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的廉價合一?分化教會的真理!林後十一24、保羅與導致顛覆的福音

(此為曾思瀚博士在他的網誌發表題為 More Cheap Unity? Truth that Divides!: 2Corithians 11.24, Paul, and the Subversive Gospel. Rachel Yeung 姊妹翻譯)

「被猶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減去一下」(林後十一24)。

眾所周知,我愛讀專門研究耶穌的學者Larry Hurtado的著作。他最近跟Paula Fredriksen在網誌上的互動引起了我的興趣。我覺得引人入勝的原因,不單由於我在一本論及保羅的中文書裡,廣泛引用了後者的作品,更因該網誌對很多香港教會頗具含意(尤其在聖公會教省秘書於香港無線電視節目中,再次呼籲市民,要以和諧、包容的態度來面對另一次假普選後)。我會在下面引述Hurtado網誌中Fredriksen提出的觀點。不久以後,我會把她的著作從頭到尾閱讀,然後作個中肯的書評。

「……在Fredriksen最近出版的著作中,她一開始便就保羅提及自己在向外邦人宣教的旅程中,受猶太同胞鞭打(五次)(林後十一24)。[2]她的假設令人折服,基本如下:保羅要求由他帶領歸主的外邦信徒,不再敬拜羅馬世界中的神祗。得悉在羅馬統治下的生活裡,那些神祗的地位及重要性後,我們知道保羅的吩咐,會讓信徒跟人口佔大多數的異教社群關係更緊張。由於保羅以猶太人自居,並跟多個有猶太人散居的城市有聯繫(他在其中建立了早期跟隨耶穌者的召會ekklesias)。這些猶太社群大概恐怕,自己處於這些張力中間會首當其衝。因此,保羅要接受會堂的紀律處分,在若干場合中遭鞭打39下(他說有五次)。」

若Fredriksen所言屬實,保羅遭受懲罰,就不是像人們一直所以為的,是因傳福音的原故,倒是由於他所傳的福音,引致社會並會堂制度出現動盪。讓我們想想香港時下部份超大型教會(mega-churches)的文化:他們傾向維護政府的壓迫政策。有間教會是最佳例證──反對政府實施壓迫手段的會友,會遭撤銷會籍作處分。其他不及此嚴厲卻同樣誤導人的回應,就包括號召信徒不惜任何代價都要維持和諧,卻沒有充份討論過那些引起分歧的議題。

本質上,若Fredriksen所言非虛,那麼,有些教會的表現,相對保羅,就更像跟他對抗的人。保羅已經說明,福音主要的功用並非為達至和諧。真理不一定會使人和睦;反之,在保羅的事奉中,真理經常引起對質與分歧。人們指出謊言之時,教會該作的並非倡議和諧,乃要呼籲人討論、慎思、反省甚至悔改。虛假的和睦使無辜者承擔罪責,長遠而言會毀掉生命。正確解釋真理過程艱辛,活出真理更甚;要學效保羅在人生中的作為,優先處理不同的想法與衝突。面對不同議題,我們需要經歷很多艱難的掙扎,而非過份簡單的一面提倡廉價合一,一面掩飾我們那些理想中的漏洞。要問這類教會的問題只有一個:「我們表現得像保羅的對頭多於保羅之際,所持的信仰其實是甚麼?」

Advertisements

佔領香港──愛與合一:反思以西結書11章並反省斷章取義引用舊約的現象 以西結書11:19

以下翻譯自曾思瀚博士關於以西結書11章的一篇回應文章,原文為 Occupy Hong Kong, Love, and Unity: a Reflection on Ezekiel 11 and Bad Old Testament Proof Texts (Rachel Yeung姊妹翻譯)

 

這星期聽了篇道,講員引用了以西結書11章。廣義而言,內容是基於佔領香港這抗爭運動,作出合一的呼籲,叫不同意見者在基督的帥領下合而為一。我早已在其他網誌中討論過合一的條件;另外,我一位任職傳道的學生也專就這篇道以中文寫了網評。在某些前提下,我們寧願選擇合一,在別的議題下卻不然。合一與愛並不高過真理;沒有正確的內涵,合一只是空談。這起碼是我過去十五年來在學術機構裡教授保羅著作時,從研讀保羅書信得到的結論。在這網誌中,我會先把合一的問題放下,集中討論如何在講道中使用以西結書11章,理由簡單不過:那整篇道只引述了一段經文,講員卻徹底把意思弄錯了。

講章把以西結書11:19斷章取義,抽了出來,為要說明無論任何情況下,神的心意都是要信徒合一,(不信的)傳媒對他們的影響,不可超越這個。講員沒考慮上文下理,援引了這段經文來呼喚所有人,尤其針對研究聖經及神學的教授們(我正屬這界別),行事為人要更多依循聖經教導,少點受傳媒譁眾取寵的手法煽動。讓我們細看真正合乎聖經的釋經方法到底是怎樣的,然後回應這講員的告誡。

這網誌部份根據我從前的講課內容、我所寫的兩本書(一本釋經書一本專題論文),並一篇討論以西結書的學術期刊文章撰寫。由於這些都是用中文寫的,所以並非人人都得悉。有興趣看看的人,可以按下英文原稿中的連結。未來幾年,我會把以西結書的經文釋義修訂和重寫。然而,我等不及了,現在就要駁斥這流傳極廣,卻在講道學、釋經學上都錯謬昭彰的講論。

以西結書11章19節記載:「我要使他們有合一的心,也要將新靈放在他們裡面,又從他們肉體中除掉石心,賜給他們肉心」(中文和合本)。這是經文的前文後理。

任何講理的解經者,首要任務就是要考慮他所採用的經卷部份,整體結構如何。這部份的結構如下:

第八章 ──禮儀上的罪
第九章 ──禮儀上的罪引致的懲罰
第十章 ──離開中的榮耀
第十一章──社會性的罪;相關懲罰、離開中的榮耀

依結構看來,以西結書11章主要論到因為罪的緣故,神的榮耀正在離開。下面我們會進一步解釋那是甚麼罪。

以西結書11章1節開始,記載了一個更大的異象,論到靈把以西結提到聖殿朝東的門口,而這段經文則是上述異象的一部份。當時猶大所面對的問題是不公。主耶和華的靈告訴以西結,猶大的首領們,尤其兩位宗教領袖(參考結8: 11),圖謀惡事,殺害百姓(結11:6)。由於這是個異象,我們難以肯定這些謀殺案是否真的發生了,抑或是因為這些宗教領袖敬拜假神,因而招至巴比倫人來屠殺。這些領袖的名號,在希伯來文中實際解作「親王」,也許最接近的相關用詞是「首長」。約雅敬在公元前597年遭流放,連以西結也要流亡(比較王下24:10-17)後,這些領袖被留下來管治百姓。其中一位受眾人注目的,可能就是巴比倫的傀儡西底家。這些領袖沒有敬拜耶和華;他們在權力真空之際任意而行,利用後巴比倫的政治及宗教來攫取權力,背叛神和祂的約、出賣祂的子民。反正,不公就是其中的主題,而神會定不公的罪。任何宗教團體中人建議,支持對人民施以壓迫,就會像這兩個宗教領袖一樣。神痛恨不公!

先知用了兩個句子來論述針對領袖們的預言,宣佈神會按他們所犯的罪,以相應的懲罰給他們報應。以西結書11章8, 10節告訴我們,屠夫將遭屠宰,11章8節說,刀劍必臨到使用刀劍者身上。以西結書11章8-9節讓我們看見,領袖們的角色將逆轉──儘管他們自視為精英份子,實質乃是廢物;就像在鍋裡煮肉一樣,他們會經歷耶路撒冷被焚,得到熊熊煤炭作回報。

以西結書下一部份(結11:16-25)用暗喻描述猶大,在11章19節特別論到神會給「他們」(眾數)一個心;換言之,正如保羅對教會的形容,猶大像個身體。按11章18所記,這身體存在的目的,乃在敬拜那位真神而非一眾假神。信徒們會跟從神的律法而行(結11:20),因此敬拜真神會帶來公平的社會。神遂會買贖他們並其地土,就像一位親近又親愛,買贖他們的親族一樣(參考利25;得4:1-9)。在過程中,偶像崇拜及不公之事必須根除。沒有公平,神難以賜下肉心與合一。

我們若細讀經文,就會看見其中所指,跟那講員所說的恰恰相反。經文論到神憎惡不公。香港這樣的社會無疑充滿不公。教會領袖附和不公的政府,同樣會把不公帶進信仰群體中。香港社會連「相對公平」都算不上──如此大量的高齡市民入不敷出,要依靠執拾硬紙箱來支付租金。神痛恨不公。這些惡棍被神定罪,乃因他們連成一線,逼迫那些受壓制的人。聯合起來附和不公,就是耶和華神定猶大有罪的其中原因。在壓迫別人的事上合一,正正顯出一顆石心來。任何附和不公的人,其實正是壓迫聯盟的一份子;他們裡面的是顆石心。在罪惡上合一會引來毀滅。這就是以西結書11章的信息。

教會變豪宅?從香港佑寧堂的重建,看教會中的民主

Image

剛看到一段新聞:「佑寧堂通過建豪宅方案」(參新聞連結)。香港佑寧堂剛在會友大會通過與地產商恒基地產合作,不用分毫就可完成擴堂計劃,獲得五層樓面(相信其可用地方應該比現在為多,為新,為先進。我沒有去過香港佑寧堂,不知其大小,但相信若不是可以得著更多地方使用,這總不成叫作「擴堂計劃」吧!),另也可以獲得建成的「豪宅」單位19個,可作牧師使用或出租(作投資,回報率應是「無限大」吧,以我對地產有限的知識計算)。

這可算是一個「雙贏」的方案吧!

對於教會與地產商合作,我沒有什麼特別意見,或者當中是各取所需。畢竟,我所就讀的神學院也曾和地產商合作,現在才有一所「勞斯萊斯」級的院舍(曾聽人這樣說),也換來一大筆現金,可以讓神學院運多一段時間。(只是地方從市中心搬到「山卡啦」。我曾想過,若神學院沒有搬,我可方便多了)。而且,教會建築物只是一個外殼,真實的教會只在乎由人所組成的信仰群體,只是大家或許「捨不得那「具歷史價值的教堂」吧。

然而,香港佑寧堂在這事作決定的過程中,想也是和浸信會一樣,是會眾制,所以會友大會是最高權力所在,事情必須經過會友大會的 通過。然而,「表決」的結果卻有點使我感意外:報導說「僅高於三分之二的門檻」。意思即是,通過,合乎章則;但是否「同心合意」?則似乎有點問題。

再者,未知記者是否有參與會議表決過程(這點我存疑,通常會友大會不會容許教會外人事參與吧。。),又或是訪問與會者所得,報導中記述了「教會內的重建委員會以方案的商業利益作賣點向教友推銷」。未知這是否「唯一」的推銷方式?但這點卻在我「聽起來」有點不舒服。

面對這樣「重大」的決定,教會應如何面對?應如何決擇?在現今的處境,很多時教會都會處於兩難之間:又要禱告尋求神的心意,時間又未必容許。曾聽過有人打趣的說,教會要買地方很難。不是沒有合適的地方,而是教會作決定的過程實在太「漫長」,以致買家很多時候都寧願買給別人,所以我們教會買到新的地方實在是一個「神蹟」。我承認我也想不出任何一個方案,去讓大家同心,但是一個似乎是合乎「民主」所作出的決定,是一個「合理」、「合法」、「合章」,但這是否「合神心意」?民主社會中的小數服從多數,是否就是教會所用的方案?

回到香港佑寧堂今次所面對的處境,我相信前面還要有多個關卡要通過(文中就說到城規會)。但無論如何,盼望佑寧堂的弟兄姊妹能一同經歷,將來的結局是怎樣,大家也同心面對,而不致形成兩個不同的「陣營」。盼望耶穌基督所吩咐的合一與愛,常與我們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