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林以諾牧師證道–〈愛與合一〉後感

1741387

今天FB上傳來林以諾牧師於10月12日主日講道的連結和一些評論。他講道的題目是〈愛與合一〉,而內容是關於「佔中」(這並非一個正確的名字,現在這運動已被普遍接納為「雨傘運動」)所引起之教會內部和社會不同層面的撕裂之回應。

這講道可在林牧師教會的網頁找到(參連結),在「影音使團」的網頁上則可找到這次證道的講章(參連結

講道長四十多分鐘,而講章也長達6頁。以下為我聽完(和看完)後一點撮要:

  1. 林牧先帶出在討論佔中時,所引發的問題,是「失去言論自由」,任可表達與「主流意見」不一樣的,就被視為敵人。在林牧師的講論中,所表達出的「主流意見」,是「支持佔中」者,而不讚同的就是那些被視為敵人的人(他引用了「馮寶寶」作例,表明「主流意見」就是讚成佔中者)。
  2. 林牧進一步以「文革」作為「平行」,將今天的問題與「文革」作為對比,並認為今天出現的,其實與「文革」時期所出現的情況「是一樣的」。而無論在「文革」時期,到現在,所反映的都是人的「罪的劣根性」。
  3. 他再指出,現在教會只能容下「主流意見」,反對的,甚至中立的,並沒有立足之地。
  4. 林牧以「政教分離」來說明教會為何應該「中立」,因為「政教分離」就是「不以宗教力量去影响會友的政治取向」。
  5. 然後他有點义開了,說到「佔中行為」與「支持民主」其實並非「等同」,不支持佔中不等於不支持民主,只是各人所領受的不同。
  6. 他再指出,信仰群體所追求的,其實並不是政制,甚至不是民主。信仰群體所追求的是「為主而活」。所以,民主不民主,不會成為是否能「進入天堂」的條件。
  7. 接著,他對「一部份」「神學院的院長、 神學院的教授、神學院的學生、教牧同工」的言論,並非按聖經而行,反而是受「傳媒」的影響,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以「傳媒」為根據去行事;並指責他們「查經」後,完全沒有被聖經影响改變。
  8. 林牧引用以西結書11章19節,指出今天教會的出路,在乎活出「合一的心」--能容下不一樣的意見,在不同意見下,仍能成為friend。(在這段中間,忽然加了一個「插段」,說到今天成年人必須保護未滿18歲的青少年。)這段相信就是整篇講章所希望帶出的核心信息。

在FB上對於這篇講章的評語多是比較反面的。甚至形容這並不是一篇講道。

我聽完後,有以下感受:

  1. 說實的,這次講道與我所接受的「釋經講道」訓練完全不一樣。釋經講道由聖經經文出發,再從詮釋角度去了解原本經文的當代意義,再去引入如何引用當中的教導至今天的處境。而林牧的講章似乎是倒轉的,將今天的處境作為主線,再倒轉以一段經文作為最後的教導,但卻沒有詮釋以西結書當時的處境(被擄,以色列人的失望、對耶和華的疑惑等等)。
  2. 林牧在宣講時,心情似乎不佳,有點「怒形與色」,而且在語氣上帶點「發炮」的感覺。而我在神學院中,老師對我們的一再提醒:「勿將講台變炮台」。林牧所面對的處境可能真的十分嚴重。
  3. 或者,林牧教會所面對的,是教會中的「主流」是讚成「佔中」,所以有點”projection”,認為社會上的「主流」也是一樣。然而,這是「實況」嗎?就最近新聞報導中的民調數據,有報導指「民調顯示支持反對佔中受訪者相若」(參連結),這還是出現於警方施放催淚彈後,讚成佔中的比例「急升」後的數據。所以從客觀「證據」來看,林牧的「推論」似乎並不一定正確。當然,這在教會內有可能不一樣,但這卻似乎沒有數據可依。
  4. 若林牧教會內實際出現「撕裂」,他對教會會眾帶出這樣「強烈」的信息實在無可厚非。但是將之推至「一部份」「神學院的院長、 神學院的教授、神學院的學生、教牧同工」之指責,就似乎有點過火了。而且這指控是「沒有按聖經而行」,「查經對他們的生命完全沒有影响」等等,是非常嚴重的指控,差不多是說這些人的生命與信仰是完全割裂。因他在講道中曾說了一句:「我們實際的行為反應出我心底真正價值觀」,所以他的指控實是直指向這些「神學院的院長、 神學院的教授、神學院的學生、教牧同工」的「價值觀」的問題。
  5. 然而,我十分讚同他所說的,信仰群體所追求的,是「為主而活」,而非追求一個地上政制的問題。
  6. 但是,我會反問,今天我們的討論,甚至是我們所追求的,又是什麼?我們所看到的實況又是什麼?不是「政制」的問題:「政制」只是一個制度,但我們所看見的是這「政權」所表現的,是否「不公不義」。而「公理」(Justice)和「公義」(Righteousness)明顯的是在聖經中所指出,上帝要我們有的核心價值,今天我們無論是「佔中」或「反佔中」,其背後的核心價值,是否又應該是一樣的呢?
  7. 這引伸到林牧的結論:包容不一樣的意見。我認為,「做法」(佔或反佔)應要包容,但是「核心價值」卻是我們要堅持的。當一方所堅持的,是「包容」「不公理」、「不公義」時,我們又應如何「包容」呢?
  8. 另外,對於「政教分離」,林牧所指出的,可能只是浸信會關於「政教關係」(church state relationship)的一部份。以我所認識的「政教分離」,是教會不應運用從政權所給與的「權力」而帶出影响力,這是關乎「教會」如何影响「世界」的問題,是關乎權力的問題。

最後,正如林牧在證道一開始時所說,今天在講壇宣講,實是一個「高危」動作。我完全同意,因為作先知的,就是領受「先知講道之能」的,要忠於聖經,忠於所託,為的是要詮釋和宣講「神的話」,即使這是十分難聽的話,甚至是如舊約先知所說的,是會帶來殺身之禍的話。重要的,是如保羅教導提摩太:「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Advertisements

從「佔中」到「撕裂」

1003068_10152755771543588_650248913862139605_n

928這個數字相信是繼64後,另一個成為帶有「歷史性」意義的數字組合。當晚一次又一次的催淚彈,人群被難受的氣體短暫驅散後,很快又聚合起來。當中所見證的,我相信是一個極強的信念帶來的社會行動,而這信念並非一些可以用金錢所買來的,又或是可以被金錢所蒙閉的。

928後事態的發展,我相信完全出乎各方的意料。事情從罷課演變到佔中,就連陳佐洱也在訪問中表示,「令到大家都很愕然」(參香港商報的報導)。

事情發展的另一個層面,是在大家討論這政治議題上所帶來的「撕裂」,今早看Yahoo新聞網頁就看到了一段題為「市民慨嘆佔中分歧導致家庭社會撕裂影響關係」(參連結)。更嚴重的,是這樣的撕裂,似乎也帶進了教會,在「教內」同時出現了「撕裂」,出現了前面Yahoo新聞中出現的「退出聊天群組」,「朋友關係變得疏離」,「感到不開心」等等。這問題的嚴重,甚至在前兩天教會的特別祈禱會中,也「特別」要為這處境禱告。

有人會以「教會合一」作為「教導」,盼望以新約中的教導去「壓止」這樣的撕裂出現。但這「有用」嗎?這會否只會達到「禁聲」的情況?表面和諧,內裏撕裂?到頭來,這些教會應該關注,甚或要表達立場的社會議題,完全被摒於門外,或冠以一個「政教分離」,就讓教會名正言順的成為「離地教會」?

我觀察到,現在教會內的討論,各人都會有一個堅定的立場,對於「佔中」一事,兩極化到絕對的「對與錯」,而這「對與錯」,似乎又集中在處理手法上的爭議(包括「佔中」一方,和「警察」一方),而雙方的討論似乎也在於「擊倒」對方,使自己變成絕對有理。當討論變成爭拗,事情更會發展到「針對人」的地步。到這地步,撕裂就無可避免了。

然而,作為一個信仰群體,是否真的要到達這個地步?當我們常常說到什麼「unity in diversity」(多元中的合一),為何又會發展到這樣的處境?什麼是「合一」?什麼又是「多元」?

我覺得,現在的「爭拗」,是我們的焦點只被帶到了事情的「表層」,而忽略了這次運動背後所要帶出的核心。當然,這次運動的起源是關乎2017的普選行政長官的政改議題。但我覺得我們實際所需要關注的,是關乎這個「政權」的本質,以致帶來今天的社會處境(或甚說,社會不公)。我相信,這個「社會不公」,才是我們作為信仰群體最核心所要關注的問題。

教會合一,我肯定是上帝的心意。但合一其實不在「手法」,而是我們的信仰核心的合一:今天我們的基督信仰是什麼?是關乎那個黨派掌權?是關乎那一個選舉制度?我覺得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當上帝叫我們要「行公義、好憐憫」時,信仰群體所要關注的,是今天的社會是否一個「公義」的社會,政權是否能「關顧」「憐憫」弱勢社群,那些「患難中的孤兒寡婦」(見申命記或雅各書中的教導),這些明顯的教導。當我們從以賽亞書第一、二章中看到的,耶和華對當時以色列的領袖所責備的,正正就是他們獲得權力後,與富貴為午,地產霸權,莽顧不公,「你的官長居心悖逆,與盜賊作伴,各都喜愛賄賂,追求贓私。他們不為孤兒伸冤;寡婦的案件也不得呈到他們面前。」(賽一23)。

我相信教會的「合一」在乎這些對「不公義」的「發聲」,而非關乎「手法」。重要的,是我們要做到「作鹽作光」的功能,好使生命得著盼望;當不公的事正在發生,我們就要以上帝給我們的勇氣站出來。「合一」在乎信仰的核心價值;「多元」在乎手法。

所以,我們要去討論的,所要去彼此守望的,並非手法,而是核心價值。試問,今天若我們參與這運動,背後是否表達出這些信仰核心?我們若反對這運動,所表達的又是否因著「社會公義」?現今教會中產化帶來的一個危機,就是以「經濟」作為思想事情的方法:當我們認為今天的行動影响了我們的經濟發展,又甚或是影响了我們的兒女上不了學,為我們帶來一定的麻煩,這其實是十分自私的,也是十分「離地」的。當耶穌基督道成肉身進入那些被社會邊緣化的人群,就是那些患大痳瘋、妓女、討飯的時候,今天的中產教會是否正正一步一步的離開他們?以致當我們明明看見一些社會不義,財富資源極度傾斜的時候,我們還是因著「無影响」我們,而去反對那些「影响」我們的運動?

另外,很多人問教會的立場,而這幾天又看見不同基督教界的「聲明」出現,當中又有多少表達出我們對「社會公義」的發聲?還是不痛不癢的對某些「唔使講都知」的所謂信仰立場重覆講一次?

盼望我們真的是一個有立場,有勇氣,有使命,有承擔的信仰群體,讓我們能真實的為主所用,作鹽作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