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人……義人

wicked righteousness的圖片搜尋結果

詩一四一

1 (大衛的詩。)耶和華啊,我曾求告你,求你快快臨到我這裡!我求告你的時候,願你留心聽我的聲音!
2 願我的禱告如香陳列在你面前!願我舉手祈求,如獻晚祭!
3 耶和華啊,求你禁止我的口,把守我的嘴!
4 求你不叫我的心偏向邪惡,以致我和作孽的人同行惡事;也不叫我吃他們的美食。
5 任憑義人擊打我,這算為仁慈;任憑他責備我,這算為頭上的膏油;我的頭不要躲閃。正在他們行惡的時候,我仍要祈禱。
6 他們的審判官被扔在巖下;眾人要聽我的話,因為這話甘甜。
7 我們的骨頭散在墓旁,好像人耕田、刨地的土塊。
8 主─耶和華啊,我的眼目仰望你;我投靠你,求你不要將我撇得孤苦!
9 求你保護我脫離惡人為我設的網羅和作孽之人的圈套!
10 願惡人落在自己的網裡,我卻得以逃脫。

人,會面對兩種人:義人,和行惡的人。

義人會擊打你,責備你,但義人的目的是使你成同樣成為義人,所以詩人將之形容為「仁慈」,形容為「頭上的膏油」。然而,面對著義人,人即時的感受會是不好的,所以要求神使「你的頭不要躲閃」:責備的話,誰不想閃開?

行惡的人不會擊打你,不會責備你,只會「引誘」你,以「美食」來吸引你,惡人的目的是使你同樣成為惡人,與作孽的人同行惡事。面對著「美食」,人是會完全喜歡靠近的,是會完全被吸引的,所以要求神「不叫我的心偏向邪惡」。

惡人,以美食建構了他們一個惡的世界,一個吸引人進去的世界,一個連「審判官」也被「扔在巖下」的「甜言蜜語」之地;義人,卻以擊打責備,使人能逃離這個惡的世界。

今天,你所在的群體是否還有義人,以擊打和責備來使你回轉,還是那些「閃避」的人太多,義人連頭也摸不著?最後,義人就被「扔在巖下」,一切責備擊打就沒有了,惡人從此就高高興興活在他們自己建構出來的世界,一個更加吸引惡人的世界了。

今天,你活在哪個世界?

教會是「罪人群體」?

righteousness的圖片搜尋結果

路五27~32

27 這事以後,耶穌出去,看見一個稅吏,名叫利未,坐在稅關上,就對他說:你跟從我來。 28 他就撇下所有的,起來,跟從了耶穌。 29 利未在自己家裡為耶穌大擺筵席,有許多稅吏和別人與他們一同坐席。 30 法利賽人和文士就向耶穌的門徒發怨言說:你們為甚麼和稅吏並罪人一同吃喝呢? 31 耶穌對他們說:無病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 32 我來本不是召義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

耶穌在當時的以色列人群體中,常常做一些「非正統」的事。「正統」是:稅吏是罪人,在政治上的罪人,是「賣國賊」,作為「義人」(「義人」在路加福音的語境中,是「遵行主的一切誡命禮儀,沒有可指摘的」[路一6])的以色列人(特別是作為以色列人中的宗教領袖,在這故事中,指向法利賽人和文士),需與他們隔離。耶穌所作的是:「道成肉身,住在他們中間」,對他們發出回轉的信息:「你跟從我來」,然後以以色列人的文化來表明關係的復和 -- 同枱食飯,更邀請了更多稅吏和別人一同來見證這「復和」。「正統」和「耶穌」出現不和。耶穌表明:健康的人不用醫生,生病的人卻需要。義人悔改不是耶穌在做的事,因為義人的悔改是無意義的,是假的;罪人悔改才是真的悔改。

然而,真的有「健康」的人?真的有「義人」?

沒有,保羅神學說:「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羅三10),因為真正的「義人」,與他們文化中,「遵行主的一切誡命禮儀,沒有可指摘的」的「義人」,並不一樣。

保羅說:「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羅三20)

神的心意,是叫人能認清自己,看見自己的不義,然後得以回轉,並和耶穌基督同枱食飯。

今天教會是何等樣的一個群體?

最近看孫寶玲牧師的新作《在邊緣處,恩典留痕》,正正看見越在高位的,越德高望重的,就越因面子,將自己包裝成為「義人」,反而是那些活在草根的,沒有滿口屬靈術語的,沒有讀過神學的,卻只是忠心作好那些簡單的打掃、維修工作的工人,更容易說出「對不起」的話,並更真誠的面對生命,真實的回轉;反觀那些「義人」,卻因著要維護名聲,保持教會形象,只能以權力去掩蓋那些不義,卻天真的以為時間可以沖去一切。可他們是否不知道,「 因為人所做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 神都必審問。」(傳12:14)

常常聽人說,教會是「罪人的群體」,但這句話卻成了一切壞事的開脫,更成了一群裝作義人的宗教領袖的開脫。什麼才是教會?我卻深信教會應是一個「知罪而回轉」的群體。可哀的是,今天教會有否看重知罪並悔罪?還是只談平安平安(其實沒有平安),只談彼此相愛(卻建基在膚淺的路旁),只談為教會事奉(卻其實只是建立成就)?

昨晚和淑燕姑娘越洋談話,使我再經歷牧養。淑燕是我的生命師傅,屬靈導引,更是能指責我的牧者。耶穌基督正正透過她讓我在我的生命中經歷琢磨,知道我不是「義人」,是需要不斷經歷回轉的「知罪的人」,也是經歷這些,才使我更認清,我的生命是不斷需要依靠基督,連於基督的傳道者;而不是將「得救」固化了在信主一刻,信咗乜都得,卻在基督徒的生命中不斷裝作義人,使耶穌基督不再成為生命的需要,一切為自己打拼的自肥牧人。

感恩上主使我有一位能真心督責我、卻在愛中建立我的好牧人,也深盼我也能成為有屬靈能力去督責人、更有充充足足的愛心去建立群體的牧者。

願榮耀歸主!

義人的盼望?

基督教的信仰,其盼望在永恒,而進入永恒的盼望在乎那死在十字架上,卻又復活的主耶穌基督,給我們實實在在的看見這是又真又活的盼望。

而「義人的盼望」又在乎什麼?我相信舊約先知書多次提到耶和華就是公平公正公義的主,義人的盼望會在乎天國的公義在地上得以實現,「願祢的國降臨」。

然而,昨日從網上看見一篇禱文,看了以後實在使我不能明白其核心意義如何。

禱文其實分開三部份,分別為教會禱告、為城市禱告、和為家庭禱告。這樣的禱告其實很好,能為不同的向度作出禱告祈求,而非一味的只為自己禱告。(參FB專頁的禱文

在這段禱文中,為教會及為家庭的禱告都很好,然而為「城市」的禱告部份,簡單的以一句說話成為禱文:

「政府:宣告義人的盼望常在特首梁振英先生身上」

!!

為何一個信仰群體的盼望可以在一個地區領袖身上?難道教會已將一個人看成神?

這是一個什麼信仰價值?這是一個什麼的取向?

實在不明!

還好,禱文還付上經文,和禱文的英文版本。

經文是箴言11:6,我認為應該同時也看11:5

 5 完全人的義必指引他的路;但惡人必因自己的惡跌倒。

6 正直人的義必拯救自己;奸詐人必陷在自己的罪孽中。

經文是作出一個對比,以「完全人」與「正直人」對比「惡人」和「奸詐人」。

「完全人」與「正直人」的「義」(righteousness),使他們得救,走在正路;但「惡人」和「奸詐人」卻因自己的計謀,最終跌倒。

而禱文的英文版為:Government: declare that the hope of righteousness shall always be with our Chief Executive, Mr CY Leung.

按我的理解,原禱文的意思應該是:「願我們的特首能有義的盼望。」

原來如此!不是叫人將盼望放在一個地方領袖身上,而是看見現在的領袖有所不足,而向上帝求他能不作「惡人」和「奸詐人」,反因有義的盼望從而成為「完全人」和「正直人」。

原來如此!用心良苦。

溫馨提示:若可以的話,請以更清楚的中文文字作出表達,免得令人誤會。

 

 

 

靈修20130916–好人有好報?

image

詩三十七23-40
23 義人的腳步被耶和華立定;他的道路,耶和華也喜愛。
24 他雖失腳也不至全身仆倒,因為耶和華用手攙扶他(或譯:攙扶他的手)。
25 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卻未見過義人被棄,也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
26 他終日恩待人,借給人;他的後裔也蒙福!
27 你當離惡行善,就可永遠安居。
28 因為,耶和華喜愛公平,不撇棄他的聖民;他們永蒙保佑,但惡人的後裔必被剪除。
29 義人必承受地土,永居其上。
30 義人的口談論智慧;他的舌頭講說公平。
31 神的律法在他心裡;他的腳總不滑跌。
32 惡人窺探義人,想要殺他。
33 耶和華必不撇他在惡人手中;當審判的時候,也不定他的罪。
34 你當等候耶和華,遵守他的道,他就抬舉你,使你承受地土;惡人被剪除的時候,你必看見。
35 我見過惡人大有勢力,好像一根青翠樹在本土生發。
36 有人從那裡經過,不料,他沒有了;我也尋找他,卻尋不著。
37 你要細察那完全人,觀看那正直人,因為和平人有好結局。
38 至於犯法的人,必一同滅絕;惡人終必剪除。
39 但義人得救是由於耶和華;他在患難時作他們的營寨。
40 耶和華幫助他們,解救他們;他解救他們脫離惡人,把他們救出來,因為他們投靠他。

這篇詩篇的這一部份很有點中國人的長者,「食鹽多過你食米」的感覺。詩人以「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的說法,帶出了他在豐富的經驗中,所觀察得到的「現象」。詩人所說的,似乎是像中國人所說的「好人有好報」之類的話,卻對我們來說,似乎在今天只成了「自我安慰」的話。

老實說,我們能認同今天詩篇上所說的話嗎?特別是當我們以往會用「好人有好報」來安慰自己及他人,今天似乎卻更多聽到「好人無好報」的話。而且,今天我們所觀察到的,似乎都是「惡人當道」。特別是那些有權位的,可以用八百多元去買「魚旦和牛腩」(兩次共花費千六多),而且可以「報銷」;更可以用公務之由,「順道」免費旅遊,又可以用公務上的權力,大玩自己所喜歡的「茅台」,享盡一切,更可以在被發現後,將一切推在「制度」上,說什麼可以改善的。這是「人話」?這似乎更似中國人的另一句「俚語」:「忠忠直直,終需乞食;奸奸狡狡,又煎又炒」!

若果以這一段詩篇來作「衡量」,誰是義人?誰是惡人?又或是,中國人的智慧比猶太人的智慧,更能反映「現況」?

又或是,正如聖經上所說,「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所以,以上所說的,只是詩人借題發揮,因為世上只有惡人,分別的只是大惡人和小惡人吧。

我相信這當然不是,我們豈不是那在詩篇中被稱為依靠耶和華的族類嗎?我們豈不都是因著耶穌基督,得稱為義嗎?

但問題出在哪裏?問題可能就是因為我們根本只是看了這詩篇的一部分,根本就忽略了整篇詩篇的主題。從上面一直的思想中,我們似乎是跌落了一個「後果論」當中,從後果推回本質。我們用「好報」來「衡量」「行善」,更以「實質的回報」來「計算」什麼為之「好報」。

或者,這詩篇的開始和結束,是這詩篇的主題所在:「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也不要向那行不義的生出嫉妒」(1節);卻要「倚靠耶和華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實為糧,又要以耶和華為樂,祂就將你心裏所求的賜給你。」(3-4節)最後「耶和華幫助他們,解救他們;他解救他們脫離惡人,把他們救出來,因為他們投靠他。」

詩人所表達的,似乎並不是在乎那些物質上的回報,更大的,他是在發出一個信仰上的問題:你們依靠誰?你們在乎什麼?若我們在乎的,只是那些回報,而這些回報,在今天的世代看來,是「越奸」就得到越多,是「越掌握權力」就會越得到的,若我們在乎這些,我們豈不是也成為惡人,只是,或許我們只是未夠權力行出來吧。

所以,詩人所說的,是要叫我們看清我們的本質為何,看清我們信仰的目的為何,免得當我們有機會踏上一些權力位置,面對更大的信仰挑戰是,能站立得穩,不致以「行公義,好憐憫」來包裝自己的不義。

我在想,今天這段經文對於今天似乎是無權無勢的我們來說,有什麼意義?是叫我們都「淡薄名利」嗎?我想也不是必然的。我覺得,重要的是我們這些稱為信耶穌的信仰群體,看什麼為重要的。我相信,上帝將我們安放在這世代不同的位置,是要我們以真實的信仰去面對世界,更是不單獨的在「個別」中作回應,而是組成基督的身體,去與這「執政的,掌權的」爭戰。而當我們的眼目,不再放在自己的身上,而是放在上帝所創造的世界中,這又會帶來何等樣的不同?

當我們看到詩人說,「祂就將你心裏所求的賜給你。」(4節),我們心裏所求的會是什麼?這就反映了我們的信仰是什麼了,也就反映我們是想作義人還是惡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