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事看作糞土?

philippians 3 13-14的圖片搜尋結果

腓三7~14

7 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
8 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
9 並且得以在他裡面,不是有自己因律法而得的義,乃是有信基督的義,就是因信 神而來的義,
10 使我認識基督,曉得他復活的大能,並且曉得和他一同受苦,效法他的死,
11 或者我也得以從死裡復活。
12 這不是說我已經得著了,已經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著基督耶穌所以得著我的(或作:所要我得的)。
13 弟兄們,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
14 向著標竿直跑,要得 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

保羅叻唔叻?保羅勁唔勁?

保羅在這段經文之前,其實花了一段篇幅來描述他「先前」是何等的勁。(三3~6)他的「勁」,更是在律法的認識及在律法的操練上。他在對神的認識上,可算是猶太教的「尖子」,而在外表的功夫上(如割禮、守律法等),更甚是在內心之中(上段曾表達過「就熱心說」),他也可說是數一數二的。所以,在當時的猶太社群來說,他實是一個應該效法的榜樣。

然而,信主之後,這一切先前在世人眼中看為最頂尖的,「在基督裏」已經成了「糞土」,沒有價值。保羅重新發現,他過去所認識的神,原來並不是這麼的一回事,所以他要「在基督裏」從新去認識神。

即使「勁」如保羅,「在基督裏」他也不能說「已經得著了」,還要去「竭力追求」,也只能「或者」得著多一點去認識基督所要揭示給他知道的。

今天我們是何等樣的人?我們有否保羅一般對「聖經」、對「律法」、對「聖言」的認識?我們這些讀過下幾年神學的,又算是什麼?還不是更要去「竭力追求」?

多年前寫過一篇「唔係信咗就得咩??」(https://wp.me/p2XsYG-2Db)的文章,講到「生命改變」的重要。今天看完這段經文,更想到不要談「生命改變」這層次,即使是「認識信仰」、「認識基督」,也是一生的功課。信耶穌真係唔係咁簡單嫁!!

若果以為信仰只是讓人死後進天堂,而你信耶穌根本不是希望要去認識那位愛你的主更多,去和祂建立比夫妻更密切的關係;甚或對你來說信耶穌只是返教會,更甚的是一年在一兩次大節返去「過節」;那我就要為你在永恒的日子擔憂了。在世的日子,你還未能享受與耶穌基督相交,在永恒中天天面對面,點算?

另外,保羅在人生的追求上,因「在基督裏」而出現了極大的轉變。他將過去世人所追求的成就完全放下,重新看見生命的標杆;將過去世人看為成功的,現在看成糞土,將之「忘記」。現在「努力」的,是那基督放在他面前的新方向。這才是更深層次的生命價值取向。

今天,我們作為信徒的,在追求什麼?那些口稱為信徒的,又在高位的,又在追求什麼?若是效法保羅生命的轉向,他最終不畏強權,甚至在羅馬的權勢中,勇於為信仰而說實話,而且更滿有宗教(甚至政治)智慧的去面對在位掌權者。滿了在今天的信仰領袖(甚或政治領袖),我們又在做什麼?

當將過去的成功看作糞土,忘記過去為似成功的,努力向耶穌基督為我們立定的標杆直跑!

在2018之始,盼望神激勵改變人心,所有信祂的人之心,成為合主心意的心。

 

Advertisements

同工卻不同心?

phi 4:6的圖片搜尋結果

腓四1~9

1 我所親愛、所想念的弟兄們,你們就是我的喜樂,我的冠冕。我親愛的弟兄,你們應當靠主站立得穩。
2 我勸友阿爹和循都基,要在主裡同心。
3 我也求你這真實同負一軛的,幫助這兩個女人,因為他們在福音上曾與我一同勞苦;還有革利免,並其餘和我一同做工的,他們的名字都在生命冊上。
4 你們要靠主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
5 當叫眾人知道你們謙讓的心。主已經近了。
6 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 神。
7  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8 弟兄們,我還有未盡的話: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甚麼德行,若有甚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
9 你們在我身上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見的,這些事你們都要去行,賜平安的 神就必與你們同在。

腓立比書中保羅最多說的是「喜樂」,相信是因為腓立比教會在保羅眼中算是一所「好教會」。

但在書信的結尾,保羅語重深長的去「請求」(英文聖經多數將第2節的「勸」譯作plead)兩位姊妹要「在主裏同心」。這兩位稱為「友阿爹和循都基」的姊妹是誰?在保羅的形容中是「在福音上曾與我一同勞苦」,相信是曾與保羅在傳福音上火熱,一同作工的好姊妹。或甚有人估計她們在腓立比教會中可能是擔任著領袖的工作。若真的是這樣,難怪保羅會在「喜樂」中顯出點點擔心。若教會中出現「在福音上同工」,但卻未能「在主裏同心」,這是何等大的問題?

而且,更有人估計這兩位姊妹出現的問題是保羅在腓立比書第二章中所說的「結黨」的問題。有可能,這結黨的問題只在「萌芽」的階段(若非如此保羅寫腓立比書的「口吻」就應該像哥林多前書,而不像在腓立比書中所表現的「喜樂」了),所以保羅多番提醒「凡事不可結黨」,更以基督的「虛己」作為教導,要他們同樣有「謙讓的心」。

相信他們大部份信徒都有這謙讓的心,就是一個「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的心,更是「各人看別人比自己重要」的心。我相信,也是這樣的心叫保羅大得安慰。也是為何保羅在信末再一次說道「當叫眾人知道你們謙讓的心」。為何保羅要這樣說?純粹估計,當謙讓成為「中國式」的「謙虛」,就是什麼也不叫自己做,什麼也是「我唔得慨」,這就不是的謙虛,而是虛假,沒有真誠。我相信,真的的謙讓是「不怕蝕底」,原意承擔,而這承擔並非為了自己的名聲,而是為了別人的好處。保羅或許是希望他們這「屬靈美德」能讓其他人知道(而非因害怕變成「自誇」而「收收埋埋」),從而讓這「美德」能為整個群體帶來正面的影响,生命影响生命。

或許,兩位姊妹就是沒有這「謙讓的心」,而只有「結黨的心」,這使「福音工作」也成了結黨的事工。這實是叫人擔心、掛慮。保羅給了他們兩個解決方法。1,凡事禱告,祈求,感謝;當在一切事情去做去計劃以先,以「禱告」作為基石,神就要除去那「結黨的心」,而以平安去保守各人的「心懷意念」,從結黨變謙讓。2,思量美善,生命見證;我相信保羅曾在他們當中行美事,所以他要腓立比教會的信徒效法他。當生命能成為美善的見證,能成為群體效法的榜樣,「賜平安的神就必與你們同在」。

當教會中的領袖能成為生命見證,從而影响生命,這必然帶來平安。。。。

當教會的領袖不能謙讓,反有結黨的心,這必然帶來掛慮。。。。

現在的教會,是「平安」還是「掛慮」。

出路其實只有一條:一同回到禱告中,求神帶來改變,讓人得著平安。

 

標杆

streaching hand的圖片搜尋結果

腓三12~21 (新漢語譯本)

向着目標直跑
12 這不是說我已經得着了,或已經完全了;我還是竭力追求,或許可以抓得住基督耶穌要我抓住的。 13 弟兄們,我不認為自己已經抓住了,我只專注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全力爭取前面的, 14 向着目標直跑,為要得着神在基督耶穌裏從天上呼召我去得的獎賞。 15 所以我們當中凡是成熟的人,也要有這樣的想法;假如你們在甚麼事上有別的想法,神也會把這事指示你們。 16 無論如何,我們達到甚麼地步,就該按着甚麼地步行。

17 弟兄們,你們要一同效法我,也要留意那些仿效我們留給你們的榜樣而行的人。 18 因為有許多人行事為人──關於這些人,我曾多次告訴你們,現在更是流着淚告訴你們──他們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敵, 19 他們的結局是滅亡,他們的神是自己的肚腹,他們以自己的羞辱為榮耀,所思所想都是地上的事。 20 但我們是天上的公民,並且熱切等候救主,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 21 他要按着那能使萬有順服他的大能,把我們卑賤的身體變得跟他榮耀的身體相似。

忘記背後。努力面前

這是我們常背的金句。

為何要忘記背後?

要忘記背後,必須是「成熟的人」,因為唯有成熟的人,才知道如何忘記背後,才知道什麼是忘記背後,才知道這一部份的經文說到,想法,是從神的指示而來,這為之「異象」,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我們「達到什麼地步」。

保羅警告腓立比教會,有許多人行事為人,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敵,因為他們仍是活在過去世界所給與他們的:他們為滿足自己(他們的神是自己的肚腹),追求自己的名聲(以自己的羞辱為榮耀),追求世界所給與他們的(所思所想都是地上的事)。這些是否在教會中的信徒,教會中的領袖,甚至是教會中的牧者?我不知道。然而,我所領受的,正正就是關乎「忘記背後」的意思:我們的背後,我們的過去,正正就是過去的世界所要給我們的,所能帶給我們榮耀、權力、地位的,也是最能給與我們成功感的,是我們一直追求,也是所有我們接觸的媒體,努力要鼓勵我們要去追求的。然而,今天我們所事奉的再不是這些,而是「熱切等候救主,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要等候,而不是要去做什麼大事(其實,新漢語翻譯「全力爭取前面的」,原文ἐπεκτεινόμενος,解「努力」,但同時也有「用力向外伸展」的意思,所以有一幅圖畫在我面前出現,就是當我們忘記了過去我們所要爭取從世界而來給與我們的成功後,我們轉過面來,看見前面耶穌基督再來的標杆,我就不期然地「用力向前伸手」,期盼到達那標杆)。

在等候中,我們就能更成熟,更能在等候中努力去聽神的指示,一同尋求異象,就是那標杆的方向。所以「我們到達什麼地步」,就是我們和我們的群體到達何等樣的「成熟」的地步,何等「聽見」,何等「尋求」。是我們的屬靈地步,而非我們的「外在條件」(金錢,人力,資源等),決定我們按著什麼的地步行。

求主讓我們「忘記背後」,「用力向耶穌基督伸出我們的手」,讓我們抓住基督,行在那得真正獎賞的路上。

掛慮

phi 4:6的圖片搜尋結果

腓四4~9

4 你們要靠主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 5 當叫眾人知道你們謙讓的心。主已經近了。 6 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 神。 7  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8 弟兄們,我還有未盡的話: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甚麼德行,若有甚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 9 你們在我身上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見的,這些事你們都要去行,賜平安的 神就必與你們同在。

應當一無掛慮。。。

作為牧者,會用這一段金句去教導弟兄姊妹:將一切交託,神就會賜你平安。

但作為牧者,是否也會有掛慮?

我們不會掛慮自己所需用的,因為作為一個真正蒙召的牧人,我們相信上帝的供應,所以我們早已將「一切所要的告訴神」,所以祂已賜給我們真正的平安,是出人意外的平安,是有耶穌基督保守的平安。

然而,我們實在是十分掛慮的。我們會掛慮神所交託的群羊,是否走在一條屬靈的路上;我們會掛慮教會,是否正在為主作見證;我們會掛慮,現在教會所前行的,是否真正「有異象」,還是只是圍內開心;我們所掛慮的,是教會是否還是教會。

或者,保羅心中也掛慮這些,所以他最後還是要為腓立比教會——一所在保羅書信中,似乎是保羅最「滿意」的教會——作出提醒:「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甚麼德行,若有甚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

保羅提醒他們,生活所需的,交託神,神就會賜給我們平安。然而更重要的,是他們心中所「思念」的,當他們思念的與蒙召的恩相稱,並將從牧者所聽所見的去行,去作見證,那就不單得著神所賜的平安,更是「賜平安的神必與你們同在」。

我們不單要求賜平安,而是要渴求賜平安的神與我們同在。

今天我們思念什麼?今天我們掛慮什麼?

求主幫助我們,使我們所掛慮的,不是「我們所要的」,而是「我們心中所思念的」。並將這一切掛慮交託給神,讓神與我們同在同行,我們就能成為真正愛主的門徒群體,一個得著真正平安的群體,一群蒙主悅納的群體。

這樣,我們就能真正成為一個喜樂的群體。。。

我們要靠主常常喜樂,我再說,我們要喜樂。

靈修20130103

ap_20070116105112264

腓二1~11

1 所以,在基督裡若有甚麼勸勉,愛心有甚麼安慰,聖靈有甚麼交通,心中有甚麼慈悲憐憫, 2 你們就要意念相同,愛心相同,有一樣的心思,有一樣的意念,使我的喜樂可以滿足。 3 凡事不可結黨,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 4 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 5 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 6 他本有 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 神同等為強奪的; 7 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 8 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9 所以, 神將他升為至高,又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 10 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 11 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與父 神。

傳統上都會認為腓二5~11是保羅時代的一首讚美詩,來讚美耶穌的「虛己」,然後得著升高。當然,這一段經文也成為今天華人教會的「經典」。正如李思敬博士所言,經典的意思就是當你一開個頭,你自然就可以「背」落去。我相信,只要在教會生活過一陣子,是認真地聽和想的弟兄姊妹,當聽到「以基督的心為心」,自然就會想到整首詩歌,也自然會想到虛己,看別人比自己強的主旨。

但是,我也有時在想,這些可算是「爛熟」的經文,我們是否完全明白?我們又是否能認真的思想我們如何可以「像基督」一樣「虛己」?我有時會在想,其實這首詩歌當歌唱或許容易(其實今天很多詩歌都是「唱就易」,但我們是否真心去唱?真真實實的能「阿門阿門」的去唱?最近就曾在FB上看見一則很「入心」的留言,內容大既是:當我們認真思想詩歌歌詞,其實很多歌我們都是不敢去唱的,什麼「將最好的獻主」,什麼「主領我何往必去」等等),但我是否明白這一大段在說什麼?什麼是「以基督的心為心」?歌詞上說,他原本是高高在上,極為尊貴,甚至是與上帝同等;但祂「選擇」了「自限」(若我沒有記錯,這是神學上對這段基督所說的話的用語),輕輕的就「成了」在「限制」中的「人」,經歷原本不應受的痛苦,最後更失去了作為「人」最重要的生命,更是以一個在當時社會上認為「尊嚴盡失」的方式失去生命。這就是這段經文中的「謙卑」。今天,我們如何看謙卑?或者我們只會在某些「能力」上顯得謙卑,就是中國人「自謙」的優美傳統:「我唔得的」。(後面的一句就是「唔好搵我」)但是,「以基督的心為心」的「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是什麼意思呢?

或者,當我以基督的生命來看時,他所取的「自限」並不是「能力」上的自限,因為祂還是在行神蹟,還是在登山變像時與摩西、以利亞兩位在猶太人傳統最大的先知一同顯現在門徒面前,祂更叫死人復活(顯出祂在自己走上十架犧牲之路前,祂已是生命之主!)祂所顯的能力,正正顯明祂就是那位滿有能力的神子。但祂的「自限」卻顯明在祂的犧牲之上,就是祂明明已有勝過一切權柄,甚至能勝過死亡的能力之時,卻仍甘願犧牲接受死亡。

所以,以基督的心為心的謙卑,我認為不是否定自己有能力,反而,要像基督一樣,以「奴僕的心」去服事,而這其中的核心,更是犧牲的態度,就是為著整個基督的身體(其實在這詩歌之前,保羅寫出的「前題」就是「信仰群體」,就是教會-基督的身體),甚至可以犧牲自己一切,包括性命,這就是一個「以基督的心為心」的謙卑和順服。

老實說,這樣的「謙卑」,真的是今天我的信仰「操練」嗎?是今天我能做到的嗎?其實這「犧牲」甚至是關乎我們如何去敬拜上帝,是否真實的在整個信仰群體中敬拜有絕對的關係。曾經聽過一個故事:

在一次主日崇拜中,一所坐滿了會眾的教會剛開始唱詩。忽然之間,一名手拿機槍的「瘋漢」走到台前,向天「掃」了一輪,然後大叫:「係基督門徒的,留在這裏繼續為基督受苦!」一刻之間,雞飛狗走,領詩的走了,執事會主席走了,堂委們走清光了,只留下不到一半嚇呆了的會眾和牧師還留在教堂內。就在那時候,那「瘋漢」對牧師說:「牧師,真正的崇拜可以開始了。」

當然,這只是一則小品文,叫人思想。或許也過於誇張。但,這故事的前半好大可能正正在敍利亞的教會內,而且故事的結局好大可能是留在教會內的門徒全被殺害。這實實在在的讓我重想,若這主日這情況發生在自己身上,我又會如何?真實的敬拜是否與真實的生命完全掛鈎?以基督的心為心是否在我自己的生命中成為真實的詩歌?還是我們還只停留在「唱唱詩,舉舉手,Hallelujah」的信仰?受苦、犧牲是否真實的信仰實踐?

願我能真的做到「以基督的心為心」!求主憐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