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7證道:平靜風浪?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qCOLTygaEg1RELvNfF42lwsZCGfTqWTT

證道經文: 馬可福音四章35~41節

35 當那天晚上,耶穌對門徒說:我們渡到那邊去吧。 36 門徒離開眾人,耶穌仍在船上,他們就把他一同帶去;也有別的船和他同行。 37 忽然起了暴風,波浪打入船內,甚至船要滿了水。 38 耶穌在船尾上,枕著枕頭睡覺。門徒叫醒了他,說:夫子!我們喪命,你不顧嗎? 39 耶穌醒了,斥責風,向海說:住了吧!靜了吧!風就止住,大大的平靜了。 40 耶穌對他們說:為甚麼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麼? 41 他們就大大的懼怕,彼此說: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

多禱告,多有能力;少禱告,少有能力;咁,朝早無祈禱呢?

20130512web

「多禱告,多有能力;少禱告,少有能力,沒有禱告,就沒有能力」

這是從少時在教會中的教導,叫我們多多禱告。

今天,在新聞見到有重要人物,因著之前的一些言論導致一些批評迴響,在電台作回應時,以「朝早可能無祈禱」,笑著作解釋(參明報新聞)。

唔知他是否也是自小在教會一直接受著「多禱告…」的教導,以致他會這樣作回應。

華人教會常常以這些「層疉式箴言」作教導,到底帶來什麼後果?這句「多禱告…」給自少在教會成長的信徒,到底給信徒帶來了什麼?

若從今次的事件來看,禱告成為了「功能式」的「信仰行動」:朝早無祈禱,一天就會「無能力」,或甚做錯事;若朝早有禱告,當天就唔會有問題。所以,當天的禱要當天祈,若「做漏」了,當天就會事事不順,開口夾著脷。

其實,今天的信徒其實是否真的有這樣的想法?每天要「做齊」嘢,如果當天百事不順,就會想到上帝因著我們做唔足,就要來罰我們。若當天「做齊」了,當天就應該順風順水了。

聖經怎樣說?

要常常喜樂,
不住的禱告,
凡事謝恩;因為這是 神在基督耶穌裡向你們所定的旨意。
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
不要藐視先知的講論。
但要凡事察驗,善美的要持守,
各樣的惡事要禁戒不做。
願賜平安的 神親自使你們全然成聖!又願你們的靈與魂與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穌基督降臨的時候完全無可指摘!(帖前5:16~23)

在使徒保羅的教導中,「禱告」並不是「功能式」的,在帖前這段教導中,禱告是一個基督徒整全靈命的一部份,是一個恒常的操練;更不能少的是「聖靈的感動」與「先知的講論」(宣講),而且更著重「善美的持守」、「惡事的禁戒」,更是關乎「全然成聖」的信徒生命本質。簡單來說,「禱告」應該是「關係式」的,是關乎明白上帝的心意的,更是關乎得知上帝叫信徒們成聖的旨意後,真實地在生活各方面「活」出來的。所以,若一個信徒在本質上是真門徒,是與耶穌基督結連的,他本身就活在一個禱告的生命中,更不會以為「朝早無禱告」就會「開口夾著脷」。

BTW,原來「多禱告…」是一首兒童詩歌,當中正正教導了這段「箴言」性的話最重要的教導:

 

「我們要常常禱告」!不單是因著要「多有能力」,更是要去知道什麼是耶穌基督的旨意。

跟祂說話,祂在聽。。。

 

今天早上從Facebook看到一段視頻,很簡短,信息也很簡單。對像應該是未信的人,信息也很簡單 :女病人藉著看牙醫的機會,向那位不信神,認為這混亂的世界已證明不可能有一位公義的神的牙醫傳福音,說若她自己有病也不去找醫生,醫生也就不能幫助她。女病人接著就「打蛇隨棍上」,向醫生的提問「那如何能找到祂?」作出回應:「跟祂說話,祂在聽」。。。(影片就此完結,但按劇情的發展,醫生就應該會開口向神禱告,然後就接受耶穌)

 

相信這段視頻會為一些基督徒帶來「亮光」,也會讓我們帶來一些「啟發」。無疑,這段「經歷」是一個理想的「處境傳道」的範本,比起那「背誦」式的傳福音工具,能較為未信者的接受,可作參考。

然而,這段內容在「神學」上並非沒有問題。若你站在相信「預定論」的一方,就不會讚同片中所說,若你不去找神幫助,祂就無法幫助你。另外,我還記得從我初信的日子,已聽過不少次,基督信仰與別的信仰一個最大不同之處,就是世界上其他的信仰都是人去找神,但基督信仰所的,就是人無法找到神,只是愛人的神主動來找人。所以,主動的一方從來是全能的神,而不是有限的人。(當然,以上所說並不「否定」片中女病人所作的,我們相信在這片段中,神就是透過這女病人主動來尋找那位醫生)

這段視頻卻令我反思,當中的說話,其實是對那些已「信主」的人說的。當中有一句說話:「神很難幫助,那些不找祂,還隨心所欲的人」。若這句說話是對基督徒,更甚的是對那些站高位的教會領袖來說,實在會帶來更深一層的意義。今天有多少「基督徒」只是「掛名」的?只是「禮拜日式」的基督教徒?當基督徒說要作主門徒,有多少是真的會去找祂,完全放下一己所欲的真門徒?今天教會又如何?有多少教會領袖是將耶穌基督變成「令牌」,外表上是為神作工,內裏卻只是隨心所欲?

一切歸回我們是否一起向神說話,向祂禱告,並且能放下己慾,在聖靈所賜的合一,在虛己的禱告中,尋求神的心意。這樣的「做事」方法,會很慢,但我卻相信生命和群體才能真實經歷改變,能「穩妥」的在基督裏成長,成為門徒群體。

 

禱告…傳道…回應世界

colossians 4的圖片搜尋結果

歌羅西書四章2~5節 (新漢語譯本)

2 你們要專心致志地禱告,禱告的時候要保持警醒,心存感謝。 3 同時,也要為我們禱告,求神給我們打開傳道的門,讓我們宣講基督的奧秘──我就是為了這個緣故被捆綁; 4 又求神讓我把這奧秘顯明出來,這原是我應當做的。

5 你們要用智慧與外人交往,好好把握時機。 6 你們的言談總要溫和,用鹽調味,好讓你們知道該怎樣回答各人。

這段是歌羅西書的結語,幾句簡單的說話,道出了寫信的作者,雖然因福音的緣故被下監,卻仍不忘福音的使命,要教會不忘自己的使命和身份。

禱告

禱告是最重要的,而且更是要「專心致志」的去禱告。什麼是「專心致志」?(和合本譯作「恆切」)我嘗試去找原文:原文προσκαρτερεῖτε可譯作「連續不斷」,也有字典加上一個形容,將之譯為"continue steadfastly"。很喜歡steadfastly這個形容:最近因為要查雅各書,特別對這個英文字和弟兄姊妹有分享,我們最後得出一個結論,認為steadfast的意義在於面對逆境的時候,似乎一切都不在我們一方之時,仍能「站立得穩」。禱告如何能continue steadfastly?我相信首先要弄清禱告是什麼。禱告不是「稟神」,不是將一大堆我們的期望向一位大能的神去「稟告」,然後就等大能的神去完成一大堆我們的慾望(即使這是關乎教會的慾望)。借用溫偉耀博士在一次講道中的話,他說今天的「祈禱會」有些時候就是叫一大班信徒在向神重覆在「禱告事項」中所陳列的一切。他笑問,難道神「唔識字」,要我們重重覆覆的講出來?他認為,禱告是讓我們在一起的祈禱中,「進入」所祈禱的事當中。透過禱告,這些事情就一點一點的藏在我們心裏,並化成我們屬靈生命關注的一部份。換句話說,禱告不單是向神訴說我們心中所想所求,更是讓我們真實的透過禱告被結連進上帝的心意當中。所以,當保羅盼望各人要為他傳道的事禱告時,其實也是要讓眾人在禱告中(相信他也盼望是在行動中),能連在一起的與保羅一同參與在宣講基督的奧秘之使命中,並透過禱告與保羅一同經歷「捆綁」,但也一同經歷神大能的工作。這樣的禱告,我是那種會使禱告的群體「接連不斷」、「站立得穩」的禱告了。

今年教會盼望更多的禱告,集合禱告大軍,就是盼望能讓弟兄姊妹在禱告中一同經歷神的大能,經歷神如何應允禱告;更讓我們在禱告中連成一體,真實的一同參與神交付教會的使命。盼望我們的祈禱會,不會成為「稟神大會」,而是真真實實的透過禱告去知道神的心意,被神去改變我們的群體。

傳道

什麼是「傳道」?保羅說這是「宣講基督的奧秘」。什麼是「基督的奧秘」?「奧秘」——μυστήριον,可解作「超乎理解的實情」,就是一些難以邏輯推論,卻又是真真實實的見證。其實,傳福音就是將這一「套」非理性能完全解釋的愛,去向人宣講。但既然是「難以解釋」,能「說服」未信者的,就不會是一套結構嚴謹的教義,而是很多很多真實生命經歷過的見證。今天教會是否能「有道可傳」,在乎教會是否經歷過真實的「神蹟」,弟兄姊妹是否在信仰群體中真實體現過「基督與我們同在」。若教會只是一個社交場地,只是一個宗親會,卻沒有行在神蹟中,沒有真實的見證,那所傳的就可能只是那些「背到死人」,但卻是冷冰冰的三福四律了。惟有當信徒的生命能真實的有經歷,當教會中的團契小組所分享的都是生命的神蹟,這信仰群體才能有道可傳,能將一套「難以解釋」的愛,透過信仰真實的「實情」經歷,向世界宣講。

如何有神蹟?先有同心的禱告吧!

回應世界

保羅在這結語中也提到「與外人交往」,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教會如何回應世界的問題。保羅說要用「智慧」,而言語又要「溫和」,要「落鹽」。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教會的使命是要「傳道」(保羅這句話前已清楚表明),而「傳道」就是要見證。所以,「與外人交往」時,就不要失見證。如何不失見證?我相信這就是「智慧」所在了。今天很多人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基督徒,大大聲聲的說是回應上帝的感召。我相信這就是沒有智慧之所在了。西方哲語有云:"Action speaks stronger than word",若非先有美好的行為,講什麼都沒用。要用「言語」來表明自己是「基督徒」,實是最無智慧的做法。惟有透過我們帶著基督的心腸去活出基督的樣式,然後讓人真實的「體會」我們的不同,讓人從我們生命中看到基督的神蹟,之後才真實的以言語去傳道,這才是有智慧的「與外人交往」。但即使是如此,在言語中也要「有味」,在「溫和」中滲透出基督的「香氣」,這才是最有智慧的言語。食物能帶出鮮味,只需要很少份量的「鹽」,就能完成「鹽」的使命,落太多「鹽」,食物可能變得不能吃。所以,一個有智慧的門徒在世界中,其實不需要左一句感謝神,右一句神恩典;只要有智慧地在最合適的時間的一句智慧話,就能改變一個生命,改變一個群體,最後改變世界。

如何有智慧?「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於眾人也不斥責人的神,主就必賜給他。」(雅一5)。一句到底,禱告行先。「專心致志」一同禱告。

———

讓我們真的興起,「專心致志」的禱告吧!

感謝天父,賜我飲食??

謝飯禱告的圖片搜尋結果
圖片轉自德慧文化網站

「感謝天父,賜我飲食,求主潔淨,食後健康,奉主名求。」

這可能是不少基督教幼稚園教導學生們「謝飯」的標準格式。四字真言,易記易背。

我兩個小孩也是在這教導中長大,以致到今天由幼稚園生變成中學生,還是這四字真言。

這禱告有沒有問題?我相信禱文本身沒有問題(若標準禱文有問題,耶穌基督所教的主禱文就更大問題了。)問題可能是當禱文變成了「四字真言」,但失卻了當中對「感謝天父」的真確認識,這才是真正的問題。

剛過去的禮拜三,十號風球,從新聞報導中看見破壞力真的十分大;但香港的「災情」,對比起被「天鴿」直接「吹正」的澳門來說,實在「無得比」。

在這些處境中,我們是否值得感恩?感恩我們能「相對」地免於像澳門的災情?

或者這樣的「感恩」,已經會引起極大的迴響,批評我們的「感恩」是建築在其他人的苦況上。

原來真的有比這更甚的「感恩」:今天從輔仁媒體中看見一篇颱風後的「花邊新聞」,題為「【感謝天父】識玩一定係而家去澳門」。當中的「感謝天父」,不單是賜我飲食,更是「喪玩喪食」還有upgrade上頭等,好多現金卷,更有意大利餐勁好食…這可算是「四字真言」的升級版。

當然,這只是花邊新聞,可以一笑置之。又或是作為嚴謹的基督徒的,會指指點點。然而,我再深入去想一點,寫這post的肢體,其實只是將心中的喜樂,毫無保留的表達出來,這只是一次「真我」的表現。若真的要「指指點點」,應該是他當中所表達出的信仰觀到底是什麼的問題,這可不單單是他自己的問題,更應該是牧養他的傳道牧者的問題。或者,今天的基督教徒,不少的禱告也只是這「感謝天父」的「變身」版本;只差在是否有「說出口」吧。一切,都是心中所信的,其真實的一面的問題。

老實說,今天的基督徒,我們如何禱告?我們為什麼感恩?我們禱告所關注的又是什麼?更甚的,是我們的信仰群體,到底正在關注什麼?今天的教會在眾教會領袖教牧同工的帶領下,所作的禱告所關注的,是「自私」的還是「為他者」的?若我們檢視一下我們公開的代禱事項,又或是在小組團契中,分享和禱告的事,便可以略見一二了。

在批評別的信徒以先,先檢視一下自己,檢視一下自己的教會,反思一下自己到底是何等樣的信徒,自己的教會又是何等樣的教會。

怎樣的傳道人,牧養出怎樣的教會領袖;怎樣的教會領袖,做成了怎樣的教會;怎樣的教會,吸引怎樣的信徒。

求主督責,特別作為領袖的。阿門。

 

禱告,A great show?

teach-us-to-pray.jpg

太六5~6

5 「你們禱告的時候,不可像那假冒為善的人,愛站在會堂裡和十字路口上禱告,故意叫人看見。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 6 你禱告的時候,要進你的內屋,關上門,禱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

基督教的「禱告」,到底所為何事?

耶穌基督對禱告的教導,在這短短的兩節經文中,以一個強烈對比來說明:禱告是「密室中親密的關係」。這關係只限「圍內」,不應「張揚」。

「張揚」會帶來什麼後果?

又再去看Message Bible,看看帶著美國特色的詮釋到底如何。Eugene Peterson將這兩節經文翻譯為:

Pray with Simplicity

“And when you come before God, don’t turn that into a theatrical production either. All these people making a regular show out of their prayers, hoping for stardom! Do you think God sits in a box seat?

“Here’s what I want you to do: Find a quiet, secluded place so you won’t be tempted to role-play before God. Just be there as simply and honestly as you can manage. The focus will shift from you to God, and you will begin to sense his grace.

在Eugene Peterson的詮釋中,「張揚」的禱告變成了一個「舞台劇」的大「制作」(theatrical production),變成一個「每天演出」的「例行演出」(regular show),為的是期待「成名」(stardom)。而這樣的去看待禱告,會一步一步的使禱告的群體,變成了一群「角色扮演」(role-play)的演員,即使在全知的神面前,也只成為一群「戲子」;與神的關係也不再是那「密室」的關係,卻只是成了「名成利就」的「傾力演出」。

為著能有出色的演出,這群戲子所接受的「訓練」就要變得專業,必須「咬文嚼字」,又要能「吸引觀眾」,最重要的是要能「吸引視線」,這就成了A good show。

然而,耶穌要求的禱告,是要「進入內室」:在內室中,脫下面具,以最真實的一面面對上帝,將內裏最真實的情感向上帝傾訴。Eugene Peterson將之形容為”Simply and honestly”。

或者,當今天一些教會提及祈禱訓練,所要做的,並不是「技巧」上的訓練,更不是一些「步驟式」的指引;相反,要訓練的是要回復童真,以一個完全沒有防護,卻又能感受到那完全的安全感的「密室」,與上帝有親密的相遇。

想到這裏,忽然讓我反思,今天在公共平台出現的「禱文」,那大張旗鼓的「禱告」,是否又會成了一些專業制作、不惜公本的Great show?但當我們又領受耶穌基督的教導,叫我們又要看重「群體」的禱告(在地上有兩個人同心合意的禱告,主必成全),我們又應如何實踐,如何「拿捏」當中的平衡?


後記

這兩天參與了一個有關崇拜的講座,當中講員提出了一點有關禱告的事,實在值得反思。她說到:

我們如何禱告塑造我們所相信的是甚麼,從而影響我們如何活出我們所相信的。

若我們認真的去檢視我們今天自己的禱文,又去檢視我們教會的禱文,我們今天在信什麼、如何活?又,當我們也去看看那些「公開」的「禱文」,那大張旗鼓的「禱告」,又會發現香港的基督教群體在「信」什麼,在「實踐」什麼嗎?

求主教導我們禱告!!

求主降火?

Elijah fire的圖片搜尋結果

路九51~56

51 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 52 便打發使者在他前頭走。他們到了撒馬利亞的一個村莊,要為他預備。 53 那裡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 54 他的門徒雅各、約翰看見了,就說:主啊,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作的(有古卷無「像以利亞所作的」數字)嗎? 55 耶穌轉身責備兩個門徒,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 56 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或作:靈魂;下同),是要救人的性命。說著就往別的村莊去了(有古卷只有五十五節首句,五十六節末句)。

按照教會年曆,這禮拜日是「耶穌升天主日」(Ascension Sunday)。在耶穌升天之前,路加福音特別記載了這樣一個小片段。然而這一小片段所在的地方實在很奇怪,因為「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在路加福音-使徒行傳這部合集中的編排,其實「未有來」到。耶穌被接升天,甚至不在路加福音出現,而是在作為「下集」的使徒行傳一章9節,中間有十五章經文之多。所以,這段經文可能是作為耶穌基督接著一大段不同的教導之「起首」,與使徒行傳一章記載耶穌最後「被接升天」成為「首尾呼應」。

先看後面,使徒行傳那裏,我們看見其實門徒們即使接受了耶穌基督這麼多教導之後,仍然與耶穌基督的期望存在一個極大的落差:使徒行傳一章6節中,門徒表明了他們心中一直所想的:

6 他們聚集的時候,問耶穌說:主啊,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

他們期待著「自己」得著復興。若以當時的處境來看,是消滅羅馬帝國。

這個落差,其實正正就是今天所看的經文中,作為「首尾呼應」的起首,所看到的「落差」:門徒看見那些「不接待他們的」(相信就是撒瑪利亞人),他們心中就將那些人視為「敵人」,心中所想的就是將敵人「毀滅」,甚至將之平行為「以利亞」所作的(相信就是在迦密山大戰巴力先知的一段)。結果,就是換來耶穌基督的「指責」:「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其實,我認為和合本的翻譯實在有點客氣,好像耶穌為那兩個門徒作解釋。然而,若以「指責」來明白這句話,可能應該譯為「你們根本沒有意識到你們內裏的心是如何的差」(KJV將之譯成" Ye know not what manner of spirit ye are of")。

神差祂的兒子來是帶來救恩,而不是帶來死亡。所以耶穌補充說:

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或作:靈魂;下同),是要救人的性命。

今天,我們是否也存在這樣的「落差」?當我們遇到一些甚至是「不合神心意」的人時,我們會如何看他們,我們會如何祈禱?

或者,我們甚至會扮演上帝的角色,親自施行「審判」,將一切人定罪,甚至判刑,然後以「愛」來作出包裝。

最近,就見過一些為青少年而寫成的禱文,禱文中就看見一點點這樣的味道,將一些青少年標籤為「任意妄為,想點就點」,然後求主賜他們智慧,聰明。雖然,這不算是「一竹杆打一船人」,但從禱文中就見到了一些「審判」的意味。我會在想,「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有時,我們的價值觀,在禱文中會反映出來。所以,我們真的要好好保守我們的心,使我們「以耶穌基督的心為心」,免得自己站在「道德高地」,然後就在高地中去審判那些原本耶穌基督寶血要去救贖的人。

求主幫助我們好好自己省察,更求主教導我們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