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的意義 –受苦節、復活節、平安夜、聖誕節的再思

圖片取自e-zone.com.hk

2016年,香港有17日「公眾假期」。7天是與中國傳統有關(農曆新年(3天)、清明、端午、中秋、重陽),3天與國家有關(勞動節、特區成立、國慶),1天未能歸類(1月1日),1天與佛教有關(佛誕),5天與教會有關(受苦節、受苦節翌日、復活節星期一、聖誕後第一個周日、聖誕後第二個周日)。按「比例」來說,教會算是「有頭有面」了。

然而,假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通常,假期的用意是為了能讓大家在特定日子不用工作,一起為那「節期」作記念。例如,農曆年3天的假期為了讓中國人的大家族能四出拜年,清明重陽讓中國人能到墓地掃墓,端午為記念屈原,中秋為賞月等等。。。

談到與宗教信仰有關的假期,我們只有與佛教及與基督教有關的假期。佛誕假期只有一天,在當天,聽聞有關的宗教團體會有相應的「記念活動」,為的是推廣佛教文化與中國傳統。我翻查了2014年的一些宣傳資料,發現原來即使佛誕假期只有一天,香港佛教聯合會也舉辦了為期三天不同層面的活動,隨了我所知道的「浴佛大典」外,還有不同的講座,有「職場篇」,也有「家庭篇」,更有全天的「大典」與「法會」(這是否像基督教的佈道會與崇拜?不得而知)。(參香港佛教聯合會2014網上海報)而假期當天,某些教會也會因著假期而舉辦一些如退修會、讀經日營等的活動。

而關於基督教節期的假期,主要是兩大「節」:復活節與聖誕節。這當然是大節,因為這關乎我們信仰的重要核心:救恩歷史的兩件頭號大事:耶穌基督的降生與復活。所以,教會每年也會將這兩個節期的崇拜視為其中最重要的重點,而作出特別的準備(會有聯合詩班/聖景/畫劇等等)。然而,我忽然發現一個奇怪現象,就是教會「大圍」的「活動」主要有4個:受苦節,復活節,平安夜,聖誕日。受苦節是假期,OK,放假準備受苦節崇拜,但受苦節崇拜差不多一定是晚上的崇拜;受苦節翌日,教會通常不會有特別活動,但卻是公假,賺咗;復活節一定是禮拜日,一定是假期,也是恒常崇拜之日,所以不用特別什麼假期;然而,復活節後的一天,教會通常也沒有什麼公開活動(或者有些團契會有另一次日營或什麼的),但卻是公假。至於聖誕節更奇怪,平安夜不是假期,但教會通常會有平安夜崇拜,和maybe佈佳音,但第二天是聖誕正日,公假,可以教會卻通常不會在這天有特別崇拜,而通常取之前一週的禮拜日作聖誕崇拜;更奇怪的是,聖誕節翌日也是假期,但教會也通常不會有特別活動。

總括來說,有關基督教節期的假期「日數」,比「慶祝」活動的「天數」為多,所以「有賺」;對比起佛誕來說,更可說賺凸。

為何會出現這些情況?這對「基督教」是特別優待?

我卻並不如此看,我反而覺得這會否是對信仰的「另類挑戰」?

每年年頭,某些媒體會出現一些「攻略」,教如何請幾日假就可以放一個悠長假期,通常,這些攻略所涉及的,不外乎三個時段:農曆新年,復活節,聖誕節;而也是這些節期,成為「旅遊旺季」。

這是否形成了一個極大的誘惑?

教會:多假期,反成了一個誘惑;佛誕:少假期,倒出現了更多慶典。

前些日子,曾道聽途說,說教會要反對將其他宗教日子立為假期。然而,這「奇想」倒叫我反思,我們更應「保留」佛誕,因在那天教會倒會舉辦一些「屬靈」活動,以作抗衡;卻應該爭取取消復活節和受苦節長假,以去除我們的誘惑。若能「保住」一年十七日假期,我倒希望那些假期出現於別些「偉人」的記念上,好讓我們在聖誕復活節中,專心敬拜,而在別的日子,專心放假。

主啊,請聽我求。阿門。

Advertisements

聖誕崇拜的點點滴滴– 安慰之主?光明之主?和平之主?

 

Image

昨天參與了母校浸神的聖誕崇拜,今年的聖誕崇拜的主線是從以賽亞書中的幾段經文,去看我們的主是何等樣的主:內容分別是「安慰的主」、「光明的主」、和「和平的主」,並由兩位老師和一位校友作出分享。這幾段信息分享並不如我過往在不同的聖誕聚會或崇拜中所聽到的,就是我們平常所聽到的「安慰」、「光明」、和「和平」,通常會以「喜樂」、「盼望」等等的向度來作了解;但或許這次崇拜的會眾大部份是傳道同工(或是準傳道同工),這幾個主題完全成了對我們的「提醒」。

安慰之主

所引用的經文是賽40:1~5

1 你們的 神說:你們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 2 要對耶路撒冷說安慰的話,又向她宣告說,她爭戰的日子已滿了;她的罪孽赦免了;她為自己的一切罪,從耶和華手中加倍受罰。 3 有人聲喊著說:在曠野預備耶和華的路(或譯: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當預備耶和華的路),在沙漠地修平我們 神的道。 4 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為平坦,崎崎嶇嶇的必成為平原。 5 耶和華的榮耀必然顯現;凡有血氣的必一同看見;因為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

分享的是林國彬院牧。

其實,這段經文應該是十分熟悉的,因為這是著名的「彌賽亞神曲」的開始,也是「第二以賽亞」的開始。明顯的,這是以賽亞書的主題:「審判中的拯救」之「拯救」的開端。而且,這也是四福音書中,在施洗約翰「出場」時所引用的經文。這是盼望的開端,是在受苦百姓中,得盼望的緣由。

然而,林牧發問了一個問題:誰人要我們去安慰?接著,再問我們一個問題:將這問題「倒轉」來問,誰人我們最不願去安慰?林牧再一次回到經文的處境,就是在先知以賽亞的時候,耶和華所說,要去「安慰」「這百姓」,就是以色列人,就是那些曾大大悖逆耶和華的「嗰D人」。但耶和華卻要拯救「這百姓」。在人看來,「嗰D人」是最不值得被安慰,但耶和華卻以一個犧牲自己的方法帶來拯救。

今天,作為「蒙拯救」的群體,我們所領受的使命是什麼?在我們的群體中是否也會將某些人看為「嗰D人」,以致其實我們只是在安慰某些我們認為「值得」安慰的人。作為信仰群體的「牧者」,我們又如何教導?我們又如何「踐行」?在面對某些社會議題的時候,作為信仰群體,我們如何看「公義」?如何看「公平」?

光明的主

引用了多段經文組合成禱文,引用自以賽亞書的為賽九2

 2 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見了大光,住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照耀他們。

分享信息的是何家倫牧師。

聖誕和平安夜的佈置,通常都會有洋燭(今天可能已變成了充滿了禮物的聖誕樹,好一個消費世界),因為聖誕所要記念的,是上帝在其拯救計劃中,祂的心意。從創世的起頭,「上帝說:要有光,就有了光」。上帝的心意是將光從黑暗中分別出來。然而人的罪使黑暗進入了世界,破壞了上帝的心意。然而上帝的愛卻藉著祂愛子耶穌基督道成肉生,讓光再一次進入世界,就是那「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見了大光」。這也是約翰福音開始時所用到的意象:「 9 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約一9)

然而,牧師的分享,以一個「障礙物」作比喻,形容到「光」照進黑暗會面對「障礙」。這就正如在約一5「 5 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

我們很多時候將「平安夜,聖善夜」看成「溫馨」「和暖」的光。然而,約翰福音所說的「光」,是帶來「爭戰」的光,是「光」與「暗」的爭戰,從不「溫馨」。我們覺得「溫馨」,有時是因為我們並沒有進入黑暗中間,只將「光」困死了在「教會」之內,大家happy happy。難道我們忘記了,耶穌是真光,光照了那曾在黑暗中的我們,但今天祂教訓我們:「 14 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 15 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 16 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太五14~16)。我們是「世上的光」嗎?作為牧養的,我們是「世上的光」嗎?

和平之主

引用經文:賽11:1~10;9:6~7。分享主要為9:6~7

 6 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 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7 他的政權與平安必加增無窮。他必在大衛的寶座上治理他的國,以公平公義使國堅定穩固,從今直到永遠。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

分享的是鄧紹光老師。

這「嬰孩」的「名稱」為我們所經常「引用」的,就是「奇妙策士、全能的 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我們對「和平」的看法如何?還記得在聖誕主日唱過一首詩歌,到最後也是說到「世界和平」。這是願望?這是應許?我們不知道,但只是看見,這不是「事實」。今天是一個動盪的世界,雖然不致於出現像以前的「世界大戰」,但今天的世代卻似乎是比那些「明刀明槍」的打仗,帶來更大和更長遠的殺傷力。

鄧博士帶出了一個耶穌親自說出的「驚訝」:「34 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太十34)。耶穌的來到,是要進入一個「不接受光」的世代,祂所帶來的是對這黑暗世代的「攪動」,是不被歡迎的。祂的來到,沒有帶來「天下太平」,反而興起了刀兵,叫「刀兵」動在祂自己的身上,帶來了「流血事件」。當公義要在祂身上彰顯時,世界不願接受,寧可棄絕祂。

「和平之君」給我們帶來了什麼?這似乎是一位「愚拙」的君,沒有能力保護自己,反倒選擇了一個「向下流動」的生命,沒有以自己的高高在上的身份「拿住不放手」,反倒虛己,向下流動,為人犧牲。今天的教會,作為祂的身體,又如何能活在一個「向下流動」的生命中?作為領袖的,如何帶領教會「向下流動」,好讓「光」真正的照在人前,去安慰那世人不願安慰的?

反思

三個分享,帶來一個提醒:聖誕、平安夜,給我們作為牧人領袖的帶來什麼教導?領受使命,進入黑暗,向下流動。我想到一段在曾在神學院早會中帶來震撼的經文,作為對自己的提醒:

1 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2 「人子啊,你要向以色列的牧人發預言,攻擊他們,說,主耶和華如此說:禍哉!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養自己。牧人豈不當牧養群羊嗎? 3 你們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壯的,卻不牧養群羊。 4 瘦弱的,你們沒有養壯;有病的,你們沒有醫治;受傷的,你們沒有纏裹;被逐的,你們沒有領回;失喪的,你們沒有尋找;但用強暴嚴嚴地轄制。 5 因無牧人,羊就分散;既分散,便作了一切野獸的食物。 6 我的羊在諸山間、在各高岡上流離,在全地上分散,無人去尋,無人去找。 7 「所以,你們這些牧人要聽耶和華的話。 8 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的羊因無牧人就成為掠物,也作了一切野獸的食物。我的牧人不尋找我的羊;這些牧人只知牧養自己,並不牧養我的羊。 9 所以你們這些牧人要聽耶和華的話。 10 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與牧人為敵,必向他們的手追討我的羊,使他們不再牧放群羊;牧人也不再牧養自己。我必救我的羊脫離他們的口,不再作他們的食物。」(結34:1~10)

要好好的儆醒,不要等耶和華「親自郁手」時,我們還在「溫溫馨馨」。

 

 

靈修20121226

Image

希伯來書一章

1  神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的曉諭列祖, 2 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又早已立他為承受萬有的,也曾藉著他創造諸世界。 3 他是 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 神本體的真像,常用他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他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 4 他所承受的名,既比天使的名更尊貴,就遠超過天使。 5 所有的天使, 神從來對那一個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又指著那一個說: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 6 再者, 神使長子到世上來的時候(或作: 神再使長子到世上來的時候),就說: 神的使者都要拜他。 7 論到使者,又說: 神以風為使者,以火焰為僕役; 8 論到子卻說: 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的國權是正直的。 9 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 神,就是你的 神,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 10 又說:主啊,你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所造的。 11 天地都要滅沒,你卻要長存。天地都要像衣服漸漸舊了; 12 你要將天地捲起來,像一件外衣,天地就都改變了。惟有你永不改變;你的年數沒有窮盡。 13 所有的天使, 神從來對那一個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 14 天使豈不都是服役的靈、奉差遣為那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嗎?

剛過去的平安夜,實是這麼多年「過節」以來,心情最「緊張」的一天。或者是因為今年教會的平安夜福音晚會,安排上比過往更為「複雜」,而且參與的弟兄姊妹比過往多很多(單是聯合詩班就有五十多名詩班員),讀經也安排了五位讀經員(而不是自己讀),再加上舞蹈(多謝舞蹈組的努力),還有自己所不熟悉的讚美操,實使晚會前的準備工夫變得吃力。再加上晚會前的一天才發現教會的投影設備失靈,也叫我要在平安夜的早上急忙的準備應急方案,實使我身心俱疲(結果在平安夜晚會後就collapse了,病了,就連佈佳音也去不了,現在還在頭疼鼻水中)。然而,叫我最「緊張」的,是從起初上帝將「光」這個意念放在我的心上,要將過往平安夜看聖景、唱歡樂的聖誕歌等等眾人的期望放下,重新一次的再思想「平安夜、聖善夜」背後更為實底的意義,就是那在「一個嬰孩」的出生背後的實際意義。或者,這也是因為為著明年要在主日學教《以賽亞書》,重新一次思想以賽亞書中對耶穌基督的「預言」,其重點“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所指的其實並不是「嬰孩」,當中實際的翻釋應該是「因有一孩子為我們而生」(正如英文聖經的翻譯並不是For unto us a ‘baby’ is born,而是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要先說明這是李思敬博士在他的講座中所指出的,要quote返],所以重點不是耶穌「出世」的一幕,而是這「孩子」是誰的問題。這正正就是今天所讀的經文中,希伯來書一章5節中所說的:「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這就是詩篇第二篇中的話,所指的就正正是一個君王的立定,而不是指一個嬰孩的誕生。再者,當我再思想「以馬內利」所指的意思,當我想到過往很多人都會將之連到以賽亞書第七章中的說話,說到「因有“童女”懷孕生子」,我們就會即時思想到「馬利亞」。然而以賽亞書中所說的並不是一個「處女」生子,而只是說到「因有一個女人懷孕生子」(李思敬博士甚至從希伯來文的文法中說明,這「女人」有可能就是當時在他身邊的一個懷孕婦人,更有可能是指著以賽亞的妻子,因為接著就說到以賽亞得了兒子)。這當中的重點,並不是「馬利亞」,而是「以馬內利」。馬太福音的作者更特別的要加上一句「註釋」:「以馬內利翻出來、就是 神與我們同在。」(太一23)。這些這些,都叫我重新思想平安夜的「焦點」應該放在哪裏。

今天讀的這一段經文,實在再一次的堅固了我的信心,再一次「光照」了我對今年平安夜的主題「照亮我」。畢竟,「童女生子」的「聖景」,就只有在路加福音比較詳細的出現,但耶穌基督作為「光」的主題,就在聖經不同的地方都在印證著。希伯來書作為「基督論」的重要著作,他的開始就明明的指出「他是 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 神本體的真像」,正正就是回應著晚會中所讀的一段最最重要的經文「道成肉身」、「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而且,希伯來書的作者也將約翰福音的起頭,就是以作為討論「創造」的起頭帶出來:「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又早已立他為承受萬有的,也曾藉著他創造諸世界。」這更叫我看到,平安夜所指的,不單單就是那天晚上,而是從創世以來,上帝為人所預備的永恒救贖計劃,就是要回復那起初上帝創造的起頭,就是那「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的創造,也就是回復那「神看一切所造的都甚好」的佳美。

劉永生老師的歌詞實在給了我很大的「亮光」。老實說,當我聽到了「上帝說:要有光」這詩歌時,正正就是我在思想「光」這主題的時候,一句歌詞「上帝說:要有光;Emmanuel實現」就正正是那時上帝放在我心中所看到的,我不能不讚嘆上帝的奇妙。一切就這樣的「成了」,整個平安夜晚會中的主題就正正是這點,再加上另一首詩歌「照亮我」,正正就回應了我們要在平安夜看到真光的回應:「迷網孤單,主手導領我,照亮我今生永遠」。一個沒有聖景,沒有聖誕歌的平安夜就此而生,全是上帝的恩典。(真的再想聽「上帝說要有光」:聽聽professional版:http://www.youtube.com/watch?v=pTM45UDQP-4

「照亮我」平安夜福音晚會過去了,一切也只留在記憶中(或者還有留在「錄影」中),但重要的,是那真光卻永不會過去,永遠要「照亮我」今生永遠。我要如何走在這「光明」的路上?或是我還有些時候,只希望藏在黑暗中,作黑暗的事?或者,今年平安夜所思想過的,永遠會成為我的提醒,或許也就是上帝奇妙的將「神的形象」的歌詞「啟示」了我:

「神為彰顯祂美,成就祂的計劃,

造了所愛世人,反映祂形象。

誰料祂的所愛,無視祂的吩咐,

犯過失才自覺,逃避至愛上帝。

失落了祂的福,終受痛苦;

逃避祂的真光,藏在黑暗。

唯獨祂不捨棄,仍是深愛世人,

願以真光來導引,離罪惡享永生」。

今天我們有逃避嗎?今天我們已是兒女的,還有逃避的時候嗎?平安夜給我的信息就是,縱使我們有逃避,上帝不捨棄,真光仍在照耀,導引我們回正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