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靈修20200717:門徒:計算代價

引言

在商界中,常有句說話:「每個人都有個價」,表示每個人的堅持,會有一限度。「到價」後,就會不再堅持原本所堅持的。這可以是「不道德」的,包括做一些出賣自己公司的事,為「收買」他的公司,作一些損害自己公司利益的事。對於作出這些事的人,被人發現後總是被咒罵的,通常都不會因為任何原因而可憐這些「到價」的人。但是,在一些劇集中,總會出現一些劇情,是表現出一個「到價」的情況,會令當事人到了一個限度,放棄他所堅持的,然後「跪底」;但這「跪底」,卻會叫人諒解,甚至為那「下跪」的人抱打不平,並且咬牙切齒的。

出現這些劇情,通常那個「價」都不會是金錢,絕大多數時間是「關係」――「愛的關係」。一個非常能夠表達出這張力的片段,就出現在我昨天提過,仍留下了尾巴未處理的韓劇「梨泰院」。是否還記男主角仆世路,被富家之子陷害,當時的富家之父張大熙,其實也知道自己的兒子理虧,並打算放過男主角,但礙於面子,他要求男主角在他與兒子面前下跪認錯,就可以放過他們。然而,男主角在他的父親支持下,沒有「好漢不吃眼前虧」,反因堅持正義,不作有違良心的事,結果才會發生往後一連串的慘劇。相信,觀眾都會站在男主角的一方,認為男主角即使要承擔往後的後果(甚至是喪父之苦、下監之苦等),他都是在作正確的事,是主角堅持他美好的人性,應被讚賞的。然而,劇情一直發展,男主角與另一位女主角趙以瑞——那位之前因未成年但用假身份證入了他酒館渴酒,結果被人告發,最後導致甜粟要被罰暫停營業的那位出位少女,最後反成了甜粟的經理,幫助男主角發展起他的事業,令甜粟成了一所可與男主角要報仇的富家父——長家集團——可以「比併」的大企業。劇情也順理成章的,讓趙以瑞與仆世路發展出一段曖昧的感情來。最後,當仆世路準備對長家集團作出致命一擊之際,富家父張大熙再次使出他不擇手段之方法,派出黑道,將趙以瑞手抓住,將她綁架。最後,仆世路出現在張大熙的長家集團總部,張大熙的房間內,去「求」張大熙將趙以瑞之所在告訴他。就在這一幕,編劇營造了一個極大的「張力」:張大熙再一次重提多年前的往事,要求仆世路「下跪」,才會將趙以瑞之下落相告。就在這個時候,一幕又一幕的往事,就在仆世路的腦海中閃過:他與他父親之經歷,他與這個富家的瓜葛,並他與趙以瑞之間的感情發展,他們之間的關係。那一刻,仆世路才發現了他原來是何等深愛著趙以瑞。他的「限度」到了,他「到價」了,他那因著從美善人性而來的堅持,一下子就粉碎了。鏡頭影著,仆世路終於屈服,慢慢的「下跪」。然而,我相信絕大部分觀眾,並不會因為他「到價」了,要委服於強權之下,而咒罵男主角,反而會同情他,諒解他。所以,因著「關係」而來的「委服」,有時會徹底打到一個人一生的堅持,而且更能獲別人的諒解。這會否是一件危險的事情?這會否對理解我們今日所看的經文,帶來一點新的亮光?

在進入經文之前,再留一個尾巴,就是這套劇集最後還有一幕張大熙在仆世路的甜粟小酒館中「下跪」的一幕,為整個「張力」帶來最後的「紓解」。真的很厲害。

經文 : 路14:25-35

25 有極多的人和耶穌同行。他轉過來對他們說: 26 人到我這裡來,若不愛我勝過愛(愛我勝過愛:原文是恨)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 27 凡不背著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門徒。 28 你們那一個要蓋一座樓,不先坐下算計花費,能蓋成不能呢? 29 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見的人都笑話他,說: 30 這個人開了工,卻不能完工。 31 或是一個王出去和別的王打仗,豈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萬兵去敵那領二萬兵來攻打他的嗎? 32 若是不能,就趁敵人還遠的時候,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條款。 33 這樣,你們無論甚麼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門徒。 34 鹽本是好的;鹽若失了味,可用甚麼叫它再鹹呢? 35 或用在田裡,或堆在糞裡,都不合式,只好丟在外面。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

思想

今天的經文,是耶穌的教導,或者正確一點說,是耶穌對跟隨他的人之挑戰。因為,經文一開始,作者就將這次教導的背景,以一句說話作簡單描述:「有極多的人和耶穌同行」,嚴格來說,是跟在耶穌後面行,因為耶穌要「轉過身來」對他們說話。耶穌的教導,其實並不複雜,耶穌是在說「代價」的問題——跟從祂的人,要先好好計算代價,免得開了個頭,卻是爛尾收場。耶穌就連如何爛尾也說了出來,就是上一個禮拜,我們在靈修所讀過的,作鹽作光的那個比喻。鹽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鹹呢?是否還記得,酒精消毒搓手液,失去了酒精,怎能叫他再殺細菌呢?若果忘記了,在今天聽完詩歌後,會有連結,可讓你重溫上一個禮拜的靈修。

這段經文最令人難明地方,是26節:「人到我這裏來,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其實和合本的翻譯,是嘗試美化耶穌的說話。和合本的譯者也老實的表明他美化過這句話,和合本補充了「愛我勝過愛:原文是恨」。耶穌原本所說的話是:「人到我這裏來,若不恨自己的父母…就不能作我的門徒」。那麼,耶穌的門徒之一群何等樣的人呢?這個世界上,會否有恨父母、妻子等等的人呢?我相信應該是有的,而且這些人,我們會看為「極衰格的人」。那麼,主耶穌的門徒群體,是否就是一群衰格的人呢?當然不是!但我們如何理解耶穌這一段極重要的教導呢?

我們必須以耶穌後面兩個比喻作為理解第26節的基礎,再加上「鹽失了味」作為失敗的警告,去理解整件事。作門徒的代價是極大的,但卻是一個極尊貴的身份。這身份,是魔鬼要千方百計奪去的。就正如我最前面所說,每個人都有個價,若有一些事情,能叫我們「下跪」,卻能獲得別人的同情或理解,這可以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而「愛的關係」,有可能就是這個能叫我們「下跪」,失去這個身份,變成沒有味的鹽,或沒有酒精的搓手液一樣,但卻可以因為獲得別人的理解和同情,反使自己可以開脫的事。這或者就可以成為魔鬼最厲害的武器,最能夠攻擊人的弱點了。這會否就是耶穌以這樣強烈的內容,來向那打算跟從他的跟隨者說話的原因?

默想

其實,信耶穌的人,是否一定要作主門徒? 作一個普普通通的「平信徒」是否可以? 我不敢說實,因為救恩是白白的。然而,這段經文告訴我們,鹽若失了味,就沒有用,只有丟在外面。我們十分清楚,「外面」的意思是什麼。話說回來,若「門徒」–耶穌基督的跟隨者,這身份是十分尊貴的,為何我們會選擇成為一個普普通通,不冷不熱,在外面或是在裏面也不肯定的平信徒?

但若然作主門徒要計算好代價,我們就要好好儆醒渡日,多方準備,免得被魔鬼有機可乘。今天的經文,不是叫我們去恨那些我們原本要去愛的人。我們要去愛,甚至犧牲的愛。但我們卻不能將這些以愛建立起來的關係,成為魔鬼攻擊的弱點。我們要作的,是要盡我們所能,叫我們一切所愛的人進入天國,得著永恆的盼望。若我們能肯定,這個世界是暫時的,那盼望是在永恆的,魔鬼還能奪去什麼呢? 又能以什麼叫我們「下跪」呢? 現在讓我們安靜,想一想我們身邊所愛的人,誰還未擁有這永恆的盼望? 快快將這個盼望傳給他們,不給魔鬼留地步,叫我們對上主的信心,永不改變,永遠成為有味的鹽、有酒精的搓手液。

禱告

主啊,讓我們都計算好代價,並知道祢要給我們這門徒——跟隨祢的門徒——這身份,實在是無價至寶。求祢保守我們的信心,並隨時多作準備,又檢視我們身命中有什麼是還不能放下的。若這不能放下的,是我們所愛的人,就求主讓他們同樣抓著祢的禮物,那永恒的盼望,從而使我們可以完全放心的,放下一切跟從祢。阿門!

每日靈修20200620:獎賞-說真話,得賞賜

引言

不知何時開始,在食肆呼叫侍應來服務,名稱改變了。以前「新潮」一點的會叫waiter,禮貎一點會叫「唔該」。但近年更多聽到的是「靚女」(女侍應),又或是「靚仔」(男侍應),而他們又似乎樂於接受,都會「笑笑口」的回應。或者,這已不關乎「事實」的問題,而是一句「好話」,讓聽的人舒服,講的人也無甚損失,更或者可以得到更好的服務,何樂而不為?「好說話」人人都希望聽到,聽完舒服,開開心心。

「好說話」容易講,更容易聽;但真說話就往往是相反的。還記得多年前在詩班事奉,當年還是初出茅廬,無甚經驗,叫做「學過下」基本指揮,竟就「膽粗粗」的指起詩班來。還記得當年預備詩班練習,要做warm up,要帶開聲;自己就自創了一些「方法」來帶,還以為很有效,很創新。但其實只是在浪費時間,對於之後的練習,一點用處都沒有。慶幸的是當年有我現在的「老死」肢體,我相信他倆也是鼓起了勇氣,向我講了「真說話」,還實在不客氣的指出,我實在需要去「正規」的學習。老實說,當時聽了這些話實在是「背脊骨落」,十分不是味兒,但卻實在是當時我最需要的說話。我相信實在是聖靈的工作,是出於聖靈的感動,讓他們能敢說,而我亦肯聽,最後才會讓我往後真的謙卑學習,頌韻才會有往後的路。這是一條不易的路,卻是真的是一條蒙福的路,一條通往獎賞的路。

經文 : 路6:20-26

20 耶穌舉目看著門徒,說:你們貧窮的人有福了!因為 神的國是你們的。 21 你們飢餓的人有福了!因為你們將要飽足。你們哀哭的人有福了!因為你們將要喜笑。 22 人為人子恨惡你們,拒絕你們,辱罵你們,棄掉你們的名,以為是惡,你們就有福了! 23 當那日,你們要歡喜跳躍,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他們的祖宗待先知也是這樣。 24 但你們富足的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受過你們的安慰。 25 你們飽足的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將要飢餓。你們喜笑的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將要哀慟哭泣。 26 人都說你們好的時候,你們就有禍了!因為他們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這樣。

思想

路加福音6章這一段落,其實稱為「平原寶訓」,與馬太福音的「登山寶訓」成為一個平行,也可以算是一個「濃縮版」的登山寶訓。而路加福音與馬太福音的「寶訓」,都是以「福」作起頭:馬太福音有「八福」,而路加福音則有「四福」,卻又加上完全平行的「四禍」,突顯了路加福音一個非常特別的主題:「逆轉」。路加似乎要突顯在世界短暫得從世界而來的福,就要在永恒中變禍;而現在活得卑微的,卻要在永恒中得更大的福氣。

這「四福」中,其實頭「三福」在馬太福音的版本中都可以找到直接平行。唯獨是第「四福」,再加上「四禍」的「平行」,卻沒有在馬太福音的八福中出現。這第四福提到「先知」,並加上作為「平行」的第四禍中提到的「假先知」,卻正正是昨天靈修材料所分享,出現在整個登山寶訓總結中的最大教訓——「提防假先知」。可見,路加福音這「寶訓」,同樣將「天國」與「先知」拉上關係。然而,馬太福音似乎以「總結」的方式加強那「警告」的信息,但路加福音則以「對比」的方法,來強調那「選擇」。

所以,路加先在「福」中提到「先知」:「先知」就是專心領受神話語,然後不畏反應說出「真說話」的。從以色列人的「祖宗」如何待先知,就知道那說「真說話」的,全部都無好結果,因為「真說話」就是「難聽的說話」,而這些話,再加上先知所行的,即使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那在上的都像是「眼盲耳聾」的,「油蒙了心」,拒絕接受。另一邊呢?當「好話」充斥,歌舞昇平,君王官長可以為所欲為,祭司先知可以升官發財,這就有禍了,因為他祖宗待假先知也是如此。

默想

與馬太福音的登山寶訓一樣,路加福音這「寶訓」同樣是耶穌向一個群體發放的重要教導,所指向的也是一個信仰群體中的處境。與「八福」不一樣的地方,是路加福音除了指出信仰群體「得福」的途徑外,更平行的指出「得禍」的可能性。這完全是一個群體的「選擇」。

今天的主題是「獎賞」。我們都想得到從上而來的獎賞。路加福音的寶訓告訴了我們:「當那日,你們要歡喜跳躍,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我們願意得著這真獎賞嗎?在乎我們是否願意說真話,即使這真話會帶來「恨惡」、「拒絕」、「辱罵」,甚至使自己「被棄絕」?我們又是否願意接受真話,即使是如何難聽,如何「背脊骨落」;但當我們真的謙卑去聽,真實的去改變,然後已可以因著這改變得福,再在那日得著大賞賜。

現在讓我們安靜,再想一想,今天你是否仍可以選擇?你會作何選擇?

禱告

主阿,感謝祢賜下寶貴的教訓,讓我們知道福與禍之道。求祢賜我們勇氣,敢於說出真話,更要賜我們信心,懂得如何去分辨真說話與好話,叫我們能因著聽到你透過你的真僕人帶給我們的信息,使我們得改變,得福氣;到那日,得著大賞賜。阿門!

每日靈修20200606:獎賞-至高者的兒子

引言

這幾年都看到電視上有不少鼓勵人「借錢」的廣告,什麼「易借易還」,還會自稱「兄弟」,表示會幫到你。還有一段時間,有一個以「按樓」為主題的「長篇廣告」,廣告的長度,甚至稱得上為短篇劇集。真不知道這些借貸公司如何可以「收回成本」。其實,賣得廣告,即將這放入了借貸的成本,是要從借貸中的利息收回的。有哪些機構真的是為了「幫你」?真的有「幫你」的心,背後必然是因著利益而作。有誰會作「虧本生意」?有誰會「借了」不預期你「還款」?真的有,都會有一個更大的計謀在其後。在劇集中見得最多的是,在商場中的敵人資金週轉不來,在計算過後,大量向其借貸,讓其出現更大的虧蝕,到最後錢還不來,就只好將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心血,拱手相讓。借貸的,從一開始已不期望收回借出的錢,但其更大的計謀,實在是比借出的金錢大得多。

這就是在現實複雜世界的運作方式,弱肉強食,大資本吞食小資本;一切在計算之內。但在我們的信仰又如何教導我們?

經文 : 路6:31-35

31 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 32 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甚麼可酬謝的呢?就是罪人也愛那愛他們的人。 33 你們若善待那善待你們的人,有甚麼可酬謝的呢?就是罪人也是這樣行。 34 你們若借給人,指望從他收回,有甚麼可酬謝的呢?就是罪人也借給罪人,要如數收回。 35 你們倒要愛仇敵,也要善待他們,並要借給人不指望償還,你們的賞賜就必大了,你們也必作至高者的兒子;因為他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惡的。

思想

路加福音6章20節至49節,是一個「濃縮版」的「登山寶訓」。若你有四福音平行版,就會看見這一段經文全部都可以在馬太福音5章至7章找到。單從這個大段落中第一句話就可以見到:「你們貧窮的人有福了!因為神的國是你們的」,正正就是馬太福音5章3節的教訓(馬太福音中譯成「虛心」,原文其實就是「貧窮」、「靈裏貧窮」)。登山寶訓被認為是耶穌對門徒生活的準則和規範作出的寶貴教導。所以當中所指出的「例子」,其實是指向一個背後的信徒生命的價值觀和如何將這價值觀活出來。而當中出現的「對比」,就是要讓信徒群體活出一個「分別為聖」的身份,好讓人從信仰群體的生命中,看到神的國,從而能知道那絕對的權柄在哪兒,好使人能找到那真正的信靠。

今天所讀的段落,其實是在一個大主題中的解說部份。這大段落是27-36節,中文和合本和新漢語譯本都給這段落一個標題:「論愛仇敵」,也就是那「打左臉,連右臉也給人打」,這段令不少基督徒困惑的經文所在之段落。整個段落的教導,正正就是要我們活出與世界完全不一樣的模式。這世界是一個殘酷的世界,是一個充滿惡意、恨意的世界。所以在這段落的開始,在27-28節中以4個動詞來形容此世界:「敵對」、「仇恨」、「咒罵」、「虐待」(中文和合本將這動詞用作名詞,譯成「仇敵」、「恨你們的」、「咒詛你們的」和「凌辱你們的」),並指明我們要用一個「相反」的行動作回應:「愛」、「善待」、「祝福」、「禱告」。這就是「以善勝惡」的大原則了。

今天的這個段落一開始,指出了我們其實有期望:「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但根據今天三個「例子」(愛、善待、借)所看見的教導中,指明我們並不是真的期待別人如何回報,而是指向我們的信仰告訴我們知道,我們在期待著一個怎麼樣的世界。信仰教導我們應期待一個充滿無私的愛之世界,我們不會期望有敵意、恨意的存在;所以我們就應該將愛活出來,而不是被世界現今充滿的仇恨與敵視牽著走。若連信仰群體也向這世界輸出敵意與恨意,我們與這罪惡的世界又有什麼分別呢?

默想

「分別為聖」是聖經中從舊約神設立「選民」後,從沒停止的要求和教導:祂要求祂的選民過一個與世界不一樣的生活,從而讓這個世界看見神是何等樣的一位神。而到了新約,當耶穌基督道成肉身後,更將何為「聖」活現在世人的眼前。祂就是「至高者的兒子」,祂「恩待」那忘恩和作惡的。當世界充滿「忘恩」,充滿「惡」,我們就更要持守這「分別為聖」的生活方式。若我們真的能活出愛,向這世界輸出愛,而非加增這罪惡世界的「恨意」和「敵意」,我們就能得著這真正的賞賜,因為我們能與耶穌基督「齊名」,同被稱為「至高者的兒子」了。

現在讓我們安靜,檢視一下我們在這「惡」的世界中,其實在期望著什麼?今天我們又向這惡的世界輸出了什麼?讓聖靈此刻與你說話,將「愛」、將「善」存留在你的生命中。

禱告

主啊,我們眼所看見的,是一個邪惡的世界,是一個充滿「敵意」、充滿「恨意」的世界。求祢鑑察我們的心,使我們不被這世界的惡與恨牽著走,反被祢的愛與善充滿,成為「分別為聖」的一群,讓人看見我們所期待神的國降臨在地上。阿門!

20190414-棕枝主日證道–迎接

騎驢進城的圖片搜尋結果

路19:28-46

28 耶穌說完了這話,就在前面走,上耶路撒冷去。 29 將近伯法其和伯大尼,在一座山名叫橄欖山那裡,就打發兩個門徒,說: 30 你們往對面村子裡去,進去的時候,必看見一匹驢駒拴在那裡,是從來沒有人騎過的,可以解開牽來。 31 若有人問為甚麼解牠,你們就說:主要用牠。 32 打發的人去了,所遇見的正如耶穌所說的。 33 他們解驢駒的時候,主人問他們說:解驢駒做甚麼? 34 他們說:主要用他。 35 他們牽到耶穌那裡,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扶著耶穌騎上。 36 走的時候,眾人把衣服鋪在路上。 37 將近耶路撒冷,正下橄欖山的時候,眾門徒因所見過的一切異能,都歡樂起來,大聲讚美 神, 38 說:奉主名來的王是應當稱頌的!在天上有和平;在至高之處有榮光。 39 眾人中有幾個法利賽人對耶穌說:夫子,責備你的門徒吧! 40 耶穌說:我告訴你們,若是他們閉口不說,這些石頭必要呼叫起來。 41 耶穌快到耶路撒冷,看見城,就為它哀哭, 42 說:巴不得你在這日子知道關係你平安的事;無奈這事現在是隱藏的,叫你的眼看不出來。 43 因為日子將到,你的仇敵必築起土壘,周圍環繞你,四面困住你, 44 並要掃滅你和你裡頭的兒女,連一塊石頭也不留在石頭上,因你不知道眷顧你的時候。 45 耶穌進了殿,趕出裡頭做買賣的人, 46 對他們說:經上說:我的殿必作禱告的殿,你們倒使他成為賊窩了。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ItcU9O6p8NvB-eTM3R0X9r1x8PP2zqSL/view?usp=sharing

 

20190310證道 預苦…試探

temptation of jesus的圖片搜尋結果

路加福音4:1-13

1 耶穌被聖靈充滿,從約旦河回來,聖靈將他引到曠野,四十天受魔鬼的試探。 2 那些日子沒有吃甚麼;日子滿了,他就餓了。 3 魔鬼對他說:你若是 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塊石頭變成食物。 4 耶穌回答說:經上記著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 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 5 魔鬼又領他上了高山,霎時間把天下的萬國都指給他看, 6 對他說:這一切權柄、榮華,我都要給你,因為這原是交付我的,我願意給誰就給誰。 7 你若在我面前下拜,這都要歸你。 8 耶穌說:經上記著說:當拜主─你的 神,單要事奉他。 9 魔鬼又領他到耶路撒冷去,叫他站在殿頂(頂:原文是翅)上,對他說:你若是 神的兒子,可以從這裡跳下去; 10 因為經上記著說:主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保護你; 11 他們要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 12 耶穌對他說:經上說:不可試探主─你的 神。 13 魔鬼用完了各樣的試探,就暫時離開耶穌。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YKG3hCkl7UlwD8ywW3qawYj8lil7uNSx/view?usp=sharing

這是預苦期第一個主日,經課通常會用耶穌在曠野四十日被試探,所以有人會稱此日為「耶穌受試探日」。這次證道反思以下問題:

  1. 魔鬼給耶穌的三個試探,其實最「利害」的是哪一個?
  2. 耶穌以申命記八章一段同樣是以色列人在曠野飢餓的經歷,去「對付」魔鬼的試探。其實當時又發生什麼事,以致會有「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這「金句」?
  3. 以前聽聞其實聖經中沒有分「試探」、「試煉」(因為在原文中是同一個字),到底是否真的沒有分?若雅各書中說「神不會試探人」,又「試探」和「試煉」是沒有分別,哪如何詮釋申命記八章中,耶和華要苦煉人、試驗人?(七十士譯本的「試驗」,就是雅各書中「試探」的同一個字根,還加強了語氣)神的「試」是否又各魔鬼的「試」是一樣?
  4. 雅各書說,「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我們如何面對「試煉」、「試探」?

(多謝有肢體於崇拜後分享,說聽完信息後有很大的衝擊,因為證道中說到神會「試探人」,就好像魔鬼一樣。其實我完全沒有這意思,這可能因為我在用詞上不小心,在表達上導致誤會,實在罪該萬死。神一定不會像魔鬼一樣引誘人,神就是愛;祂給我們面對的,為的是愛我們,要叫我們行在祂那最美好的道路中,引導我們走永生的義路。再次,謝謝肢體的提醒,下次實在會更小心,免得叫弟兄跌倒,就被石頭綁在頸上,掉入咸水海)

不要憂慮?

do not worry luke的圖片搜尋結果

路12:22-31

22 耶穌又對門徒說: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為身體憂慮穿甚麼; 23 因為生命勝於飲食,身體勝於衣裳。 24 你想烏鴉,也不種也不收,又沒有倉又沒有庫, 神尚且養活牠。你們比飛鳥是何等的貴重呢! 25 你們那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或作:使身量多加一肘呢)? 26 這最小的事,你們尚且不能作,為甚麼還憂慮其餘的事呢? 27 你想百合花怎麼長起來;他也不勞苦,也不紡線。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 28 你們這小信的人哪,野地裡的草今天還在,明天就丟在爐裡, 神還給它這樣的妝飾,何況你們呢! 29 你們不要求吃甚麼,喝甚麼,也不要罣心; 30 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必須用這些東西,你們的父是知道的。 31 你們只要求他的國,這些東西就必加給你們了。 32 你們這小群,不要懼怕,因為你們的父樂意把國賜給你們。

若果今天去問一下香港人,最憂慮的是什麼,可能對於一眾沒有「磚頭」的居民,特別是年輕的一代,能否「上樓」可能正正是他們最「憂慮」的問題。

還記得當自己還年少的時候,也會為「買樓」而擔心。當年曾為自己計算過,若自己能有二萬元月薪,就已「滿足」了。因為當年看見一些「樓盤」,一百五十萬,五百多呎,以當年的銀行利率計算,月供約萬多元,十五年供完。所以,即使是「擔心」,但卻不致憂慮。然而到了今天,當年的「計算」,在今天的年青人看來,就像是「天堂」一樣的數字,叫他們不可想像。所以,我們今天的一代,看著已到達「地獄」一樣的處境,怎能不憂慮?也正因如此,兩代之間就更難的相互理解;或許也因如此,兩代間的撕裂,也一步一步的擴濶。

所以,如何能不憂慮?當年輕一代因著所居之處,因著自己的前途而心生憂慮,上一代又如何回應?特別是作為「信徒」的上一代又如何回應?

面對「憂慮」,最容易想到的就是以「金句」回應:「不要憂慮」。又或者是加上一句「不要憂慮」的超級金句:

「 31 所以,不要憂慮說:吃甚麼?喝甚麼?穿甚麼? 32 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 33 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 34 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對於真實面對著憂慮的年輕一代,這些「金句」可以是一個真實的回應?能為他們帶來幫助嗎?若再多想一下,如果今天擁有「磚頭」的上一代,將他們視為保障的「磚頭」拿走,他們又能真實的經歷這些金句?

更重要的,是這段金句是否真的如此解釋?是否真的叫有信心的人什麼也不理,只求上天供應?

在我看來,這段經文的「核心」,是「神的國」對比於一個只講求物質的「世界」。

這個世界,實在是一個「彎曲悖謬」的世界,而它的「悖謬」,最大的來源是來自管理這世界的人,那些能「控制」這世界的人。當有權力的人能打造一個世界,使權力能更集中,更穩固;而更利害的是,被「掌管」的人,能被「控制」到達一個地步,能被「麻醉」到不自覺,甚至出賣自己的智慧,自己的良知,以求能在被「穩固」了的掌權者中,獲取一些「好處」,一些「權力」。而對於一些被壓制的人,就讓他們能享受一些生活的優質享受,給他們好吃的,好看的,好玩的,就能為他們提供「麻醉」,使他們不去「追問」這世界的「悖謬」,其至能因著他們所享受的,去為這「悖謬」發聲,去「辯護」。而當這些得著享受的一群,數目到底一定「數量」的時候,擁有權力者就會穩固,即使社會中出現「張力」,也不致影響權力。這就是這個世界的運作法則,也是這世界悖謬的來源,也就是這個社會會變成如此田地的因素。

或者,這就是「不要去求吃什麼、穿什麼」的當代意義,因為這是那些不求公義,不求神國的外邦人所求的。

作為門徒群體,耶穌基督的教導是要我們去求神的國和神的義,就是要求神的掌權來臨,要為神的公義發聲。

最近在主日學教導五經,過往我們會很不明白舊約世界中那些律法到底對我們有什麼意義,「十誡」給我們的印像就是很多禁戒。然而,因著這課程,我從youtube中找到一些「懶人包」,去用一個最簡單的大鋼形式去看這些誡命。最深印像的是申命記一段,去將「律法」作出說明。(可參以下片段)

特別深印像的是從3:10至4:30,非常簡潔的指出來神的律例,是要建構一個敬拜獨一的主的群體,而這個敬拜獨一神的群體,是一個能讓社會的貧窮得著正視,就是後半部講到關於律法的內容,有很大的一部份是關乎社會公義(Social Justice)的。而關乎神國的領袖,就是那些「長老」、「祭師」、「君王」,他們的權力是來自一個盟約律法之下,就是他們會受著神所派的先知來監察,來問責。所以,當社會出現貧窮,出現孤兒寡婦的哀哭,神的先知就會出來向掌權者發聲,為貧窮、為孤兒寡婦伸冤。這就是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了。

所以,作為信仰群體,當面對著下一代所面對的「彎曲悖謬」的世界時,當他們面對著我們也不能完全明瞭的絕對憂慮時,作為已上岸的上一代,作為教會,我們又是否只懂對他們說「不要憂慮」?是否一句三五十年前背誦的金句,就成為他們信仰的幫助?

主啊,願祢的國降臨,願祢的旨意成就在地。

 

行道?

沙土與磐石的圖片搜尋結果

路六

46 你們為甚麼稱呼我主啊,主啊,卻不遵我的話行呢? 47 凡到我這裡來,聽見我的話就去行的,我要告訴你們他像甚麼人: 48 他像一個人蓋房子,深深的挖地,把根基安在磐石上;到發大水的時候,水沖那房子,房子總不能搖動,因為根基立在磐石上(有古卷:因為蓋造得好)。 49 惟有聽見不去行的,就像一個人在土地上蓋房子,沒有根基;水一沖,隨即倒塌了,並且那房子壞的很大。

耳熟能詳的經文,返教會一段時間的,都會聽過「建屋在盤石上」的比喻。

傳道牧者,也會在講壇上吶喊,「聽道就要行道」。

路加福音六章的這一大段落,相信從六章20節開始:

20 耶穌舉目看著門徒,說:你們貧窮的人有福了!因為 神的國是你們的。

也是非常熟悉的經文,與馬太福音五章1節,那被稱為「登山寶訓」的一樣。

路加用了比馬太福音更精簡的記載,從這節經文開始,記載了多個耶穌基督的教導,可算是一個「精簡版」的登山寶訓。

然而,耶穌在多個教導之後,路加以一個「負面」的方式去總結整個「寶訓」:「你們為甚麼稱呼我主啊,主啊,卻不遵我的話行呢?」

或許,當時耶穌的跟隨者,還是帶著很多個人「自私」的期望,所以他們並沒有「行出」耶穌基督所教訓的。也許是出於這原故,耶穌「語重深長」的再以一個「比喻」來提醒他們,聽完道就行出來,不單單是「行動」,而是「徹頭徹尾」生命的改變:從耶穌基督教導所表明生命的質素作為像盤石的根基,使生命離開原先的沙土,從而被建立成為能扺擋世界洪流,堅實的信仰生命。

其實,這些我們應該完全知道,問題是當我們知道後,是否切實的去做出「重建」的工程。若不是,一切還是沙土。

今天,教會的景況如何?信徒有「行道」嗎?教會有「行道」嗎?

若沒有,問題出在哪裏?

我忽然自省起來,問題或許不在弟兄姊妹那裏;問題有時更多的發生在我們這些被召去「講道」的傳道人身上。

當我們反省,回想一下我們所聽過的講壇信息,讓會眾聽完後,會只是一些「感受良好」,又或只是重重覆覆的金句教導?教會聽完後,有道可行嗎?

更嚴重的,是作為傳道的,根本沒有「講道行道」:他們在講壇上的吶喊,所大叫的「口號」,根本並不反映在宣講者的生命中:只是「我出口,你出手」;更差的是作為宣講者的,生命根本也沒有因著所宣講的道而產生改變。若是這樣,教會如何不落在一個沒有根基之地?

作為宣講者,我真的要好好的「自己省察」,然後才作宣講;更要好好的肩負作為牧者的使命,成為一個好好的帶領者,自己先好好的去將生命建立在盤石上,使所領群羊也同心一起立在耶穌基督的根基上。

「教會唯一的根基,就是耶穌基督」,求主憐憫,讓我們被召作小牧者的,能好好的跟隨我們的大牧者。阿門。

 

求主降火?

Elijah fire的圖片搜尋結果

路九51~56

51 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 52 便打發使者在他前頭走。他們到了撒馬利亞的一個村莊,要為他預備。 53 那裡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 54 他的門徒雅各、約翰看見了,就說:主啊,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作的(有古卷無「像以利亞所作的」數字)嗎? 55 耶穌轉身責備兩個門徒,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 56 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或作:靈魂;下同),是要救人的性命。說著就往別的村莊去了(有古卷只有五十五節首句,五十六節末句)。

按照教會年曆,這禮拜日是「耶穌升天主日」(Ascension Sunday)。在耶穌升天之前,路加福音特別記載了這樣一個小片段。然而這一小片段所在的地方實在很奇怪,因為「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在路加福音-使徒行傳這部合集中的編排,其實「未有來」到。耶穌被接升天,甚至不在路加福音出現,而是在作為「下集」的使徒行傳一章9節,中間有十五章經文之多。所以,這段經文可能是作為耶穌基督接著一大段不同的教導之「起首」,與使徒行傳一章記載耶穌最後「被接升天」成為「首尾呼應」。

先看後面,使徒行傳那裏,我們看見其實門徒們即使接受了耶穌基督這麼多教導之後,仍然與耶穌基督的期望存在一個極大的落差:使徒行傳一章6節中,門徒表明了他們心中一直所想的:

6 他們聚集的時候,問耶穌說:主啊,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

他們期待著「自己」得著復興。若以當時的處境來看,是消滅羅馬帝國。

這個落差,其實正正就是今天所看的經文中,作為「首尾呼應」的起首,所看到的「落差」:門徒看見那些「不接待他們的」(相信就是撒瑪利亞人),他們心中就將那些人視為「敵人」,心中所想的就是將敵人「毀滅」,甚至將之平行為「以利亞」所作的(相信就是在迦密山大戰巴力先知的一段)。結果,就是換來耶穌基督的「指責」:「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其實,我認為和合本的翻譯實在有點客氣,好像耶穌為那兩個門徒作解釋。然而,若以「指責」來明白這句話,可能應該譯為「你們根本沒有意識到你們內裏的心是如何的差」(KJV將之譯成" Ye know not what manner of spirit ye are of")。

神差祂的兒子來是帶來救恩,而不是帶來死亡。所以耶穌補充說:

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或作:靈魂;下同),是要救人的性命。

今天,我們是否也存在這樣的「落差」?當我們遇到一些甚至是「不合神心意」的人時,我們會如何看他們,我們會如何祈禱?

或者,我們甚至會扮演上帝的角色,親自施行「審判」,將一切人定罪,甚至判刑,然後以「愛」來作出包裝。

最近,就見過一些為青少年而寫成的禱文,禱文中就看見一點點這樣的味道,將一些青少年標籤為「任意妄為,想點就點」,然後求主賜他們智慧,聰明。雖然,這不算是「一竹杆打一船人」,但從禱文中就見到了一些「審判」的意味。我會在想,「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有時,我們的價值觀,在禱文中會反映出來。所以,我們真的要好好保守我們的心,使我們「以耶穌基督的心為心」,免得自己站在「道德高地」,然後就在高地中去審判那些原本耶穌基督寶血要去救贖的人。

求主幫助我們好好自己省察,更求主教導我們禱告。

 

 

爭戰。。。

the-clash-of-kingdoms-the-only-hope-for-the-world-luke-111426-1-638

路十一14~26

14 耶穌趕出一個叫人啞巴的鬼,鬼出去了,啞巴就說出話來;眾人都希奇。 15 內中卻有人說:他是靠著鬼王別西卜趕鬼。 16 又有人試探耶穌,向他求從天上來的神蹟。 17 他曉得他們的意念,便對他們說:凡一國自相紛爭,就成為荒場;凡一家自相紛爭,就必敗落。 18 若撒但自相紛爭,他的國怎能站得住呢?因為你們說我是靠著別西卜趕鬼。 19 我若靠著別西卜趕鬼,你們的子弟趕鬼又靠著誰呢?這樣,他們就要斷定你們的是非。 20 我若靠著 神的能力趕鬼,這就是 神的國臨到你們了。 21 壯士披掛整齊,看守自己的住宅,他所有的都平安無事; 22 但有一個比他更壯的來,勝過他,就奪去他所倚靠的盔甲兵器,又分了他的贓。 23 不與我相合的,就是敵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 24 污鬼離了人身,就在無水之地過來過去,尋求安歇之處;既尋不著,便說:我要回到我所出來的屋裡去。 25 到了,就看見裡面打掃乾淨,修飾好了, 26 便去另帶了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鬼來,都進去住在那裡。那人末後的景況比先前更不好了。

今天“靈跑”時,聽著溫偉耀博士一篇證道:“靠神的能力趕逐惡靈” --

一篇關乎惡魔的能力與神的能力的道,很有insight的一篇道。聽過後,對於發生在信仰群體中的「爭戰」,實在帶來一番體會。

耶穌基督回應著那些挑戰祂趕鬼能力的人,說「一國相爭」,就自會敗落,來回應祂不是靠著「鬼王」的能力趕鬼。若不是依靠鬼王趕鬼,耶穌基督的能力就必然是神的能力。

從這裏,我忽發奇想,想到以下四個combination,四個屬靈相爭的可能性。

第一個可能性,魔鬼與魔鬼相爭:按耶穌的說法,這不會出現。溫博士在證道中也用21節作為解釋,說那看守著自己住宅的壯士,就是魔鬼。當只有魔鬼在一「處所」時,這「處所」就會「平安無事」。我在想,若一個信仰群體是完全「平安無事」,沒有挑戰,沒有爭扎,到底,這是否只有「魔鬼」在其中?

第二個可能性,神的能力趕逐魔鬼:就像這段經文所發生的;魔鬼理所當然的被趕走,成為一個美好的見證,眾人都希奇。當一個混亂不堪的信仰群體,有神的能力來臨,出現真實的屬靈領導,這個「啞了」「聾了」的群體就會被醫治,得重聽聖靈的聲音,重新經歷神的大能。

第三個可能性,魔鬼的能力挑戰神的信仰群體。我想到的,是約伯記,是神容許對信仰群體的挑戰。這信仰群體就會像約伯一樣,經歷挑戰,而且也要面對試煉。然而,當信仰根基立得穩,最後便「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見你。」然而,若信仰根基不穩,這信仰群體會否像這段經文所說的,當那「住所」沒有了聖靈內住,內裏什麼都沒有時,魔鬼「就看見裡面打掃乾淨,修飾好了, 便去另帶了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鬼來,都進去住在那裡。」這可是很可怕的事呢!!

第四個可能性,神的能力與神的能力相爭。這當然不會發生。然而,我卻想到「客西馬尼」:自限的耶穌,面對著爭扎,因而與父表明了自己心中的痛苦,但最後卻出現絕對的順服(希伯來書五7~8就正正這樣描述耶穌)。在一個滿有神的能力,滿有聖靈充滿的信仰群體,當面對著人的限制,面對世界而來的挑戰,必然會出現爭扎。但這些爭扎卻能叫教會學會順服,最後彰顯神的榮耀。

今天,你身處的是何等樣的處境?深願我們經常面對爭扎,但卻學會真實的順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