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受苦節崇拜證道–從害怕到放膽

20180330_102331.jpg

約十九38-42

38 這些事以後,有亞利馬太人約瑟,是耶穌的門徒,只因怕猶太人,就暗暗的作門徒。他來求彼拉多,要把耶穌的身體領去。彼拉多允准,他就把耶穌的身體領去了。 39 又有尼哥底母,就是先前夜裡去見耶穌的,帶著沒藥和沉香約有一百斤前來。 40 他們就照猶太人殯葬的規矩,把耶穌的身體用細麻布加上香料裹好了。 41 在耶穌釘十字架的地方有一個園子,園子裡有一座新墳墓,是從來沒有葬過人的。 42 只因是猶太人的預備日,又因那墳墓近,他們就把耶穌安放在那裡。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Q_KW4brCstTQCFwTm6FlgVLRc8MqtRB-/view?usp=sharing

Advertisements

假期的意義 –受苦節、復活節、平安夜、聖誕節的再思

圖片取自e-zone.com.hk

2016年,香港有17日「公眾假期」。7天是與中國傳統有關(農曆新年(3天)、清明、端午、中秋、重陽),3天與國家有關(勞動節、特區成立、國慶),1天未能歸類(1月1日),1天與佛教有關(佛誕),5天與教會有關(受苦節、受苦節翌日、復活節星期一、聖誕後第一個周日、聖誕後第二個周日)。按「比例」來說,教會算是「有頭有面」了。

然而,假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通常,假期的用意是為了能讓大家在特定日子不用工作,一起為那「節期」作記念。例如,農曆年3天的假期為了讓中國人的大家族能四出拜年,清明重陽讓中國人能到墓地掃墓,端午為記念屈原,中秋為賞月等等。。。

談到與宗教信仰有關的假期,我們只有與佛教及與基督教有關的假期。佛誕假期只有一天,在當天,聽聞有關的宗教團體會有相應的「記念活動」,為的是推廣佛教文化與中國傳統。我翻查了2014年的一些宣傳資料,發現原來即使佛誕假期只有一天,香港佛教聯合會也舉辦了為期三天不同層面的活動,隨了我所知道的「浴佛大典」外,還有不同的講座,有「職場篇」,也有「家庭篇」,更有全天的「大典」與「法會」(這是否像基督教的佈道會與崇拜?不得而知)。(參香港佛教聯合會2014網上海報)而假期當天,某些教會也會因著假期而舉辦一些如退修會、讀經日營等的活動。

而關於基督教節期的假期,主要是兩大「節」:復活節與聖誕節。這當然是大節,因為這關乎我們信仰的重要核心:救恩歷史的兩件頭號大事:耶穌基督的降生與復活。所以,教會每年也會將這兩個節期的崇拜視為其中最重要的重點,而作出特別的準備(會有聯合詩班/聖景/畫劇等等)。然而,我忽然發現一個奇怪現象,就是教會「大圍」的「活動」主要有4個:受苦節,復活節,平安夜,聖誕日。受苦節是假期,OK,放假準備受苦節崇拜,但受苦節崇拜差不多一定是晚上的崇拜;受苦節翌日,教會通常不會有特別活動,但卻是公假,賺咗;復活節一定是禮拜日,一定是假期,也是恒常崇拜之日,所以不用特別什麼假期;然而,復活節後的一天,教會通常也沒有什麼公開活動(或者有些團契會有另一次日營或什麼的),但卻是公假。至於聖誕節更奇怪,平安夜不是假期,但教會通常會有平安夜崇拜,和maybe佈佳音,但第二天是聖誕正日,公假,可以教會卻通常不會在這天有特別崇拜,而通常取之前一週的禮拜日作聖誕崇拜;更奇怪的是,聖誕節翌日也是假期,但教會也通常不會有特別活動。

總括來說,有關基督教節期的假期「日數」,比「慶祝」活動的「天數」為多,所以「有賺」;對比起佛誕來說,更可說賺凸。

為何會出現這些情況?這對「基督教」是特別優待?

我卻並不如此看,我反而覺得這會否是對信仰的「另類挑戰」?

每年年頭,某些媒體會出現一些「攻略」,教如何請幾日假就可以放一個悠長假期,通常,這些攻略所涉及的,不外乎三個時段:農曆新年,復活節,聖誕節;而也是這些節期,成為「旅遊旺季」。

這是否形成了一個極大的誘惑?

教會:多假期,反成了一個誘惑;佛誕:少假期,倒出現了更多慶典。

前些日子,曾道聽途說,說教會要反對將其他宗教日子立為假期。然而,這「奇想」倒叫我反思,我們更應「保留」佛誕,因在那天教會倒會舉辦一些「屬靈」活動,以作抗衡;卻應該爭取取消復活節和受苦節長假,以去除我們的誘惑。若能「保住」一年十七日假期,我倒希望那些假期出現於別些「偉人」的記念上,好讓我們在聖誕復活節中,專心敬拜,而在別的日子,專心放假。

主啊,請聽我求。阿門。

靈修20130325–基督的傷與痛

Image

詩三十二1~5

1 (大衛的訓誨詩。)得赦免其過、遮蓋其罪的,這人是有福的! 2 凡心裡沒有詭詐、耶和華不算為有罪的,這人是有福的! 3 我閉口不認罪的時候,因終日唉哼而骨頭枯乾。 4 黑夜白日,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盡,如同夏天的乾旱。(細拉) 5 我向你陳明我的罪,不隱瞞我的惡。我說: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你就赦免我的罪惡。(細拉)

就在今年受苦節之前的這個「聖週」(Holy Week),讀到這一篇詩篇,讀到第一句就已叫我流淚。「得赦免其過、遮蓋其罪的,這人是有福的」!這是何等的寶貴!我們又是何等樣的罪人!

在預備今年的受苦節崇拜中,要找一段影片,能配合師母的一段證道內容:「鞭傷與釘痛」,所以就在網上嘗試找與基督受苦與釘十架的片段。最後,就在youtube裏找到一段以「受難曲」之剪輯片段,配上一首受苦節所唱的「標準詩歌」--Via Dolorosa--而成的一段片段(本想連結這段影片,但想到若在受苦節崇拜才看,會更好,所以,大家只好加上想像了)。雖然,這些「片段」已曾看過,Via Dolorosa也曾在幾年前的受苦節崇拜獻過詩。然而,不知何因,當這些「血腥」的畫面與熟悉詩歌放在一起的時候,就鈎起了「我是何等罪人」的意念。當我「再三」的去看這一段五分鐘的片段時,這些片段忽然將「傷」和「痛」的感覺拉得十分之近。我不其然的想到,為何我們還可以去犯罪?當我們「看見」救恩和代贖是經歷這樣的一段傷和痛而換取得來的時候,我們為何還能叫愛我們的主去傷心?我們是否輕忽了十架上的「羞辱」,輕看了十字架的「痛」?或者,十字架已成為了「一台劇」,只是讓我們在受苦節崇拜中作為「觀賞」的「節目」;又或者,十字架已成為了一段我們「耳熟能詳」的聖經故事,只是讓我們用來「誦讀」的經文,我們實際上已麻木了?

當我一次又一次去「看」這些片段時,我發現,原來我一直也沒有好好的思想(或感受)那真正的痛。但當這些「畫面」一幕一幕的重現在眼前的時候,我才發現到,過往我真的輕忽了這「羞辱」,也輕忽了這「痛」。有些時候,我們似乎只是將眼目放在基督受苦的「神學詮釋」上,而沒有將這真實的感受真正的去「品嘗」一下。或者,過去的神學操練使我更多的去作「詮釋」,而放輕了「屬靈經歷」,以致我並未能以「感性」的層面去「賞一賞」那真實的感覺。但當這些畫面鈎起了這些感覺的時候,又是那麼的震撼,叫我真實的去明白「得赦免其過、遮蓋其罪的,這人是有福的!」這真的是何等大的福氣!

我們真的要十分謹慎!我們今天的身份是如何得來的!我們能得兒子的名份是經過何等的痛所換回來的!我們這一群「蒙福的一群」,今天又何等好好的活出屬靈群體的樣式?我們是否只是虛有其表的基督徒?我們為何還可以有「犯罪」的心?當我想到這裏,希伯來書一段經文就「現」出來了:

1 所以,我們應當離開基督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不必再立根基,就如那懊悔死行,信靠 神、 2 各樣洗禮、按手之禮、死人復活,以及永遠審判各等教訓。 3  神若許我們,我們必如此行。 4 論到那些已經蒙了光照、嘗過天恩的滋味、又於聖靈有分, 5 並嘗過 神善道的滋味、覺悟來世權能的人, 6 若是離棄道理,就不能叫他們從新懊悔了。因為他們把 神的兒子重釘十字架,明明的羞辱他。

我們是否在羞辱基督?是否像當日的猶太人一樣,在以棕樹枝夾道歡迎耶穌騎驢進耶城後,接著就大呼「釘祂十字架!釘祂十字架!」的一群?

這是聖週,是思念我主基督受苦受害的時間,就讓我們以「省察」的心來再一次與基督同經十架之路,使我們好好的再去感受基督的痛,好讓我們真實的成為合神心意的群體,就是真實的去愛基督,也彼此相愛的群體!

你以何等樣的心來「迎接」受苦節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