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數記…數人數?

相關圖片

民1:1~54

1 以色列人出埃及地後,第二年二月初一日,耶和華在西奈的曠野、會幕中曉諭摩西說: 2 「你要按以色列全會眾的家室、宗族、人名的數目計算所有的男丁。 3 凡以色列中,從二十歲以外,能出去打仗的,你和亞倫要照他們的軍隊數點。 4 每支派中必有一人作本支派的族長,幫助你們。 5 他們的名字:… 17 於是,摩西、亞倫帶著這些按名指定的人, 18 當二月初一日招聚全會眾。會眾就照他們的家室、宗族、人名的數目,從二十歲以外的,都述說自己的家譜。 19 耶和華怎樣吩咐摩西,他就怎樣在西奈的曠野數點他們。 20 以色列的長子,流便子孫的後代,照著家室、宗族、人名的數目,從二十歲以外,凡能出去打仗、被數的男丁,共有四萬六千五百名。… 47 利未人卻沒有按著支派數在其中, 48 因為耶和華曉諭摩西說: 49 「惟獨利未支派你不可數點,也不可在以色列人中計算他們的總數。 50 只要派利未人管法櫃的帳幕和其中的器具,並屬乎帳幕的;他們要抬(抬或作:搬運)帳幕和其中的器具,並要辦理帳幕的事,在帳幕的四圍安營。 51 帳幕將往前行的時候,利未人要拆卸;將支搭的時候,利未人要豎起。近前來的外人必被治死。 52 以色列人支搭帳棚,要照他們的軍隊,各歸本營,各歸本纛。 53 但利未人要在法櫃帳幕的四圍安營,免得忿怒臨到以色列會眾;利未人並要謹守法櫃的帳幕。」 54 以色列人就這樣行。凡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他們就照樣行了。

民數記,故名思義:”Numbers”,就是很多數字。而且一開始,也是數點人數。。。

然而,我卻看見兩點:

其一:是關乎名字——耶和華吩咐要按著他們的「家室、宗族、人名的數目」去數算:這是一個非常仔細的認識——若從英文翻譯去理解,是從Families, house of their fathers, numbers of their names,所以,這次行動的重要性在乎「名字」,這正正表達於這段經文中,出現了那十二個「領袖」的名字,他們正正是作為代表性人物,去表明「名字」的重要。而且,當他們開始數點時,那些領袖要做的,就是「照他們的家室、宗族、人名的數目,從二十歲以外的,都述說自己的家譜。」

每一個名字,代表一個家族,代表一個家,代表一個又一個生命故事。當以色列人離開為奴之家,耶和華要建立一群大能的子民,最重要的是什麼?就是作為領袖的,要去建立一群他所認識的群體。

這正是作為今天的領袖所要做的:我們所帶領的,是一群我們能call by names(按名字呼喚),更重要的,是更能call by their stories(述說他們的故事)。我們的信仰著重的,是narrative(故事),所以我們的聖經不是一條條的規條,反而是一個又一個故事。而且這救恩故事更不停止在聖經內,而是將我們整個信仰群體,大公聖徒,所有故事所匯集成的一個「大故事」,也藉著這「大故事」來數算上帝的恩典,就是這個延續著的救恩歷史。

今天,上帝交託了我一個重要的身份,所以我也盼望能對上帝所交託我的「軍隊」數點,但卻不是一個數字,而是一個又一個的生命故事(而且,在我現在的場境,實在更要數算大家的家譜),好使我在牧養你們時,能call by your stories。求主幫助。

第二:是關乎順服——民數記這裏出現極度重覆的經文,但這「重覆」所表現的,就是「摩西就照樣行」(這重覆同樣出現在建會幕的經文上)。所以,作為屬靈領袖的,是要仔細去尋求上帝要我們怎樣做,然後「不厭其煩」的,按著上帝所說的去做,這就是作為一個屬靈領袖最重要要去作的事。

耶和華今天向我說什麼?我現在所想的是否就是耶和華所說的?感恩,上帝賜我們有同工團隊,在聖靈所賜的合一中,我滿有信心,當我們能真心實意,降服在主前,一同為教會為異象禱告,聖靈就會在我們中間說話。所以,同工會可以唔開,但同工一同禱告尋求,一同屬靈相交卻一定不能忽視。感恩神給了我這異象,我相信神也會賜力量讓我們去完成祂所交與我們的使命。

主啊,我是何等樣的人,但竟蒙上主厚愛,感謝祢帶領我走上祢為我所預備的道路,感謝祢讓我有這福份牧養群羊,數算他們的故事。求主繼續加力,讓我們一同看見神所要我們看見的異象,好使我們整個群體一同順服在祢的旨意中。阿們!

Advertisements

「一X一X」-口號式的管治,與口號式的牧養

最近「時興」講「一X一X」,從最高領導在報告大計時,各人在「數算」重覆了多少次;到某喜愛躲在「防護罩」內弄手機的單位領導,在面對後生一輩的「演說」中,也不忘大推。這不在乎所面對的對象是否明白,又或是是否有關聯,重要的是在「更上」的喜歡。那怕下面的在諷剌在反對在XX,這跟本不是什麼問題,因為重點並不在下面,而是在上面。

這些「口號式」的推銷,「口號式」的管治,其實無可厚非,因為「夾」在中間的,為保自己地位,不得不同一口徑。因為即使這帶來低民望,也無損管治威信,事關這「威信」不是從下而來。

教會呢?教會何曾出現「口號式」的牧養?

其實「一X一X」實在好用,「一個帶一個」、「一人一事奉」、「一日一靈修」等等,何時曾在你的教會出現?

當然,我不是說這些「口號」有什麼問題(總比連講也不講的好),問題在於,這些口號是否真實的表達著一個信仰群體的異像使命。我怕的,是推動這些「口號」,其實只是「夾」在中間的,為了討好「在上」的,而將自己也不能擔的重擔加諸在下的,為的只是得「在上」的喜悅,從而步步高升。而「在上」的,就連自己其實也對這些「口號」視若罔聞,將之只看成別人的責任,卻成了自己的成就。

群體牧養,重的應該是異象的傳遞,而「口號」,往往也是當異象清晰後,從下而上的發展出來,為要堅固共同所看見的。若非如此,口號就只能成為空談,即使做到了,也只是成就了一個task,卻沒有為群體帶來成長。

聖經說:「沒有異象,民就放肆」;我卻說:「沒有異象,徒有口號」。

從〈教會官僚化〉與《牧養是場冒險》,思考「教會是什麼」和「領袖是什麼」

Image

剛在這禮拜一去了「基督教書展」「血拼」(套用了今天「本色化」的言語了),其中一本很想買的書,是從FB中看到有些同學也在「推介」的書,就是德國神學家潘霍華的一本書。這本書其實是他在德國納粹時期,在「認信教會」(confessing Church)所設立的「地下神學院」中,神學訓練班的一個課程的講義,是關乎「講道」與「靈性關顧」的課題。

另外,教新胡志偉牧師昨天在教新網頁內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為〈教會官僚化〉。(見http://hkchurch.wordpress.com/2013/10/25/%E6%9C%AC%E9%80%B1%E8%A9%95%E8%AB%96%EF%BC%9A%E6%95%99%E6%9C%83%E5%AE%98%E5%83%9A%E5%8C%96/#more-3145),以今天政府的官治作為「引子」,評論到今天「教會運作官僚化」,並形容為「這是普遍出現的現象」。(我相信這是胡牧參與NCD[自然教會增長]的工作,應該拜訪過不少教會,從而得出的結論。關於胡牧在NCD中的體會,可參http://www.chinesepastor.com/ncd/2005/may/sub_homepage/1.htm,雖然這已是2005年的文章,但已有這樣的數據分析,相信胡牧對今天的教會氣候應該更為掌握)。

在這文章中,胡牧以政府的官僚運作模式,因著在教會領袖層中有著不同的「專業人仕」,從而「帶入」教會中,以致今天的教會普遍上也存在著這「官僚」運作,而這運作的「優點」在於對事情結果的「穩定與可預期性」,這在某些「追求穩定」的教會中,實是良方。然而,這模式的「缺點」則在於「不容犯錯」,以致阻礙了「新事工」的發展,又使那些「苟延殘喘的事工與聚會」,因著其「穩定性」和「面子」的問題,而「不能結束與中止」。

這文章其實旨在評論「教會制度」的問題,其實與這潘霍華的著作所針對的是兩件事。然而,我卻在這兩者之間找到某些共同點,是藉得進深一點去思想。(其實,因著時間關係,我只讀完了本書的導讀部份,並我老師在書末的一篇回應,和「速覧」了內文。但我相信這已可以叫我大約知道潘霍華的一些重要思想,也從內文的「第一講」--「靈性關顧的使命」知道了書本的綱要。或者,在完全讀畢這書後會有一些補充,但免得我忘記了,還是在「新鮮」的時間記下,免得忘記)

第一,是關乎教會(或是更準確一點,是「信仰群體」)的本質是什麼的問題。胡牧的文章的大前題是今天教會普遍現象是將在教會外所會用到的官治方法與經驗「帶進」教會,從而引致問題的出現;而潘霍華所說的,則是「人民科學」,就是「心理學」和「心理治療」等,在「外面」持之有效的方法,應與靈性關顧「劃清界線」。這一點似乎正是胡牧與潘霍華對於「教會」與「世界」之間的「共同」看見。但是,老實說,這似乎也是今天教會內已說到「老掉牙」的話。然而,為何這還是教會的「普遍現象」?或是,我們都看錯了?這不是「普遍」的現象?若這真的是「普遍」現象,這反映著什麼?或者,這正反映著在信徒領袖(這包括牧者吧),對教會的期望與目標,就是將一切看為「有效」的「方法」與「模式」帶進教會,好讓教會也成為一有效的運作,好帶來更大的果效。作為領袖的,或許會問:這有何不好?這不也是為了更有效地成就上帝的旨意,好讓天國行在地上吧,為何要「聖俗二分」?

或者,我老師的一個回應讓我在這方面作出反思:「…潘霍華的努力也告訴我們靈性關顧不純粹是方法、技巧的問題,不要以為隨便援引許多非神學領域的心理或輔導手法可以奏效。靈性關顧必然涉及教義神學。若果我們以為教義神學與技巧、手法無關,假設技巧、手法都是「中性」的,那麼我氜就是忽略了這些技巧、手法本身所涵蘊的一套人性觀。對於崇尚技巧忽略教義的華人教會來說,這是需要多加反省的。很明顯,在潘霍華看來,方法是由教義來決定,兩者不能分割,「更不能倒過來由方法決定教義」…」

或者,這「提醒」是叫我們反思到,很多時候我們似乎將一些「無關痛癢」的事看為「中性」,而忽略了中間的反思,忘記了這些「中性」其實並不是真的「中性」(若在「有效率」的思維上來看,這些「中性」似乎反映著某些信念),而更危險的是我們將教會「本末倒置」了,「由方法來決定教義」。

第二,是關乎教會領袖(包括教牧)的角色之問題。胡牧有一句話:「當堂會領導層自以為是特區政府,政策由上至下……」,胡牧所觀察的,似乎正正就是「領袖」在教會中所擔的角色的問題,就是「定政策」,也就是訂立規矩吧。而且這政策是「由上至下」,所以這正正就是胡牧所針對的「官僚」的問題,就是「高官」高高在上,而弟兄姊妹似乎就是「被管治」的。胡牧當然是在「批評」著這處境。而潘霍華又如何看呢?當然,他所關注的不是「制度」的問題,而是關乎「身份」的問題。而且,他所關注的也集中在「教牧」身上。他在這一番話:「在靈性關顧的過程中,牧者要做的是傾聽,信徒要做的是傾訴。在進行靈性關顧時,牧者可能必須長時間的緘默,為要「卸掉職業性的反應,以及高高在上的「神職」姿態。」」。當領袖和「神職」有「高高在上」的心態時,這已不是耶穌基督建立教會的心意,因為我們忘記了領袖,教牧,同樣是肢體中的一部份。而且,在潘霍華的看法中,「領袖」,「教牧」同樣需要被牧養,同樣需要在信仰群體當中彼此牧養。

最後一點,是潘霍華有說的,而胡牧師的文章中沒有包括的。就是宣講與認罪的問題。潘霍華認為「宣講」是靈性關顧的核心:講壇的講道是其一,但另外的就是他所說的,在靈性關顧中的「宣講」。(這或許在我讀完了全書後才能更清楚說明和反思)不多說,在導讀中的一段說話或許能叫我們思想,今天回教會做什麼,聽講道為什麼:

「潘霍華明白指出,聽講道的人仍舊會犯罪、面臨試探。這些罪與試探是具體的,無法完全用講道來處理,必須透過私下的對談來揭發。靈性關顧的目的,就是要人感受到罪的權勢,進而承認自己的罪,最終重新在上帝的話語中聆聽到宣赦之聲。若沒有認罪,講道的信息容易被罪人曲解,用來滿足自己的想法,甚至為自己的動機背書。當一個罪人不願意認罪,愈對他傳講上帝的赦罪,就愈會使他空虛、剛硬、沉睡。結果,連活潑的講道也遲早會讓他感到厭煩。在罪中沉睡最可怕的試探,因為它隱而未顯。沒辦法使人心甦醒的恩典,就猶如包上糖衣的毒藥,讓人對自己不安的良知愈來愈感到無所謂,最終是扼殺一個再也喚不醒的靈魂」

這說明潘霍華對信仰群體中,彼此牧養的重要性。我相信,這不單是針對個別的信徒,而是對著每一肢體而說,就是包括「領袖」、「牧者」而說的話。今天,在一個「架構式」的「運作」中,「領袖」與「牧者」的「靈性關顧」、「信仰生活」又是如何?若潘霍華認為「認罪」是非常重要的話(雖然,我們可以說這只是潘霍華的神學,但這不也是出自聖經嗎?),今天教會是否也要彼此認罪?

「牧養是場冒險」!你願意冒這場險嗎?我願意冒這場險!

從熱氣球慘劇思想到牧養的問題

Image

這兩天新聞都在報導在埃及出事的熱氣球事件,不同的媒體從不同的角度去報導事件,新聞片中更一次又一次播放其他旅客拍攝到的即場片段,實在叫人心寒,實在叫人傷心。有誰想到,開開心心的旅行,會變成一條不能回家的路?更傷心的是其中有家人同去的,卻不能一同回家,這是否有如不同的人所說:「人生無常」、「珍惜眼前人」?

今天就被一篇報導鎖住了自己的心情,因為從報導中知道遇難的其中一個家庭是虔誠的基督徒,當中作為母親的,一生忠心,更堅守母親的崗位,但最後卻要葬身火海。更傷心的是報導中轉述了這母親的大兒子一番感受:「任職消防隊長的兒子Nick得知母親死訊後,將fb頭像轉成黑色,悲鳴:「四個屬祢的人無辜死去,若這樣叫天父必看顧,我怎樣也不明白這叫做什麼樣的看顧!我媽一生盡心、盡性、盡意去愛祢,去盡忠。我不明白點解要落得如此下場…媽,我好掛住你!」(全文於連結)對,這實在叫人難以解釋,為何忠心的門徒會落得如此下場。當我看到此,實在深深的打擊著我,我也會問:主啊,為何呢?雖然「世人總有一死」,但這樣的離去,為在世的人實在帶來太大的痛苦了!

我思想到,假若我要去牧養,去安慰這位大兒子,我究竟會如何做?我相信,這並不能是「釋經」可以做得到什麼,總不能在這時候「引用」約伯記去「解釋」「為何」?我也相信這不是「神學」可以做得到什麼,總不成在這時間大談「終末論」什麼什麼的;也許,這也不是基督教輔導學所能做到什麼的;更甚,這也不是和他同唱「天父必看顧你」可以做到什麼的,總不成當他還在問「這叫做什麼的看顧」的時候,口是心非的唱出安慰的歌詞。

我發現,原來是什麼也做不到,因為這不是當下可以做什麼的問題。或者,當我們面對苦難的時候,也正正是考驗我們的信心的時候,而這考驗卻不是「即時」可以「解決」到的。究竟什麼是牧養?甚麼是安慰?或者,牧養並不是當慘劇出現時作出解釋,好像是若我們能提出最合理的解釋就能使我們不再哀傷(這是李思敬博士的說法),牧養或者是叫我們能好好的預備任何的景況的來臨。或者,我昨天靈修所看到的,會給我一點啟示:詩篇十六篇1節說到「神啊,求你保佑我,因為我投靠祢」,我們常常會以為「保佑」的意思是「家宅平安」,但我卻知道,「保佑」的意思是「保守我們與上帝的關係」,好使我們能在各樣的境遇中,還能確確實實的有信心,知道我們還是在上帝的保護中,知道死亡也不能叫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因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的。這樣的「保守」,這樣的「看顧」,並不是我們平時唱唱詩歌,查查經就能「體現」的。或者,牧養就是要我們去反省,信仰到底是什麼,好使我們能「信到底」。

作為一位傳道牧者,或者我也要好好的反省,牧養是什麼,好使一切處境出現的時候,我還能站立得穩。在此,為一切現在傷心欲絕的肢體家人禱告,求主使他們能堅守盼望,真的深信在天家沒有眼淚,沒有痛苦。然而,我相信正如前兩天靈修所看見,「耶穌哭了」,祂也是體現我們痛苦的上帝,也會因著我們所面對的痛苦而流淚,更會聆聽我們在痛苦中所提出的質問,更更會親自為我們抹乾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