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Bucket Challenge 是在浪費食水?思想「行為」與「意義」的問題

ice_bucket.jpg.CROP.promo-mediumlarge

最近無意的在網上看到一個片段,是一段「司徒夾帶」的片段,其中出現的是講述這「虛擬人物」看到手機後,就去預備一桶冰水,照頭淋,然後又「剪接」了一個片段,說到什麼「齊昕」、「齊昕嘅母親」、「齊昕嘅父親」什麼什麼要接受挑戰。起初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到後來阿囡過來看到後,才告訴我,這是關於「呢期」好hit的一個叫Ice Bucket Challenge的現象,她說現在很多「名人」也在網上發佈這些片段。

我心想,這樣好好玩嗎?誰不知今天在網上就看到更多這些片段,當中包括了劉德華、碧咸等等名人。再看多一點,才知道這原來是一個「籌款活動」,是為一個叫做ALS漸凍人的醫療研究計劃籌款。而且今天也看到一些似乎是「負面」的評論:一篇外文的評論文章,題為「Take the “No Ice Bucket” Challenge」–Icebucketchallenge:You don’t need an ice bucket to donate to ALS research.,內文主要是以「環保」為理由,認為這樣大量的浪費食水和冰塊,似乎並不值得,而且內文中也說到:「很多人花了更多金錢在袋裝冰,多於用在ALS研究」(A lot of the participants are spending more money on bagged ice than ALS research)。

這件事讓我想到兩個問題:

第一:這個起初滿有意義的行動,當中實際的意義是讓人能在淋「冰水」中,有一點點ALS患者身體反應的實質感受,從而能更認真的為這研究籌款(今天也在FB中看到有一些share,說到這點,可參連結)。但其意義似乎在社交媒體的「瘋傳」下,慢慢失去了。而且,在社交媒體中也似乎慢慢將之變成「個人化」,變成一個「成功挑戰」的自我表現。(這只是我「非常個人」的看法,只是從我所看見的現象中得出的感覺,並沒有research數據支持)在這現象下,這「行為」背後的「功能」(籌款),和「意義」(身同感受),都失去了。而整個行為的實底,更被扭曲了。這也讓我想到,當事情在「傳播」中,只著重表面的「行為」,而沒實際的去傳播這行為背後的意義,這會變成什麼?是否就如現象所見,變成了「個人化」?這再讓我從信仰的傳承方面去想,今天我們所傳的「福音」,只是傳了表面的「信耶穌得永生」這「交換」的意念,還是我們真實的去傳揚一個「作主門徒」的實際「生命改變」,而且是一個要付上沉重代價的「改變」?若非如此,信仰是否又會變成了另一個「個人主義」的表現?

第二:我會思想到「錢」的問題。這行動的期盼,相信當然是「籌款」,為ALS患者出點力。但「冰桶」的意義,我認為更重要的是讓「捐款」者出現「身同感受」的同理心,使這「幫助」不致變成一個「階級化」的「可憐」行動(我說階級化,因為在今天的「富裕」社會,一個人貧窮得只剩下錢的價值觀中,這些「捐款」行動可以變成一個「我可憐你」、「我施捨你」的「我高你低」的「可憐行動」,使「捐款者」藉「錢」買來「自我滿足」)。若果這行動只剩下「錢」,或許就會失卻了那真實的「憐憫」(mercy),而只變成了「可憐」(pity)。

這使我思想到教會的「奉獻」。我指的是真金白銀的金錢奉獻。若奉獻只剩下了「錢」,付鈔後就讓教會「有糧」,那麼,奉獻者是否真實的明白為何要奉獻?奉獻是為了要「養活」教會嗎?還是那常常在每次奉獻中都會「提醒」的,「奉獻是對神愛的回應」?什麼是對神愛的回應?當我們沒有了「冰桶」的感受,那真實的「經歷」時,一切都只是「虛談」,都可以只是自我滿足。

讓我們作為「基督徒」的,先好好的去思想事情的意義,才真實的去行動吧。

Advertisements

靈修20131211 -- 「捐獻」?「奉獻」?

donation-02

林後九6~15

6 少種的少收,多種的多收,這話是真的。 7 各人要隨本心所酌定的,不要作難,不要勉強,因為捐得樂意的人是 神所喜愛的。 8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 9 如經上所記:他施捨錢財,賙濟貧窮;他的仁義存到永遠。 10 那賜種給撒種的,賜糧給人吃的,必多多加給你們種地的種子,又增添你們仁義的果子; 11 叫你們凡事富足,可以多多施捨,就藉著我們使感謝歸於 神。 12 因為辦這供給的事,不但補聖徒的缺乏,而且叫許多人越發感謝 神。 13 他們從這供給的事上得了憑據,知道你們承認基督順服他的福音,多多的捐錢給他們和眾人,便將榮耀歸與 神。 14 他們也因 神極大的恩賜顯在你們心裡,就切切的想念你們,為你們祈禱。 15 感謝 神,因他有說不盡的恩賜!

林後九7「各人要隨本心所酌定的,不要作難,不要勉強,因為捐得樂意的人是 神所喜愛的。」相信是不少教會印在奉獻封上的「金句」(包括我所事奉的教會)。這金句的教導叫我們要「真心」的獻上,因為當我們只是「按規矩」的獻上,只是「責任式」的奉獻,並不是「神所喜愛」的。

然而,當我們以一個比較「全面」的角度去看這「節」金句,多一點去看「前後文」,我就發現一個似乎是「不合理」的看法。從保羅用作「起手」的一句話:「 少種的少收,多種的多收,這話是真的。」,似乎給我的感覺像是「投資」一般:獻上少些,回報少些;獻上多些,回報就自然大些。再「衰」一點來說,好像中國人一句話:「買得大賠得大」。

奉獻是為要「回報」?又或是,這段經文所說的其實並不是「奉獻」?這段經文所說的是什麼?

若多去了解這段經文的背景,我們可以知道保羅在這裏所說的,其實並不是我們今天在教會內所「收」的「奉獻」,反而更像教會最近一次為「菲律賓海燕風災」所收集的「賑災捐款」。按資料,當時耶路撒冷出現饑荒,於是保羅在外邦教會中「募捐」以幫助主要為猶太人的耶路撒冷教會(當中是否有任何「政治性」目的,經文沒有說,但我相信這行動似乎也可以為當時保羅要處理外邦人與猶太人中間的「隔閡」,帶來點點幫助。[以上只是speculation])。所以,這是一個帶有「處境性」的捐獻,有可能也是「一次性」的,而不是我們所想的「奉獻」。或因如此,經文的翻譯為「捐」得樂意的人,而不是「獻」得樂意的人。

若這真是「一次性」的捐獻,保羅的一句似是「投資」的話又是何解?難道這「捐款」是為著「回報」?

這讓我去從一個更濶的前後文中去看。其實保羅在討論「捐獻」的事,是從第八章,以另一處地方--馬其頓眾教會--作為開始。而在林後八14~15有如此一句話:「14 乃要均平,就是要你們的富餘,現在可以補他們的不足,使他們的富餘,將來也可以補你們的不足,這就均平了。 15 如經上所記:多收的也沒有餘;少收的也沒有缺。 」保羅似乎並不是以一個「個體」的角度去看整件「捐獻」的事,而是相信上帝有一個美好的計劃,就是「均平」。這「均平」是什麼?我覺得這並不是如「共產主義」對財富的看法,而是當我們見到今天似乎真的有「不均」的處境出現時,上帝的計劃就是以「分享」來帶來「均平」(但我相信這並不是「平均分配」),讓信徒群體及被邊緣化的群體能經歷上帝的恩賜。這「少種」與「多種」所指的,並不是指個人的回報,而是關乎整個「均平計劃」中的「果效」。當各人都能「按著本心所酌定的」去回應這個計劃,所能經歷的,就是成為一群「喜樂的施與者」(捐得樂意的人在原文是“αναγκης ιλαρον δοτην ”,直譯為“需要”[necessity]“喜樂”[cheerful]“施與者”[givers]),使喜樂能在施與者與被施與者都能經歷。再者,保羅的說法似乎還帶有點「風水輪流轉」的意味,就是今天你是施與者,將來你或許也會成為「被施與者」,而就在這些「流轉」中,一同經歷「均平」,就更真實的經歷上帝那「說不盡的恩賜」了。

今天,我們如何能「捐得樂意」?不要將之看成「奉獻」(好像有點老奉的感覺),將之看成「均平」,看成上帝的計劃,看成喜樂的經歷!

從算命不「準」被燒,思想到基督教徒的禱告與奉獻

B52B

今天讀到一段法庭新聞,被東方日報放在「頭版」,在網上更成為「要聞」,分開三段來報導,分別題為「你個仔做特首 商人:信錯楊天命」;「楊激動大反擊 「若身有屎點會同記者講」」;「求情一字一淚 「用我苦難拆他招牌」」(參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30725/00174_001.html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30725/00176_002.html ;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30725/00176_003.html)而 Yahoo!新聞引用太陽報的一段報導題為「縱火商人斥楊天命神棍」(參http://hk.news.yahoo.com/%E7%B8%B1%E7%81%AB%E5%95%86%E4%BA%BA%E6%96%A5%E6%A5%8A%E5%A4%A9%E5%91%BD%E7%A5%9E%E6%A3%8D-225505835.html),比較清地看到事情的來龍去脈。

對我來說,「算命」準不準並不是重要課題,而且,從東方的報導中,楊先生也實在「奇準無比」,他甚至算出日子犯太歲,早作準備,預備好水桶滅火器來「消災」,以致可以保命,也深明「要來的終要來」的重要哲理(未知楊先生有沒有算到自己的壽數如何?)。

然而,我在這事情所看到的,並不是「算」的人,而是「被算」的人。其實,若簡單一點來看,事情如下:被算的人遇到人生難題:「無仔生」(未知他有否尋求醫學上的幫助,但若果按報導上所說,他擁千萬家財,很大機會會有吧),所以他求助一些「另外」的(就是他自己也不能掌握的)出路和方法;然後,他知道有一「超乎他的能力」的「高人」,或可為他找到出路,於是一試,結果在一個他也不能理解的「方法」下(就是報導中所說的「風水陣」),「神蹟」出現,如願以償,得產一子,結果因為「靈驗」而「深信不疑」。(义開一點說,這是否有點像以色列人在迦南地拜「亞舍拉」?)而且,「神恩浩大」,他們不單得一,而且得二,所以再向曾經「靈驗」的方法再求指引,並得知前路如何可以不單得子,而且更能得大財和/或大權;因為這「方法」曾十分「靈驗」,於是深信不疑,結果按法而行;但未知這法是否只「靈驗」於產子之事,「大財」和/或「大權」未得之餘,竟還來個「妻離子散」。「唔靈」之後,被算者就興師問罪,結果要求退回「奉獻」之費,還來一個火燒招牌。

這事給與我們的信仰有什麼反省?其實,「被算者」所持的也是一種「信仰」,他的信仰在乎一些「方法」使「事情應驗」(或得知事情如何應驗)。今天我們的「信仰」又是如何?今天我們如何看「禱告」?最近聽李思敬在幾年前一次在「港九培靈研經大會」中的分享,題為「求主教導我們禱告」(教會圖書館有收藏其CD),正正就是對應這課題。李博士多次提到(其實他在其他講道中也有提到),今天我們的禱告「方法」有時實在值得反省:我們在求事情按我們的心意發生,我們多多的禱告,發起更多人禱告,通宵禱告,為著我們的agenda而去「搖動神的手」,希望神按我們的旨意成就。我們以為「話多了就蒙垂聽」,以為「人多D,牧師祈禱「靈」D」(這exactly是李博士的話,很深印象)。我們是否以為上帝忘記了我們的需要,要我們提醒?我們如何理解「你們禱告,不可像外邦人,用許多重複話,他們以為話多了必蒙垂聽。 你們不可效法他們;因為你們沒有祈求以先,你們所需用的,你們的父早已知道了。」(太六7~8)我們今天如何禱告?如「品神」般(之前我好像說過類似的話)?如「求簽」般(如果乜乜發生就乜乜)?甚至如「恐嚇」般(如果唔回應就唔再信祢)?究竟上帝與我們的關係是如何?

再者,這也使我想到今天關於「奉獻」的問題:實在太多人對「奉獻」的教導會引用到瑪拉基書的一段:「萬軍之耶和華說: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倉庫,使我家有糧,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瑪三10)並以此為「什一奉獻」的「權威憑據」。老實說,這又是我的老師曾博士多番咎病的「金句主義」,是抽離語境的「斷章取義」,這「金句」使我們信徒將「奉獻」變成「投資」,以「奉獻」博取「回報」(這經文的「槓桿比例」似乎極奇的大)。然而,一旦「投資失利」,就好像「被算者」一樣,要求「回水」(雖然,這只是極其極端的可能性)。然而,這金句所說的是什麼?可幸,我剛「入手」(講「投資」講得太多了)的一本書,就是曾老師的「壞鬼釋經」的舊約敍事篇中,最後一段作出詮釋的,正正就是瑪三10。未看完全篇,但單單跳到「應用」的部份,得見老師的結論與我的看法十分相似(我是他的學生嘛),就是「他認為一切東西本來就是屬於耶和華的;並不是人「奉獻給耶和華」,而是將人暫且保管之物歸還給耶和華而已。」…「因為獻祭意味著,無論在時間、才幹,還是在財富上,我們都要走出自己的安舒區(comfort zone);如此,對於一個成熟的信徒來說,其奉獻就會愈來愈多。」今天,我們是否在「奪取神的物」?

說多了。。。。。。盼望我們能好好的禱告與奉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