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所喜悅的敬拜

瑪一1~10

1 耶和華藉瑪拉基傳給以色列的默示。
2 耶和華說:「我曾愛你們。」你們卻說:「你在何事上愛我們呢?」耶和華說:「以掃不是雅各的哥哥嗎?我卻愛雅各,
3 惡以掃,使他的山嶺荒涼,把他的地業交給曠野的野狗。」
4 以東人說:「我們現在雖被毀壞,卻要重建荒廢之處。」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任他們建造,我必拆毀;人必稱他們的地為『罪惡之境』;稱他們的民為『耶和華永遠惱怒之民』。」
5 你們必親眼看見,也必說:「願耶和華在以色列境界之外被尊為大!」
6 「藐視我名的祭司啊,萬軍之耶和華對你們說:兒子尊敬父親,僕人敬畏主人;我既為父親,尊敬我的在哪裡呢?我既為主人,敬畏我的在哪裡呢?你們卻說:『我們在何事上藐視你的名呢?』
7 你們將污穢的食物獻在我的壇上,且說:『我們在何事上污穢你呢?』因你們說,耶和華的桌子是可藐視的。
8 你們將瞎眼的獻為祭物,這不為惡嗎?將瘸腿的、有病的獻上,這不為惡嗎?你獻給你的省長,他豈喜悅你,豈能看你的情面嗎?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9 「現在我勸你們懇求 神,他好施恩與我們。這妄獻的事,既由你們經手,他豈能看你們的情面嗎?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10 甚願你們中間有一人關上殿門,免得你們徒然在我壇上燒火。萬軍之耶和華說:我不喜悅你們,也不從你們手中收納供物。

有可能,我們所熟悉的瑪拉基書,只有一節經文:「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倉庫,使我家有糧,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這經文成為教會對信徒「十一奉獻」的金科玉律,也成為奉獻帶來上主賜福的金句,更讓奉獻成為一個帶來極高回報的投資。

其實,這完全不是瑪拉基書的教導。瑪拉基書向以色列民帶來一連串的警告,透過一連串的「對質」--經文不斷重覆以色列人說「在何事上。。。?」、「為什麼。。。?」來對耶和華的不滿,而耶和華就透過先知將他們的「罪狀」一一指出。

瑪拉基書一開始正正就是這個pattern:以色列民竟質問:「祢在何事上愛我們呢?」,又問:「我們在何事上藐視祢的名呢?」更說到:「我們在何事上污穢祢呢?」

耶和華正正就是以「獻祭」(也就是那些用瑪拉基書作為十一奉獻的人所指的金錢奉獻吧),指出他們的污穢:他們獻上那些連在人眼中也看為「垃圾」的祭物--耶和華說,你試試將獻給我的,拿來獻給你的省長,看看結果如何?或者,他們將那些好的,已拿來獻上給對他們有即事益處的權貴,拿來獻給耶和華的,就是那些用完用剩的吧。

對於這樣的「奉獻」,瑪拉基說:將殿門關上!。耶和華說:我不喜悅你們,也不從你們手中收納供物。

這就是瑪拉基書!

那金句,是叫以色列人回轉。當我們今天再用上這句金句,也是聖靈斥責我們,叫我們要回轉。

我們今天如何獻上?我們今天如何敬拜?

最近深受一首「現代聖詩」之感動:

我們以為我們在做上帝喜悅的事:

「我願奉上 最好的作禮物
唯求讓我 滿足主你心。。。

有誰為你 用手興建會堂
誰曾夢想 為你興建殿宇」

然而,上帝卻說:

「你卻喜悅 我的謙卑與順服
你不需要 那虛假外表裝飾。。。

你卻選擇 永居於我的心內
讓我可以 每刻也共你靠緊」

今天,我們以為我們在做什麼偉大的事,在為神大發什麼熱心,以為我們的「作為」(Doing)已成就了神所喜悅的;但卻忘卻了神所要的是我們的見證,就如使徒行傳中的另一金句,「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成為」我的見證」,這是教會本質上(Being)的問題。今天,我們在建造的,到底是「興建會堂」、「興建殿宇」,還是在「興建生命」?昔日,宏偉的聖殿,被耶和華興起的外邦兩次拆毀,為的是生命能得著回轉;今天,上帝會否作同樣的事?若耶和華今天就來到我們中間,祂所說的,會否就像瑪拉基所說的:「關上殿門,免得徒然在我壇上燒火」?今天我們所作的,是否也是徒然的事?我們是否以為謹謹獻上那「些微的金錢」,就是神所悅納的敬拜?

【祈禱】主啊,若殿門真的需要關上,求主親自動工,好讓我們更新生命,再成為祢所喜悅的敬拜!阿門!

 

何等樣的「自由」?

圖片取自youtube影片

2016第一個禮拜六晚堂,蒙神恩典,讓我在一年之始能與敬拜隊一同唱詩敬拜。

翻開手頭上有的詩歌,一首關於「自由」的詩歌就在聖靈的引領中,浮現在眼前。

「讓我靈自由,使我能敬拜祢,讓我靈自由,使我能讚美祢,將重擔卸下讓救恩流暢,讓我靈自由,來敬拜祢」

什麼是「靈的自由」?

即時,另一首「現代」詩歌浮現眼前:

祢的靈啊在那裏,那裏就有自由;世界雖有勞苦重擔,求祢靈來使我自由!

兩首詩歌似乎都表達出今天我們的處境:「重擔」、「勞苦重擔」,這些都成為那使我們不能「自由」的攔阻,使我們不能「得著自由」去「自由敬拜」。

然而,這「勞苦重擔」究竟是什麼?是我們一天要工作18小時的重擔?是我們因著人際關係的緊張而來的重擔?還是那更大更難的,那因著今天這彎曲悖謬的世代,那惡人當道的處境而帶來的無助無力感所帶來的重擔?

詩歌的「經文背景」來自林後3:16

「主就是那靈;主的靈在那裏,那裏就得以自由」

這裏所說的是怎麼樣的自由?

要理解保羅在這裏所說的是何等樣的自由,我們要先從這自由的「反面」去看,就是看什麼是「轄制」。在林後這片段中,我們看見保羅所對比的,是一件出現在舊約的事:

 12 我們既有這樣的盼望,就大膽講說, 13 不像摩西將帕子蒙在臉上,叫以色列人不能定睛看到那將廢者的結局。 14 但他們的心地剛硬,直到今日誦讀舊約的時候,這帕子還沒有揭去。這帕子在基督裡已經廢去了。 15 然而直到今日,每逢誦讀摩西書的時候,帕子還在他們心上。 16 但他們的心幾時歸向主,帕子就幾時除去了。

那轄制就是那「帕子」,就是「當年」摩西因著「沾了」耶和華的榮光,以致面露榮光,以色列人因著那榮光而不能直視,所以摩西要帶上了「帕子」,以「遮住」,好使以色列的長老們能面對摩西,得以領受耶和華的律例典章。

然而,在保羅的詮釋中,13節可是我們看不明,但卻不敢問的一句話。在新漢語譯本中,卻讓我們能更明白的看到保羅所說的為何事:

不像摩西那樣,用帕子遮著臉,使以色列人不能定睛看那榮光逐漸消失的結局。(新漢語譯本)

摩西知道他臉上的只是「沾光」,不是那「榮光」,所以會慢慢消失。但他(或許以色列人也一樣)還希望靠著那「沾光」 所帶來的「榮耀」,來表明權威,所以就用帕子「遮住」,讓人看不見那沾光慢慢消失。

而那些「心地剛硬」的人,或者就是那些以為持著信仰權威的人,在大大聲聲「引用」聖經律法時,他們還以為可以「沾著」過去的「沾光」而自我感覺良好一翻。

直到今日誦讀舊約的時候,這帕子還沒有揭去。

這樣的信仰,這樣的「權威」,就是「沒有自由」的信仰。

唯有「主就是那靈」,主的靈在那裏,那裏就得以自由。這也就是保羅一開始時所說的:

「我們既有這樣的盼望,就大膽講說。」

我們知道我們不是那光,更不是那權威。唯有在耶穌基督所帶來的更新改變中,我們的生命就變成了耶穌基督的生命:

18 我們眾人既然敞著臉得以看見主的榮光,好像從鏡子裡返照,就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

那是何等樣的自由?是因著生命真實的更新改變而來的真實見證所帶來的自由,並不用滿口「屬靈術語」來包裝的信仰,不用每句說話後面都加上一句「感謝神」「阿們」的「轄制」,而是從一個帶著神的公義公平公正而活的真實信仰從而反映出來的自由。若非主的靈真實在我們生命裏面,去改變我們,這「自由」絕不會實現。

盼望我們能因著主的靈在我們的群體中間,可以活出一個真實的「自由敬拜」的生命。更盼望今天晚上的崇拜,我們能一同經歷這真實的自由!

生根建造,信心堅固

西二6~8

6 你們既然接受了主基督耶穌,就當遵他而行, 7 在他裡面生根建造,信心堅固,正如你們所領的教訓,感謝的心也更增長了。 8 你們要謹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學和虛空的妄言,不照著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就把你們擄去。

信仰是什麼?信仰是否「唯獨聖經」?當我們說要「遵祂而行」的時候,我們是否單單只從聖經中去「發掘」十誡?是否單單要從聖經中找出「十大成聖之法」?

什麼是「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這是否直指人民科學或是社會科學的理論(就如心理學、輔導學、人類學等等)?信仰與這些是否二元對立?

其實,在歌羅西書的語境中,這是處境性的。這裏所說的「人間的遺傳」很可能是(按著後文二11-17)指割禮和守節;而「世上的小學」所指的可能是世人對宗教的看法--一個規條式的看法,以為信仰就是「不可拿、不可嘗、不可摸等類的規條(二21)。

那何謂「遵祂而行」?什麼是「所領的教訓」?耶穌在進入耶路撒冷前,就曾給門徒一個「新命令」,就是要他們「彼此相愛」。歌羅西書這一個段落的最後(三12-17),正正就是帶出一個真的「遵祂而行」的信仰生活,就是一個信徒彼此相愛,在真理中敬拜的信仰群體--生命更新、彼此饒恕、歸為一體、渴慕真理、在真理中「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教導、互相勸戒、心被恩感,歌頌神」。而不是只以世人的看法,以守規條式的宗教信仰「私意崇拜,自表謙卑,苦待己身」(二23)

我們今天的信仰生活如何?是「真實的生命」還是「規條式限制」?是「活潑的」還是「自義的」?我們的群體是否又是「渴慕真理,心被恩感」?

盼望我們能真的脫離了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好讓我們進入基督真實的豐盛中,讓我們能進入活潑的敬拜!

【祈禱】主啊,讓我們在祢裏面生根建造,信心堅固,讓我們因祢的真理,被更新改變成為一個彼此相愛的群體,同喜同悲,一同走在主所喜悅的敬拜中!奉主名求,阿門!

真正的敬拜者

約四23~24

23 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 24  神是個靈,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

耶穌對那井旁的撒瑪利亞婦人道出了「敬拜」的「真」義。而且說出了有「真正」拜父的,意即說,是有「虛假」的敬拜者。

那「真」敬拜者,就是以「靈」以「真」(原文的「誠實」,其實就是源自那「真正」的意思)來到父面前的人。

以「真」,因為敬拜者知道什麼是「真」的;

以「靈」,是因為敬拜者知道所敬拜的是誰--神就是靈,靈就是生命:我們不是以一個軟弱、會衰敗的身軀來敬拜,而是帶著神所吹給我們的「靈氣」,帶著一個活潑的生命到神面前來,與神相交,與靈團契。

什麼是一個「真」的敬拜群體?我相信就是一群「真」敬拜者與上帝的團契生活,而這團契生活反映在每一次共同走在一起,有神同在的時間空間裏。

這時間和空間通常會出現在被稱為「主日崇拜」中。

我們是否一個「真」敬拜群體?我們是否「真誠」的回到殿中,以「真」去面對上帝?我們是否仍是「有靈的活人」,可以與神與人在靈裏相交?今天我們的「主日崇拜」反映著一個怎麼樣的境況?我們是「真實」的回來了,還是我們只是以一個「虛假」的「軀殼」回來?

上帝喜悅那信祂,真心去尋求祂的人。因為,凡祈求就得著,尋找就尋見,扣門就給他開門。一切在乎我們是否願意真心,在乎我們是否一個屬靈群體。我體會過那真實的屬靈群體帶著「真」帶著「靈」的敬拜所經歷的豐盛和喜悅,我祈求主讓我繼續經歷!

【祈禱】主啊!祈求祢幫助我省察,以「真」以「靈」與祢相交,與祢團契;求祢同樣幫助我們,使教會能省察,以「真」以「靈」來進入每次主日崇拜,好讓我們成為祢喜悅的敬拜群體。奉主名求,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