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樹」與「溪邊的樹」,如何選擇?

溪邊的樹的圖片搜尋結果

耶十七5~8

5 耶和華如此說:倚靠人血肉的膀臂,心中離棄耶和華的,那人有禍了!
6 因他必像沙漠的杜松,不見福樂來到,卻要住曠野乾旱之處,無人居住的鹼地。
7 倚靠耶和華、以耶和華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
8 他必像樹栽於水旁,在河邊扎根,炎熱來到,並不懼怕,葉子仍必青翠,在乾旱之年毫無掛慮,而且結果不止。

耶利米書中,一段很「詩篇」的經文:清楚的對偶、強烈的對比、清晰的信息。

這是「禍」與「福」的問題。

這也是人的「選擇」的問題,是關乎選擇「倚靠」什麼的問題。

選擇倚靠那自身的能力,以自己的能力看自己為「勇士」(原文「那人有禍了」中的人:הַגֶּבֶר—能譯作「勇士」),這個群體就要有禍了,因為這群體是「枯乾」的(和合本譯作「杜松」的那個字"כְּעַרְעָר",字典翻譯為「裸露的樹」,其實也可看為「光禿的樹」,就是沒多葉子的意思吧);但選擇倚靠耶和華的,這群體就知道能力的根源不在自己,而是在乎那自身之外的泉源,而且那連結到泉源的,也是那不見於人前的「根」,雖看不見,卻是真實的存在,並反映在那即使在炎熱之處境中,仍能青翠的成長結果中,清楚看見。

何等清楚的信息!何等容易的選擇!

然而,問題就是這樣清楚的信息,今天的信仰群體,今天的教會,是否又是作出一個聰明的選擇?

今天的教會群體,讓人看見的是什麼?口中的禱告,是否又是心中的思念?嘴唇上的宣講,是否又化成真實的踐行?

今天的「基督教」,讓人看見的是在沙漠中的秃樹,還是青翠的「溪邊的樹」?讓人看見的,是「篤數」一般的好大喜功,表現那「勇士」般的大能,還是那真正堅實,卻不看在人前的屬靈連結?

去了維基百科,看了一下耶利米書的背景,雖然不是學術著作,但其內容卻令我深思:

本書以猶大末年為背景。當時,猶大在瑪拿西王的影響下,拜偶崇邪,作惡多端,神的忿怒總不止息。雖然在約西亞王第十八年間,朝廷從事大刀闊斧的宗教改革(參列王紀下22至23章),可惜後來流於表面的革新,未能深入民間實際的崇拜的生活中,百姓並沒有真正悔改歸向神,反而迷信聖殿城,認為那是民族安全最大的保障(參7章),整個國家墮入虛假的安全感中,從先知到祭司一味作假。

參維基百科,「耶利米書」條目

今天教會,教會的領袖,是否「迷信」一些虛假的保障?我們是否活得安逸,但其實只是在一個連自己也欺騙了的「虛假的安全感」中?最大的問題,是我們中間的信仰,只是建築在「從先知到祭司」的「一味作假」中!

惟獨回到那真實的力量泉源,惟有著力於那不看在人前,卻是真真實實的屬靈結連,我們才能真正的成為「溪邊的樹」,才能成為那「有福」的。那些好大喜功,將自己的力量顯在人前的大工程,還是算了吧,因那只會是禍,並將信仰群體落入那虛假中,到最後只是成為乾旱之處,無人居信的咒詛之地。(原文的「鹼地」,有「鹹」、「鹽」的意思,而舊約中向地撒鹽,有咒詛的意思。)

 

 

Advertisements

耶利米書第五章– 一件在耶和華眼中都是「驚駭」、「可怕」的事

耶利米書一開始說到這是「約西亞在位12年」之時,耶和華的話臨到耶利米。

我們對約西亞的認識,相信必然是他的「宗教改革」。這改革,按列王紀上二十二章,發生在約西亞18年。

在這改革前,這在聖經中被稱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王下二十三25)的好王,所面對的是什麼處境?

五章1節,出現的是一段「似曾相識」的話:

你們當在耶路撒冷的街上跑來跑去,在寬闊處尋找,看看有一人行公義求誠實沒有?若有,我就赦免這城。

這完全是創世記中,亞伯拉罕與耶和華「講數」的那件事之翻版。只是,昔日亞伯拉罕為「惡貫滿盈」的所多瑪求情,今天,耶和華反倒過來,為一個稱為「敬拜群體」的「耶路撒冷」定出差不多完全一樣的「得救條件」。

作為一個敬拜群體,竟然「無公義」、「無誠實」。

為何耶和華指責他們的「無公義」、「無誠實」?

五章26~28節,又是一段「似曾相識」的責備:

26 因為在我民中有惡人。他們埋伏窺探,好像捕鳥的人;他們設立圈套陷害人。
27 籠內怎樣滿了雀鳥,他們的房中也照樣充滿詭詐;所以他們得成為大,而且富足。
28 他們肥胖光潤,作惡過甚,不為人伸冤!就是不為孤兒伸冤,不使他亨通,也不為窮人辨屈。

又是一個極端M形的社會問題:在這信仰群體中,某些「既得利益」者,將其利益建基於「詭詐」中,而且似乎也是建基於壓詐那些處於水心火熱的「蟻民」中。「不為人伸冤」、「不使受困者亨通」、「不為窮人辨屈」,為求保著自身的「既得利益」。

這正正是《以賽亞書》中,發生在另一位「好王」希西家時期的事。西拿基立的圍城,耶和華的拯救,似乎並沒有為他們帶來了什麼教訓,信仰群體也沒有經歷更新改變。

為何這信仰群體會如此這般?

經文道出了這在耶和華眼中也看為「驚駭」、「可怕」的事(和合本中「可憎惡」其實按原文應該翻成「可怕」)

五章31節

就是先知說假預言,祭司藉他們把持權柄;我的百姓也喜愛這些事

那些領受耶和華呼召,被「膏立」、有「職份」的領袖,竟然不按耶和華給他們的呼召好好事奉:先知不去好好的宣告耶和華的教導和指引,沒去為時代發聲,沒有為被困者帶來釋放;作為祭司的,不好好的帶領神的百姓敬拜事奉,反倒醉心弄權;而更可怕的,是這百姓竟然「喜愛這些事」。難怪耶和華再一次以《以賽亞書》的話來形容這百姓

愚昧無知的百姓啊,你們有眼不看,有耳不聽(21節)

這完全是一個利益集團,在「利益當頭」的大前題下,淪為與「所多瑪」一樣的惡城。

但可怕的是:這還是頭戴光環的「被揀選的族類、有君尊的祭師、聖潔的國度、屬神的子民」

這真是「驚駭」、「可怕」。

今天,教會同樣被稱為「被揀選的族類、有君尊的祭師、聖潔的國度、屬神的子民」,我們又如何?我們有否為那被壓逼者帶來釋放?我們的「先知」又在說什麼,帶來的「話語」又是什麼?我們的「祭師」又在幹什麼?他們心中所望的是那公義的主,還是那帶來「權力」的在上者?我們的「百姓」又在乎什麼?是否只是因著這「安穩」和「利益」,「喜愛這些事」?

最近國內「拆十架」的事,對我們是否有什麼關係?我們所關心的(又或是擔心的),到底是「何時來到我們」,還是我們要為這些事發聲?(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崗位應可作出相應的回應,按著上帝所交付的,忠心作出回應。)可喜的是,在這事發生了這麼長的時間後,終有一位有影响力的牧者,在一個合適的場合,面對合適的人,忠心的說出了那應該說的話。(參十‧一酒會致辭 促林鄭重建政見並存社會 牧師籲中港官員勿忘公義)然而,還有多少應該說的話沒有說,還有多少應該作的事沒作?上帝交付我們在我們不同崗位的恩賜,我們有沒有好好的發揮?

願我們知道我們所信的是誰,所事奉的又是誰。

先知的恐懼 — 耶利米書一章

耶利米書一章是耶和華呼召耶利米作先知的記述,時為約西亞在位十三年(一2)。

若按列王紀的記述,約西亞登基時8歲(王下二十二1),相信他在那時只是「豆靚」一名,大權必定是掌握在別人身上。而按王下的記載,第一件關於約西亞王的事蹟,發生在「約西亞王十八年」(王下二十二3)。那時約西亞應該26歲,相信他這18年來一步一步的學習律法,學習國家管治,以致被列王紀形容為「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行他祖大衛一切所行的,不偏左右」(王下二十二2)。

發生在約西亞王18年的事,是約西亞王與沙番,和相信是耶利米的父親,大祭師希勒家合作達成的事--修理聖殿(王下二十二4-7),而這件事的「高潮」就是發現律法書,並從此事引至約西亞王所大肆進行的「宗教改革」,並一舉成功,以「守逾越節」來「標誌」著約西亞的成就,作者甚至加了一句「自從士師治理以色列人和以色列王、猶大王的時候,直到如今,實在沒有守過這樣的逾越節……」(王下二十三22)

我估計,這是一場政治鬥爭的結局。因為其實在約西亞王12年,按歷代志的記載,約西亞就曾「潔淨猶大和耶路撒冷」,在代下三十四3~7曾記載過,約西亞將各地的壇和像都打碎成灰,但這外在的行動似乎未能讓人心改變,約西亞似乎還未能完全掌握大局,甚或因他當時的行動,使得當時的權力鬥爭轉得更白熱化,逼使約西亞步處進一步的行動,從而出現了「發現律法書」,這部署了6年的行動。(註:以上全沒有聖經根據,只是一個以「政治向度」推想出來的一個可能性,但我覺得這想法有一定的合理性)

耶利米正正就在這「白熱化」的政治鬥爭中被召。在約西亞王13年,身為「祭師」希勒家的兒子,有可能正身處猶大王約西亞的勢力集團內,就在這時候耶和華的華臨到他。耶和華要他說出的話,就是「為要施行拔出、拆毀、毀壞、傾覆」,又要「建立、栽植」。相信耶利米當時在面對著這些政治鬥爭(若真的有),要站出來將真相向猶大的各個勢力集團宣告,實是一件「恐懼」的事。所以,在耶利米書一章,這「呼召」的記載中,耶和華就曾兩次提醒耶利米,向他說「你不要懼怕他們」(一8)、「起來將我所吩咐你的一切話告訴他們,不要因他們驚惶」(一17)。

耶利米當時的處境實在是恐懼的,因為他其實並不是要站在那一個勢力集團中以「宗教」來打擊別一方;而是要站在耶和華的一方去面對當時的權力爭鬥。他所面對的,是「耶和華的敵人」,就是一個已背棄了耶和華的約的一個民族(即使他們還以「耶和華的選民」自居)。正如很多先知一樣,他們所面對的,是整個民族,整個制度,整個權力,整個大惡。耶和華要使先知「成為堅城、鐵柱、銅牆,與全地和猶大的君王、首領、祭師,並地上的眾民反對。」(一18)這對於一位「年幼」的耶利米來說,實在不能不驚懼。

耶和華呼召以色列成為選民,並賜他們律法、律例、典章,原是要他們成為一個「典範」,在「彼此相顧」、「彼此服事」的敬拜生活中讓人認識耶和華。但他們因著權力的追求、國勢的擴張,慢慢背棄了這身份,這比外在的「拜偶像」更為可怕。所以,耶和華就要將他們「重建」,而重建以先,就是「拆毀」。這正正就是以色列人的歷史告訴我們的事實。先知要告訴這些「選民」這事實,就是一個「唔啱聽」的事實,何不恐懼?

今天,耶穌基督呼召教會,同樣為要成為一個「典範」,在「彼此相顧」、「彼此服事」、「僕人領袖」的敬拜生活中讓人認識耶穌。但今天教會所走的路,是何等樣的追求?今天教會的生命讓外面的「外邦人」看見甚麼?耶利米那「施行拔出、拆毀、毀壞、傾覆」,對於一些人數、奉獻、建築齊齊增長的教會,又帶來什麼提醒?當我們從媒體報導中,看見國內某些地方的「十字架」給重型機器「拆毀」,並整座建築被「焚燒」,甚至給「傾覆」了,這又對我們這活在安逸中的基督徒,又帶來什麼提醒?

這好像還離我們很遠,但當先知領受到這些耶和華的話時,又何能不驚懼?

靈修20130724 — 新約?New Testament or New Covenant?

Image

耶三十一31~34

31 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 32 不像我拉著他們祖宗的手,領他們出埃及地的時候,與他們所立的約。我雖作他們的丈夫,他們卻背了我的約。這是耶和華說的。」 33 耶和華說:「那些日子以後,我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裡面,寫在他們心上。我要作他們的 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 34 他們各人不再教導自己的鄰舍和自己的弟兄說:『你該認識耶和華』,因為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我要赦免他們的罪孽,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惡。這是耶和華說的。」

耶利米可以相當肯定的是他經歷耶路撒冷被毀,猶大被巴比倫所滅,國民被擄,所以他曾作「哀歌」。然而在耶利米書中卻也多番出現「盼望」的主題。耶利米書三十章至三十三章中,耶和華藉他多番的帶來了「新約」的盼望,宣告「被擄的要歸回」的信息。「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如此說:你將我對你說過的一切話都寫在書上。 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要使我的百姓以色列和猶大被擄的人歸回;我也要使他們回到我所賜給他們列祖之地,他們就得這地為業。這是耶和華說的。」 (耶三十23)。而三十一章中,在我們今天所讀到的經文裏,就是以耶和華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的經文。這段經文明顯的是與「出埃及」這猶太信仰中最標誌性的經歷作一明顯的對比,說明了「先前的約」與「新約」的「不一樣」與「接連性」(continuity)。

「新約」與「前約」有什麼「不同」?32節就說到「不像」,就是先前的約就像是一個「婚約」:耶和華「拉著」他們祖宗的手,在「婚禮」中所立的約。若是以今天的話來說,就像是一對新人在最美好的時刻,在裝扮得最好,也就在「山盟海誓」中的一句「我願意」。在那時,以色列人未曾背約,也未曾經歷試煉,所以「拍哂心口」的在西乃高呼「凡耶和華所說的,我們都當遵行」(出十九8)。然而,在耶利米書中,耶和華的話正正就說明了這最大的「不同」:「我雖作他們的丈夫,他們卻背了我的約。」

這「新約」就是在經歷過真實的試煉後,在「衰咗」之後所立的「新約」。然而,這「新約」雖說「新」,但其「實底」卻其實沒有改變。這約所表明的,其實還是一個「關係」的約:「我要作他們的 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這當中讓我看到的,就是上帝其實從起初就是信實的上帝,祂從沒有背約,祂的心永遠都是要與祂所愛的結連。這就是在說這「新約」之時,耶和華所說的「古時耶和華向以色列顯現,說:我以永遠的愛愛你,因此我以慈愛吸引你。 」至始至終,永不改變。

背約的是誰?背約的是我們!但耶和華要與以色列民立「新約」所表明的,就是祂永遠的都抱著盼望,要叫我們能在「新約」的盼望中回轉,也讓我們知道自己是「不行」的,永遠不能「靠自己」的什麼「修行」(甚至是靈修、禱告、敬拜等等「宗教行為」(religious acts))來達到的。這些「修行」只能為人帶來驕傲,卻並不能表現出人與神的關係。這豈不正正反映在以色列民的歷史中嗎?唯有這「新約」中所表明的:「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而這「認識」就是不像「先前的約」只寫在「石版上」,只是一些「外在規條」、「外在行為」所「寫明」的(使人以為外在的表現就可以使人「成聖」);而是在乎耶和華將這「約」寫在「他們的心上」,就是耶和華將先前的「律法」「放在他們裏面」,這所表明的,我相信就是一個帶著內在實底的真實信仰踐行(practice),這才會帶來真實的信仰,造就真實的門徒!

前幾天就曾思想過「基督徒」與「基督教徒」的分別。今天所看的「新約」與「先前的約」所表達的,是否也有一點點這樣的味道?今天我們在做什麼?我們在領主餐的時候,每每讀到林前十一章中的教導「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你們每逢喝的時候,要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我們是在進行一個外在的禮儀?還是真真實實的回想起上帝與我們「立新約」?我們在「記念」的時候,又有沒有想到什麼是「 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裡面,寫在他們心上」,我們又有沒有記念到「我要作他們的 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更重要的是,我們是否真實的「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耶和華」?我們有多少是真實的「認識耶和華」?有多少「基督教徒」是認真的研讀聖經,並從中認識到耶和華是何等樣的神,是何等樣的愛?還是我們只是在拜一個「有著數」的神,就好像拜巴力,亞舍拉一樣,只是希望「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因為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體,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 因此,在你們中間有好些軟弱的與患病的,死(原文是睡)的也不少。」(林前十一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