計,「籤書」有可能像基督教的「釋經書」,又或像猶太拉比的Midrash,是有識之仕對經文之進一步詮釋 );而對於官方解籤者所集中解釋的第一句,解籤者1對其作出的詮釋為「田地佈滿石頭不能耕種,畫出的餅亦不能吃。他認為與填海、收緊長者綜援、沙中線及派四千元有關,即好看但不中用,對香港沒有利益,預測不少政策未來難以短期內落實。」更進一步指出:「解籤師並未解釋餘下籤文,他認為對方「不敢再解下去」」
  • 場外解籤師傅2話:「一定要四句籤文融合來解讀,只解一句並不恰當。」(這可是很乎合「釋經學」中不要「斷章取義」的大原則。)

從以上可見,「車公」的話,可因著你站在不同的位置,得出截然不同的解讀:在「神界」,這可以是一個「穩穩陣陣」的提醒;在「官界」,就要找出這些提醒中最好的一面,給加與最合適的詮釋,將「中」變成「吉」,也要將不是太好聽的,將之轉嫁給外界,然後說出對自身有利的話來,最重要的是能穩住一切;在「民界」(民,平民也,就是在官方之外的),或許就是最貼近地面之視野,最能真正contextualize那真實一面之詮釋。

給聯想到的,是聖經舊約中,列王紀上二十二章一段記載。雖然這事不涉及「制籤」,也不涉及經文詮釋,但卻看見在一個「政治場境」中,各人在不同的立場上說上不同的話。

  • 耶和華的話:「誰去引誘亞哈上基列的拉末去陣亡呢?」(20節)
  • 官方先知話:「可以上去,因為主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裡。」(6節)
  • 官(亞哈王)話:「還有一個人,是音拉的兒子米該雅,我們可以託他求問耶和華。只是我恨他;因為他指著我所說的預言,不說吉語,單說凶言。」
  • 基拿拿的兒子西底家,帶上道具(他還造了兩個鐵角),話:「耶和華如此說:『你要用這角牴觸亞蘭人,直到將他們滅盡。』」(11節)
  • 所有官方先知話:「可以上基列的拉末去,必然得勝,因為耶和華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中。」
  • 去找米該亞的官對米該亞先作「警告」:「眾先知一口同音地都向王說吉言,你不如與他們說一樣的話,也說吉言。」(13節)
  • 米該亞最後說出他真實看見的(17—23節),最後說:「你若能平平安安地回來,那就是耶和華沒有藉我說這話了」(28節)

最後,王對說真話的米該亞下了這樣的命令:「將米該雅帶回,交給邑宰亞們和王的兒子約阿施,說:王如此說,把這個人下在監裡,使他受苦,吃不飽喝不足,等候我平平安安地回來。」(26—27節)

這是一個比較極端的事,但卻不難看到,當政權有一個既定立場時,「官方」的言語一切都會傾向政權,「先知」也會有「官方」的說法(雖然,我們知道背後是耶和華的計劃,為的就是要這亞哈王死);不站官方立場的,也不會有好的下場。

其實,從以上的事,我得到一個很重要的提醒:即使是在教會中,其實會否不知不覺間也落入如此景況?教會會否也有「官方」的立場?而且這些官方立場也可以是很「屬靈」的(或者是被包裝成很「屬靈」的)!當教會很想去「發展」一些事情時,或是宣教,或是植堂,又或是近來出現一次又一次的「擴堂」,教會的「教導」、「釋經」、「講壇」會否也出現一些官方立場,一切都指向那發展的方向?在一時之間,講壇就會出現「強力」的信息,非常多似是而非的「金句」成為「支持」官方發展的「根基」;更甚的是當一些「真實」的提醒出現時,往往會被視為「反對聲音」,一不就是會被「官方」「歸編」,被要求「統一口徑」;當未能達至目的時,就將其打壓、滅聲;卻不會認真的去尋問,因為去尋問往往是很花時間,甚至害怕會失卻那發展的機會。

教會會否也是如此?求主幫助我們不要有「官方」立場!

Advertisements

旺角街頭 與 車公廟

fishball_rev

大年初一深夜。。。

忙了一整天,準備睡覺,按慣例再看一看有線新聞,傳來breaking news:旺角街頭,警民對峙,心想,是否「鳩嗚」再起革命?但越看下去,就越演越激,到最後,開鎗了。。

接著,出現火光,然後不同的火頭燃起;磚頭橫飛,互相攻擊。

即時,一些動盪地區的示威新聞出現在腦海,香港67暴動的影象,也隨之而來。

與外國不同的,是這次被立時稱為「魚旦革命」的事,沒有像外國般,出現「水炮車」,也沒有像67般,出現土製菠蘿…

但經過這次後,還會遠嗎?

年初二,拜年,新聞還在不斷重整這段新聞,開始有系統地整合各方信息;當權者也以「暴亂」定性。

有老一輩的,看完這些新聞後,說出了「最好搵坦克車來…..」(後面聽不進去了)。忽然之間,覺得很可怕,原來,一些事,是可以因著身處其中而變得合理化。而更恐怖的,是當信息來源只顯露一部份圖畫時,是可以「加速」這些合理化的過程。

再轉一個畫面,傳來了每年都會出現的「拜神上香」畫面,也是每年年初二的「車公廟」畫面,記者訪問「善信」,都是相似的話:希望少D爭拗,平平安安。同日,鄕議局主席為香港求得「上簽」,並加以「解說」:香港要發展,就唔好亂,亂就無運行。

或者,對大部份人來說,我們所居此地,最重要的仍是「安定、繁榮」。

老實說,這十多年來,我們看見的,不就是國家早已富起來?只要聽聽話話,你不就能成為強國強人?到處都要買你怕?

辛苦了大半世,期望平平安安,有錯嗎?而且,所需要的只是聽聽話話,這不就是我們從小就被教導的嗎?

聽聽話話,就安安樂樂,有些事,其實也事不關己,也老實說,理也理不了這麼多。

安逸,是今天普遍的世界觀。

這是世界的價值觀。

教會呢?教會的價值觀又應如何?

教會的價值觀,從教會所關注的事看到,從教會的禱告中看到,從教會不同whatsapp群組中的message中看到。

這幾天我們的手機中傳來的是什麼信息?大家在討論什麼?大家在關注什麼?這主日,教會的公禱又會是什麼?期待著……

 7 我所使你們被擄到的那城,你們要為那城求平安,為那城禱告耶和華;因為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著得平安。(耶廿九7)

 

 27 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十四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