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經文印車胎,又如何?

今天有一小段「新聞」,分別在網媒「謎米」和「立場」出現(見謎米新聞立場新聞),都是因著基督徒藝人孫耀威在其微博發了幾幅相片和加了一句看似是個人感受的話,其「感受」是:「成功把我最愛的兩節經文放在輪胎上!MATTHEW 馬太福音6:33 和 ROMANS 羅馬書8:28!車子從此應該會跑的更快!COOL~~ 」(見微博

「謎米」引述了浸大宗哲系高級講師陳士齊的說話:「迷信行為,猶如當年法利賽人將經文寫在外衣SHOW OFF,耶穌最憎!」

「立場」的標題指:「網民轟褻瀆聖經」。

媒體似乎都將這事看得負面。

然而,直到提筆這一刻,在這條微博中引來了106個評論,大部份都是正面的(但看來都是其Fans對其偶像的回應,很多是「帥」,「有型」等等),只有其中一條是「立場」所引的回應:「這樣褻瀆聖經真的好嗎?」。但有兩條有「回應」這「經文」的,似乎都是出於「關心」--「跑那麼快干嘛!注意安全啦!」;又有類似的「神應该不會满足你的這個心願吧!快那麼重要嗎?安全最重要」。而且內容更有是非常正面的:「這兩節經文很好,是否刻在輪胎上就會常常記得呢?好主意!你很帥,照片景色也拍得很美! 」(參連結),還有些是「哈利路亞」,「以馬內利」等等。

我覺得,這微博並不是像某藝人般在其FB上大談教義。相比之下,這只是孫弟兄一個生活小節,和其不經意的一句「戲話」(因為根據Wiki,孫弟兄在中大是修讀計算機工程學,而且會考5A1C共28分,並應該暫時是會考最高分的香港藝人[參連結],這樣的學術訓練,在其理性上應該不會是「正經」地說出這話,再加上孫弟兄在公開的場合中應該並沒有什麼「神蹟奇事」的宣稱或是宣揚[不似得有藝人有「生仔唔痛」的神蹟的宣稱],所以我認為在這段微博中孫弟兄只是將一件生活小事與其他人分享,而非表達其信仰價值,因此我認為這只是「戲話」,不是認真的)。

而從其微博的circle中,似乎也沒有引起什麼宗教討論。有的,也只是非常普通的對話。

所以,這只是一件小事。但為何會引起別人的留意?我認為是因為多年來「名人佈道」的影响。這些年間,當教會及機構越來越多利用藝人的「名氣」來作為佈道會的「號召」,藝人有關在信仰上的一舉一動往往就成了香港人的焦點,他們帶有信仰的一點言論就會被大大的關注,並會作出詮釋。這可見於這事在國內的微博回應,與另一些藝人在香港FB所發的言論帶來的不同可以一見。這其實讓基督徒藝人在信仰上面對更大的壓力,以至連一句可能只是帶著輕鬆的話也要非常小心的說,這對某些基督徒藝人來說可能會成為其打擊。

當然,我並非鼓勵在信仰上開玩笑,只是常我們也反思一下自己的信仰生命中,是否也有些時候在言談間也會在信仰中說些輕鬆事,而這些輕鬆事在熟悉的人之間,其實是可被理解,並會不以為意。可是,在現今的處境中,對基督徒藝人來說,似乎已是不可能了。

只能說,「出名」了,面對的關注自然會更大,要在這「關注」中,更小心地為主作見證,不要戲言了。

從周永恆事件反思「名人佈道」

圖取自蘋果日報
圖取自蘋果日報

自8月30日周永恆涉打妻事件被傳媒報導,只一個禮拜時間,傳媒進一步的追查關於這個家庭及這段婚姻的多方面資料,以致越來越多消息給報導出來(而且似乎也越來越恐佈),這些消息包括了關乎「小三」、「網上情慾照」,以致進一步的從當事人的朋友口中得悉關乎周永恆的個人生活,以致品格的問題。當然,這些對我來說只是二手資料,所以並不能(也不應該)以此作為審判,「判死」當事人。然而,我估計這些消息實在會大大打擊當事人,同時也打擊著聽過他的基督徒見證的人,甚至是曾邀請他在不同地方的佈道會作見證的人。

不同的媒體以致文章已說了很多關乎周弟兄的事,也有面書的分享說到這次事件實在叫人反思找「名人」佈道的不是。其實,我在幾個月前一次證道中,也以反思「成功神學」對信徒和教會帶來的負面影响,分享過一些我對名人報導的看法,也曾引用時代論壇的一篇文章〈再思「名人佈道」〉(參連結)作為參考,說到今天教會推崇名人佈道,有可能根本是教會內部對「成功」的推崇,和教會內部失了見證動力的問題。然而,今天周弟兄的「出事」,叫我再思考到兩個問題:

第一,我認為教會在佈道會中去找「名人」來作「見證」其實是一個不負責任的做法。因為,對於這位「名人」,一所地方教會很大可能對他/她其實並不認識:不知道他的成長背景,不知道他的信主經歷,不知道他的信仰生命,甚至不知道他的教會生活、生命品格等等。就算是知道,也很大可能是從大眾傳媒得知。說直一點,就是他/她根本不屬於這個舉辦佈道會的屬靈群體(我指的是地方教會所辦的佈道會,又或是學校等等)。以一個「外人」,來說15、20分鐘見證,但卻無從得知他的口頭見證是否與他的生命見證consistence的時候,其實教會是背負著一個很大的危機:因為讓一個口頭見證出現在講壇上,間接表示著教會是認同見證者的生命。但當見證者真實的生命最後被曝光,這「生命的見證」同時也會成為教會的見證,而作為地方教會,對這位「不認識」的肢體,其實是無可奈何的,根本就連followup的機會也沒有,也沒有可能在這教會內,與被影响的弟兄姊妹,一同經歷這跌倒的見證者回轉及再改變的機會。最後得來的,就是止於一個失敗了的見證,使別人也跌倒了。

第二,我相信周弟兄這次事件,其實不能說是一件「獨一無二」的事。我估計,信徒打老婆,包二奶,情慾的罪等等,也曾發生過在教會中間。而教會雖然應該會有「教會紀律」處理(包括停事奉、見輔導、以致停主餐等等),但我相信,弟兄姊妹普遍都會以一個「愛」的態度作處理,並期望著跌倒者得以回轉,並會以「幫助」、「禱告」、「勸勉」這些聖經內的教導,使跌倒的得以站起來。然而,當「名人」高調地出外見證,甚至在FB中不停的以「金句」以示自己是一個「基督徒」,當情況出現時,他所面對的,就會像今天周弟兄所面對的一樣,甚至他昨天對外表示到:「大家想我死,還是坐牢,還有什麼好提議?」(見連結)。甚至在FB上對他的留言也著實不客氣。這其實對他會成為一個阻礙,使一件應該比較低調去處理事件,好減低當事人家庭傷害的事,變得沒有可能。所以,將一個名人的基督徒身份高調的傳播與「使用」,其實對當事人並不公平,甚至是教會在「利用」著名人的名氣,卻叫當時人要承受著這「高調」的後果。

其實,見證是要「活」出來的,佈道會上的見證,應該是見證者活在群體中,在一特定場合,在一眾同活在群體中的肢體面前,一同成為見證去使人真實見到福音的大能,而不是將之建築在屬世而來的名氣上。

讓我們同為周弟兄禱告,也求主幫助周弟兄的教會,一個他真實歸屬的群體,成為他的幫助,好使他回轉。回轉後,也不要四圍講,就讓這成為他的信仰群體內的見證好了。

從「名人釋經」反思「名人佈道」

Image

剛過去的主日,以「忘記背後」為題作宣講,詮釋到保羅所說的這句話是要「忘記」他過去在信仰中所得的成就,再反思到「成功神學」對今天的教會所帶來的挑戰,並以「名人佈道」作為例子,叫我們要反思今天「名人佈道」所反映的教會見證問題。言猶在耳,今天竟然從FB的分享中,見到一位過去也曾在「名人佈道」中出現的「名人」,所發表的一番言論。這篇言論卻引發我去想,「名人佈道」的另一個問題。

首先去看這「分享文章」,是出現在這「名人」的FB分享中:

連結網址

也將內容放在這裏,以免會有朋友因不是FB用戶而看不到

末世篇 (三)

第一至第三印到了嗎?

上一篇文章提到,現在還沒有到第四印的時期,那麼前三印到底會發生甚麼事呢?我們現在又到了這些時期了嗎?再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看法。(純粹個人見解,只作參考)

第一印:

「我看見羔羊揭開七印中第一印的時候,就聽見四活物中的一個活物,聲音如雷,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拿著弓,並有冠冕賜給他。他便出來,勝了又要勝。」

可以留意騎白馬的拿着一件武器,是一把「弓」,「弓」是一種遠距離武器,而這裡奇怪的是只有「弓」,沒有提及有「箭」!這讓我想起「核子武器」的時代。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陸軍航空軍在日本廣島市及長崎市前後投下兩枚原子彈,奪取十幾萬人性命,世界大戰雖然正式結束,但是「核武時代」卻正式開始!而值得留意的是,其實在這次原子彈事件之後,再沒有國家在戰爭中發射過核子武器,雖然有許多國家都不斷研發核武,但她們確實好像只拿着「弓」,卻沒有射出「箭」來,沒有真的發生核子戰爭,彷彿「勝了又勝」。然而,不久之後第二印便將「太平」奪去了。

第二印:

「揭開第二印的時候,我聽見第二個活物說:你來。就另有一匹馬出來,是紅的,有權柄給了那騎馬的,可以從地上奪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殺;又有一把大刀賜給他。」

揭開第二印的時候,騎在馬上的得到一把「大刀」,大刀是一種近距離的武器,戰爭開始不再保持遠距離,而是埋身肉搏了!2001年9月11日,美國紐約發生了可怕的九一一空襲事件,這個瘋狂的襲擊行為,正式為全球「恐怖襲擊時代」揭開序幕。在這十多年間,世界各地不斷發生自殺式恐怖襲擊,騎劫飛機、人肉炸彈、汽車炸彈,各類型恐怖襲擊有增無減,戰爭已經從國家與國家之間,蔓延到平民百姓當中,太平已被奪去。

第三印:

「揭開第三印的時候,我聽見第三個活物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匹黑馬;騎在馬上的,手裡拿著天平。我聽見在四活物中似乎有聲音說:一錢銀子買一升麥子,一錢銀子買三升大麥;油和酒不可糟蹋。」

到第三印的時候,在黑馬上的手裏拿著一個計算的工具「天平」,然後計出一個這段時期的物價。「一千銀子」大概是耶穌年代,一般人一個月的工資,而「一升麥子」也大概是一個人一個月的食量。換句話說,一個人只能賺夠養活自己,如果你想供養多兩個人,便要吃大麥,即是較次等的食物。至於「油和酒」不可糟蹋(damage),「油」是燃料,「酒」是奢侈品,可能這段時期的燃料和奢侈品變得很有價值。另外,很多時「油」也代表着上帝的「膏抹」,「酒」就常常代表「聖靈的充滿」,「油和酒」不可糟蹋也很可能是提醒我們不要破壞聖靈特別在此時期的工作。

不過我還有另外一個看法,聖經另外一處也曾經同時提到「油和酒」。

「惟有一個撒馬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裡,看見他就動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裡去照應他。」(路加福音十章33-34節)

這裏說到這個撒馬利亞人用「油和酒」幫助受了傷的陌路人,我認為「油和酒不可糟蹋」也很可能代表着上帝吩咐我們在這段時期不可吝嗇你的愛心,要特別去愛他人如同愛自己!

照這樣看來,第一和第二印的時期已經相繼來臨,根據上一篇文章「末世篇 (二)」,我們又沒有到「第四印」,由此可見,我推論我們很可能現在就正是在「第三印」當中了!我們現在正好就是在一個物價高企的世代,我們不單只要以愛心相待,也要留心着眼於聖靈的工作,努力傳福音,預備耶穌再回來!

雖然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但如果現在真的是「第三印」的時候,你渴慕你身邊的人都已經得救了嗎?

Yes? Pls Amen and Share!

純粹個人見解,之後還會分享其他末世的情況,請各位隨便討論指教,期待大家有更多解釋和啟示!待續。。。

先說我覺得這篇文章的問題。

其實一句講哂,這樣的釋經完全是anachronistic的,完全沒有理會經文的背景和目標聽眾,而且當中以「酒和油」與新約中另一段作出「文本互涉」,可以說是(講得唔好聽D)亂來,context完全不對。然而,最可怕的地方,是他的結論是「好聽」的,也似乎是屬靈的:「我們現在正好就是在一個物價高企的世代,我們不單只要以愛心相待,也要留心着眼於聖靈的工作,努力傳福音,預備耶穌再回來!。。。你渴慕你身邊的人都已經得救了嗎?」單單看這個結論,我會說AMEN,因為這是完全真實的,但可怕的,是作者要以完全混亂的詮釋來「引證」他的見解,更是以一個「末世論」的看法來達至這結論,他是否在以一個「靠嚇」的方法來傳福音?

文末作者加上「純粹個人見解」,表明這是他個人對末世的認信。然而,這篇文章(和先前的一篇講及幾可肯定第四印還沒揭開的文章)卻充份表現出作作的末世觀。但是,這些見解無論在學術界所用的詮釋方法上,又或是平信徒所用的比較基本的研經方法上,似乎都很難得到這些結論。(我覺得這與我先前所分享的4 blood moons 的那一位牧者的言論,倒有一些相似的地方)。

或者,我並不會怪責作者會有這些言論,因為他或者沒有接受過正規的神學訓練,他有這些見解,可能是從坊間的一些「書藉」影响,又或者他未有在教會的主日學中學到啟示錄,又或是天啟文學的特色,這並不是他的問題,這或者是我們作為牧者的問題。然而,當一位有著這樣的末世觀的「名人」,以「高姿態」的形式作宣轉,而且又是「高密度」的出現(這高密度可能已過去了),這會否使之變成了像「名牧效應」般的「明星效應」,使一些初信的,又或是追星的信徒,將之所有的言論奉為真理?以致即使作者聲稱這是「個人見解」,也會被奉之為真,以致讓信徒失去了「分辨」的能力?

名人佈道,真的是有很多很多的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