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看、回轉、憐憫

jonah 3:10的圖片搜尋結果

拿三10

於是 神察看他們的行為,見他們離開惡道,他就後悔,不把所說的災禍降與他們了。

其實,上帝的作為其實很簡單,而且我們也十分清楚。

上帝是全知全在全能,祂察看全地,知道我們一切所行的,在明或在暗,祂都一一察看。

上帝憎惡罪惡,不喜悅人行在惡道上,所以祂差先知多番提醒,作出警告。

人可以選擇,信仰群體可以作出選擇,信仰群體的領袖代表群體作出選擇,他們可以聽從先知所說的,轉離惡道,又或是選擇一意孤行,繼續行在惡道中。

選擇後就要承擔後果:回轉,就經歷上帝的憐憫,上帝察看信仰群體離開惡道,就「後悔」不降所說的災;一意孤行,上帝察看信仰群體仍然選擇去「從惡人的計謀,站罪人的道路」,就要經歷上帝透過先知所宣告之災禍。

以色列人選擇要去立君王,這位他們選擇的領袖替他們選擇,以色列的惡王為他們選擇走上惡道,最終經歷亡國,這一切都是他們的選擇,無得怨。

你們今天是否也選擇要立王?你們是否已選擇了一位王?你們選擇了一位甚麼樣的王?他會為你們作出甚麼樣的選擇?一切都是你們自己的選擇,唔好怨,上帝早已對你們說過。

尼尼微王為尼尼微的人民選擇聽從,災禍越門而去;以色列王瑪拿西為以色列民選擇惡道,亡國之災不能再逆轉,即使是他之後出現了像約西亞這樣「好到加零一」的王出現,以色列猶大最終無法逃離亡國之運。

好自為知。

Advertisements

教會是「罪人群體」?

righteousness的圖片搜尋結果

路五27~32

27 這事以後,耶穌出去,看見一個稅吏,名叫利未,坐在稅關上,就對他說:你跟從我來。 28 他就撇下所有的,起來,跟從了耶穌。 29 利未在自己家裡為耶穌大擺筵席,有許多稅吏和別人與他們一同坐席。 30 法利賽人和文士就向耶穌的門徒發怨言說:你們為甚麼和稅吏並罪人一同吃喝呢? 31 耶穌對他們說:無病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 32 我來本不是召義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

耶穌在當時的以色列人群體中,常常做一些「非正統」的事。「正統」是:稅吏是罪人,在政治上的罪人,是「賣國賊」,作為「義人」(「義人」在路加福音的語境中,是「遵行主的一切誡命禮儀,沒有可指摘的」[路一6])的以色列人(特別是作為以色列人中的宗教領袖,在這故事中,指向法利賽人和文士),需與他們隔離。耶穌所作的是:「道成肉身,住在他們中間」,對他們發出回轉的信息:「你跟從我來」,然後以以色列人的文化來表明關係的復和 -- 同枱食飯,更邀請了更多稅吏和別人一同來見證這「復和」。「正統」和「耶穌」出現不和。耶穌表明:健康的人不用醫生,生病的人卻需要。義人悔改不是耶穌在做的事,因為義人的悔改是無意義的,是假的;罪人悔改才是真的悔改。

然而,真的有「健康」的人?真的有「義人」?

沒有,保羅神學說:「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羅三10),因為真正的「義人」,與他們文化中,「遵行主的一切誡命禮儀,沒有可指摘的」的「義人」,並不一樣。

保羅說:「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羅三20)

神的心意,是叫人能認清自己,看見自己的不義,然後得以回轉,並和耶穌基督同枱食飯。

今天教會是何等樣的一個群體?

最近看孫寶玲牧師的新作《在邊緣處,恩典留痕》,正正看見越在高位的,越德高望重的,就越因面子,將自己包裝成為「義人」,反而是那些活在草根的,沒有滿口屬靈術語的,沒有讀過神學的,卻只是忠心作好那些簡單的打掃、維修工作的工人,更容易說出「對不起」的話,並更真誠的面對生命,真實的回轉;反觀那些「義人」,卻因著要維護名聲,保持教會形象,只能以權力去掩蓋那些不義,卻天真的以為時間可以沖去一切。可他們是否不知道,「 因為人所做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 神都必審問。」(傳12:14)

常常聽人說,教會是「罪人的群體」,但這句話卻成了一切壞事的開脫,更成了一群裝作義人的宗教領袖的開脫。什麼才是教會?我卻深信教會應是一個「知罪而回轉」的群體。可哀的是,今天教會有否看重知罪並悔罪?還是只談平安平安(其實沒有平安),只談彼此相愛(卻建基在膚淺的路旁),只談為教會事奉(卻其實只是建立成就)?

昨晚和淑燕姑娘越洋談話,使我再經歷牧養。淑燕是我的生命師傅,屬靈導引,更是能指責我的牧者。耶穌基督正正透過她讓我在我的生命中經歷琢磨,知道我不是「義人」,是需要不斷經歷回轉的「知罪的人」,也是經歷這些,才使我更認清,我的生命是不斷需要依靠基督,連於基督的傳道者;而不是將「得救」固化了在信主一刻,信咗乜都得,卻在基督徒的生命中不斷裝作義人,使耶穌基督不再成為生命的需要,一切為自己打拼的自肥牧人。

感恩上主使我有一位能真心督責我、卻在愛中建立我的好牧人,也深盼我也能成為有屬靈能力去督責人、更有充充足足的愛心去建立群體的牧者。

願榮耀歸主!

從張柏芝決志信主,思考什麼是「神的大能」

圖片取自Yahoo新聞

今天看到一段「娛樂新聞」,題為「決志信主 打救人生 栢芝:我犯過好多罪」(參連結,另一篇見無悔與霆鋒結婚生仔 栢芝自爆新歡優點多)。內容是有關娛樂圈中「戀聞多多」(引報導末段之形容)之女星張柏芝,一次電台訪問的撮要。而這篇報導主要是集中在她的「信仰經歷」。

文中說到她是在「梅艷芳火葬禮後的解穢酒」後「第一次信主」(即約十年前,因梅艷芳卒於2003年12月30日),但在這十年間「三次離開主」,在離開的期間,她應該是「拜偶像」的,因為在第二篇報導中,記者引述她的話:「雜誌有寫我一時拜神一時信主」。到今天,她說「這次重返主身邊我已看得很化」。

不知大家如何看,但是當有失喪的人,真心看到自己的無助,知道誰是真正的拯救,可以回到上帝的身邊,總是一件值得歡欣的事。而且,姊妹(當然可以稱她為姊妹吧)說出了對於「得救」最正確的話:「我唔敢講其他,只講自己,今次堅決返到神的身邊,因為我知道自己係罪人,犯過好多罪,做錯過好多事。在人不能,在神都能,所以我先唔介意外間點睇都咁愛神,就係希望神用寶血赦免我的罪,我不停認罪,希望可以慢慢學似基督。

相信姊妹在這些年間是真的「知道」什麼是基督信仰:

  • 知罪--自己係罪人,犯過好多罪,做錯過好多事
  • 信靠--在人不能,在神都能
  • 救贖--希望神用寶血赦免我的罪
  • 更新--希望可以慢慢學似基督。

我相信真的只有神的大能,才能叫人知罪和回轉。或者我們會想,這樣的一個圈中人,私生活又如此混亂(未有忘記艷照事件),無論怎樣想,也沒法想象她能曾是基督徒。(若十年時間是真,那她作為其中一位女主角的艷照事件,正正就是發生在她是基督徒的日子中)但耶和華是行奇事的神,有什麼「不可能」?

細想一下,姊妹的經歷就正正像以色列人與上帝的關係一樣:被耶和華選召,要作一個「榜樣」,單單事奉耶和華。但他們見利思遷,在進迦南地後,因要從遊牧生活安定下來,過其農耕生活,需要勞動力和風調雨順,就拜「亞舍拉」(生育之神)和「巴力」(風雨之神),多次離棄耶和華(在士師記已有7個這樣的cycle),但耶和華也是不離不棄。甚至到在王國後期,幾乎被「激死」(以賽亞書中的名句:「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要使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發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便得醫治。」[賽六9-10],我十分想信是一句「氣話」,像父母被仔女激到爆時的一句:「我以後唔要你」。因為在以賽亞書13章後,就多次說到要他們「看見」、「聽見」、「明白」。),最後還是期望以色列人回轉,永遠在等候(賽三十18明明表示:「耶和華必然等候,要施恩給你們;必然興起,好憐憫你們。因為耶和華是公平的 神;凡等候他的都是有福的!」),只要「歸回」,只要「安息」,只要「安靜」,只要「信靠」(賽三十15金句:「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耶和華就在你後面等著你。

然而,在這報導中我看到兩點,是藉得姊妹和我們反思的:

第一,姊妹說:「栢芝被問到如果有部時光機讓她回到過去,會否再選擇結婚?栢芝爽快表示會,就算明知會離婚,她依然會揀結婚和生仔,栢芝表示:「呢個係上帝安排,上帝係最好導演,所有劇本係佢寫。」」。“上帝安排好哂”是不少信徒的想法,但卻是我不同意的。有好些時候,我們說要去尋求神的心意,但其實是將責任推給神。上帝容許我們有自由意志,就是讓我們可以選擇,但也要經歷所選擇所帶來的後果。「上帝安排一段失敗的婚姻」從而讓我們有經歷,實在是一個太殘忍的說法,將上帝說成是一個「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上帝。然而,這真的是上帝的安排?還是人在承擔「自我」的後果?

第二,報導中說「栢芝又稱這十年內離開了主三次,當中反反覆覆拜偶像和拜神,更有雜誌寫她因為事業跌到谷底,所以要靠耶穌打救。栢芝坦言:「呢句話表面好難聽,但我好開心佢哋登呢句話,因為如果要靠耶穌打救,即係話佢哋已經相信耶穌力量有幾大,先至打救到我。」」。什麼是「打救」?特別是在文中似乎將生命仕途的「高低」成為要被「打救」的因由,這是「成功神學」的看法,但卻「悲哀地」是今天有些未信(以致是「已信」)的人對信仰的看法。但當「苦路」出現時,就去質問上帝。但耶穌不正正說過這是一條窄路,是一條受苦的路?神的大能不在乎「家道豐富」,卻在乎生命改變。

但最後,盼望姊妹這次的回轉,能真真實實的去踐行她在文末所說的一句最重要的話:「希望可以慢慢學似基督」。

願主賜福保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