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爭。。。

genesis 13的圖片搜尋結果

創十三

1 亞伯蘭帶著他的妻子與羅得,並一切所有的,都從埃及上南地去。 2 亞伯蘭的金、銀、牲畜極多。 3 他從南地漸漸往伯特利去,到了伯特利和艾的中間,就是從前支搭帳棚的地方, 4 也是他起先築壇的地方;他又在那裡求告耶和華的名。 5 與亞伯蘭同行的羅得也有牛群、羊群、帳棚。 6 那地容不下他們;因為他們的財物甚多,使他們不能同居。 7 當時,迦南人與比利洗人在那地居住。亞伯蘭的牧人和羅得的牧人相爭。 8 亞伯蘭就對羅得說:「你我不可相爭,你的牧人和我的牧人也不可相爭,因為我們是骨肉【原文作弟兄】。 9 遍地不都在你眼前嗎?請你離開我: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 10 羅得舉目看見約旦河的全平原,直到瑣珥,都是滋潤的,那地在耶和華未滅所多瑪、蛾摩拉以先如同耶和華的園子,也像埃及地。 11 於是羅得選擇約旦河的全平原,往東遷移;他們就彼此分離了。 12 亞伯蘭住在迦南地,羅得住在平原的城邑,漸漸挪移帳棚,直到所多瑪。 13 所多瑪人在耶和華面前罪大惡極。 14 羅得離別亞伯蘭以後,耶和華對亞伯蘭說:「從你所在的地方,你舉目向東西南北觀看; 15 凡你所看見的一切地,我都要賜給你和你的後裔,直到永遠。 16 我也要使你的後裔如同地上的塵沙那樣多,人若能數算地上的塵沙才能數算你的後裔。 17 你起來,縱橫走遍這地,因為我必把這地賜給你。」 18 亞伯蘭就搬了帳棚,來到希伯崙幔利的橡樹那裡居住,在那裡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

亞伯蘭和羅得是「稱兄道弟」的,亞伯蘭對羅得說:「我們是骨肉」。

他們擁有極多,有極多的資源。

他們相爭,他們的「馬仔」相爭。

亞伯拉罕原為大(羅得應該是亞伯拉罕的侄兒),但他自己不作選擇,他讓位份小的去作選擇。

羅得選上了在眼底下最美好的,那片像埃及地,滋潤的平原。

但繁華之地,卻是罪惡之城。但哪管他,搵食緊要。

耶和華卻讓亞伯拉罕向東西南北觀看,凡他所看到的,盡要賜給他,但更重要的,是耶和華賜福與他的子孫,他將要成萬國之父。

亞伯拉罕在幔利的橡樹那裏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

———

教會內肢體彼此「稱兄道弟」,我們彼此稱呼弟兄姊妹。

不少教會其實也擁有很多,金錢、人力資源。。。

但擁有愈多,相爭卻似乎更多,群體相爭,「馬仔」們相爭。最常聽到的是,「點解佢得我唔得」。

教會中誰會相讓?我們如何作出選擇?

我們會選擇最好的地方,最好的資源,眼底下最好之處,那片像埃及地、滋潤的平原。

但繁華之地,卻是罪惡之城。但哪管他,自己緊要。

我們是否有向東西南北觀看?看耶和華真實的賜給我們什麼?我們有否只看到眼底所見的繁華,卻只留戀於這些放在眼前,垂手可得的資源?東西南北的,還是留給你吧。

教會的「壇」在哪裏?若今天新教的「壇」是主餐桌,我們還有沒有記念基督的身體,就是那主餐所記念的「一個身體」?那聖靈所賜的合一?

———

亞伯拉罕的故事還未完,後來耶和華因著所多馬、蛾摩拉極大的罪惡天火焚城,最後還是亞伯拉罕回來,將羅得一家拯救。

 

Advertisements

「超自然的順產」 — 是自己的祝福,卻成了別人的咒詛?

image

 

昨天從FB中看見一幅相片的share,標題為「超自然的順產」。內容如下:

超自然的順產!

太太今天在「完全沒有麻醉」的情況之下,差不多沒有半點疼痛就極速順產誕下麟兒!真的有如太太所說Supernatural Childbirth!!! 

我記得一位牧者曾經對我說過,聖經記載女人原本生產並不很痛楚,然而人墮落犯罪之後,這種生產的痛楚大大增加,而這種強烈的感覺,讓人產生強烈的愛:
「神又對女人說:我必多多加增你懷胎的苦楚;你生產兒女必多受苦楚。」(創世記 3:16上)
這牧者又說:同樣地,若你充滿上帝的愛,你也相信上帝的應許,你不需要這種劇痛來刺激這份愛了,這種生產的苦沒有必要了,所以聖經又說:
「女人若常存信心、愛心,又聖潔自守,就必在生產上得救。」(提前 2:15)

生產前,我太太非常有信心,她確信這次生產不會痛楚,她這樣相信,也真的這樣成就了!

謝謝你的信心啊,美麗的凱兒!

我確知道這個孩子是神所喜悅的!

謝謝這位牧者的教導,感謝天父爸爸,也感謝各位的祝福!

祝福各位準媽媽也能經歷這種Supernatural Childbirth!

內容「引用」了兩節聖經,似乎是運用了inter-textuality(文本互涉)的方法,對女性生育所經歷的痛楚作出詮釋,也似乎說得十分有理,這吸引了我去細思中間的內容。

 

 

首先不從聖經詮釋來看,這段分享在「邏輯」上已帶來了一個信息:文中說到「 若你充滿上帝的愛,你也相信上帝的應許,你不需要這種劇痛來刺激這份愛了,這種生產的苦沒有必要了 」,當中出現了一個if…then,之格式,其中的if,包含了一個and clause,中間的兩個「條件」就是:充滿上帝的愛,「也」(and)相信上帝的應許;而結果(then)就是不需要這種(生產上的)劇痛,這種生產之苦「也」(and)不需要了。若以邏輯推論,今天經歷生產之苦「和」劇痛的,就是在if clause 中其中一項不符合的情況,就是either 生產的母親沒有充滿上帝的愛,「或」(or)不相信上帝的應許。以此推論,我的太太應該就是沒有充滿上帝的愛,或是不相信上帝應許的門徒。因為我有一子一女,兩細路出生時,我都在產房,雖然,我太太十分蒙保守,兩次都極速「生完」(小兒出生時,選了私家醫生,但醫生在收到消息話要生的時候,雖他只是在非常附近的體育館打波,但在趕到之際,小兒已出來了)。雖然如此,我兩次都經歷太太那面青口唇白之痛。特別是在第二次,當在私家醫院中,能看到那部「宮縮機」所標示的讀數是,就親眼看到這是如何consistence:當宮縮讀數上升,面青就開始,當讀數爆表,太太面容就出現扭曲。這是何等的痛,若以創世記的詮釋,這真是一個「大懲罰」。

我太太是「沒有上帝的愛」?她「不相信上帝的應許」?若是如此,我就更不配作主的工人了。

再從詮釋和經文互涉的角度切入。

先不多說,看經文。

創世記一段:

耶 和 華 神 所 造 的 , 惟 有 蛇 比 田 野 一 切 的 活 物 更 狡 猾 。 蛇 對 女 人 說 : 神 豈 是 真 說 不 許 你 們 吃 園 中 所 有 樹 上 的 果 子 麼 ?
2 女 人 對 蛇 說 : 園 中 樹 上 的 果 子 , 我 們 可 以 吃 ,
3 惟 有 園 當 中 那 棵 樹 上 的 果 子 , 神 曾 說 : 你 們 不 可 吃 , 也 不 可 摸 , 免 得 你 們 死 。
4 蛇 對 女 人 說 : 你 們 不 一 定 死 ;
5 因 為 神 知 道 , 你 們 吃 的 日 子 眼 睛 就 明 亮 了 , 你 們 便 如 神 能 知 道 善 惡 。
6 於 是 女 人 見 那 棵 樹 的 果 子 好 作 食 物 , 也 悅 人 的 眼 目 , 且 是 可 喜 愛 的 , 能 使 人 有 智 慧 , 就 摘 下 果 子 來 吃 了 , 又 給 他 丈 夫 , 他 丈 夫 也 吃 了 。
7 他 們 二 人 的 眼 睛 就 明 亮 了 , 才 知 道 自 己 是 赤 身 露 體 , 便 拿 無 花 果 樹 的 葉 子 為 自 己 編 作 裙 子 。
8 天 起 了 涼 風 , 耶 和 華 神 在 園 中 行 走 。 那 人 和 他 妻 子 聽 見 神 的 聲 音 , 就 藏 在 園 裡 的 樹 木 中 , 躲 避 耶 和 華 神 的 面 。
9 耶 和 華 神 呼 喚 那 人 , 對 他 說 : 你 在 那 裡 ?
10 他 說 : 我 在 園 中 聽 見 你 的 聲 音 , 我 就 害 怕 ; 因 為 我 赤 身 露 體 , 我 便 藏 了 。
11 耶 和 華 說 : 誰 告 訴 你 赤 身 露 體 呢 ? 莫 非 你 吃 了 我 吩 咐 你 不 可 吃 的 那 樹 上 的 果 子 嗎 ?
12 那 人 說 : 你 所 賜 給 我 與 我 同 居 的 女 人 , 他 把 那 樹 上 的 果 子 給 我 , 我 就 吃 了 。
13 耶 和 華 神 對 女 人 說 : 你 作 的 是 甚 麼 事 呢 ? 女 人 說 : 那 蛇 引 誘 我 , 我 就 吃 了 。
14 耶 和 華 神 對 蛇 說 : 你 既 作 了 這 事 , 就 必 受 咒 詛 , 比 一 切 的 牲 畜 野 獸 更 甚 。 你 必 用 肚 子 行 走 , 終 身 吃 土 。
15 我 又 要 叫 你 和 女 人 彼 此 為 仇 ; 你 的 後 裔 和 女 人 的 後 裔 也 彼 此 為 仇 。 女 人 的 後 裔 要 傷 你 的 頭 ; 你 要 傷 他 的 腳 跟 。
16 又 對 女 人 說 : 我 必 多 多 加 增 你 懷 胎 的 苦 楚 ; 你 生 產 兒 女 必 多 受 苦 楚 。 你 必 戀 慕 你 丈 夫 ; 你 丈 夫 必 管 轄 你 。
17 又 對 亞 當 說 : 你 既 聽 從 妻 子 的 話 , 吃 了 我 所 吩 咐 你 不 可 吃 的 那 樹 上 的 果 子 , 地 必 為 你 的 緣 故 受 咒 詛 ; 你 必 終 身 勞 苦 才 能 從 地 裡 得 吃 的 。
18 地 必 給 你 長 出 荊 棘 和 蒺 藜 來 ; 你 也 要 吃 田 間 的 菜 蔬 。
19 你 必 汗 流 滿 面 才 得 糊 口 , 直 到 你 歸 了 土 , 因 為 你 是 從 土 而 出 的 。 你 本 是 塵 土 , 仍 要 歸 於 塵 土 。

以我的理解,這是這段經文的段落,其核心是關乎人悖逆的經過和結果,是罪的起頭。而再往後看,這也是隔絕的開始。從神學來看,這也是踏進「救恩歷史」的起頭。(當然,以我所學,一個最明顯的分野是創世記十二章,就是巴別事件)。但說成救恩歷史,所表達的,就是上帝的心意是拯救,而不是隔絕。這也是為什麼耶穌基督要道成肉身,經歷這「極大的痛苦」也經歷這「極重的苦難」。所以,「愛」成就在經歷苦難,而不是免去苦難,免去痛。

到提前一段:

我 願 男 人 無 忿 怒 , 無 爭 論 ( 或 作 : 疑 惑 ) , 舉 起 聖 潔 的 手 , 隨 處 禱 告 。
9 又 願 女 人 廉 恥 、 自 守 , 以 正 派 衣 裳 為 妝 飾 , 不 以 編 髮 、 黃 金 、 珍 珠 , 和 貴 價 的 衣 裳 為 妝 飾 ;
10 只 要 有 善 行 , 這 才 與 自 稱 是 敬 神 的 女 人 相 宜 。
11 女 人 要 沉 靜 學 道 , 一 味 的 順 服 。
12 我 不 許 女 人 講 道 , 也 不 許 他 轄 管 男 人 , 只 要 沉 靜 。
13 因 為 先 造 的 是 亞 當 , 後 造 的 是 夏 娃 ;
14 且 不 是 亞 當 被 引 誘 , 乃 是 女 人 被 引 誘 , 陷 在 罪 裡 。
15 然 而 , 女 人 若 常 存 信 心 、 愛 心 , 又 聖 潔 自 守 , 就 必 在 生 產 上 得 救 。

我認為二章8-15節是一個單元。保羅應該是分別對「男」和「女」作出教導。說成「性別歧視」也好,保羅似乎以更大的篇幅去「教導」女人,更似乎是將罪的起頭,拉在夏娃身上,並以此來表達出「順服」的主題。若以此追回創世記,罪就是人的不順服,從而得著罪的後果。罪的後果不是生產的痛,不是勞碌才得食,而是隔絕。這些痛、苦、勞碌是標記,讓知道我們活在隔絕中。所以,保羅在這段話的最後說到,必在生產上得救,所用的字,就是〝sozo”,– save,很有救恩,救贖的味道。

所以,這兩段的經文互涉,我認為重點不在某經歷或是某些罪的後果,而是關乎順服與拯救的問題。而且,保羅似乎是在表明一個「得救者」應該是過著一個聖潔和順服的生命,因這是活在救恩中的生命踐行。這不是成功神學所說的,因信仰而得來的順利,順風順水,生仔唔痛等等,而是我們能以一個得拯救者的身份,勇於面對和回應這些痛、苦、辛勞的處境,並不是「免去」。

最後,我並不「怪責」這分享者,始終,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是值得喜悅,感恩的事(無論是否「痛」)。但我卻對那位「牧者」所說的,抱有很大的保留。這是何等樣的釋經?何等樣的教導?

我自己也要儆醒,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從「被姦女性喝太多酒」,再看「是小六女生主動邀請校長開房間!」,思想到「罪性」的問題

Image

今天「前後腳」的看到兩則叫我「O嘴」的新聞,都是關乎「性犯罪」的新聞。其中一則並不是特別指向某近特定的「罪案」,只是香港保安局局長回應香港新一季之罪案率,因著「強姦罪案」的「標升」(增加了六成)而作出的回應,他將「部份原因」歸咎為「部分是由於受害人喝下較多酒精後被強姦,故我會呼籲年輕女性別喝太多。」(參Yahoo 新聞 );而另一則新聞卻是關乎最近海南省萬寧市一小學校長性侵6名小六女生,帶往酒店「開房」(參Yahoo 新聞),但剛從老師的Facebook分享中,看到一段相信是台灣的媒體報導,有關這單案的警方調查結果,「是小六女生主動邀請校長開房間!」(參東森新聞雲)。這段新聞現只是發現在台灣這媒發佈,未知是否屬實,但若果事情果然如此,這兩段新聞似乎帶來一個共通點,就是在我們心目中代表「正義」的部隊,對犯罪者的一種看法:「主動犯罪,罪無可恕;被誘犯罪,罪有可原」。(當然,在現在的階段,兩個回應似乎仍有著不同的地方,但香港是否正走向與國內「共融」的階段?)

其實,這似乎是一個根本的問題。因為當我們從創世記看亞當、夏娃、蛇、與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我們早已看到人是在尋找一個「藉口」,去「解釋」其實我們並「不想」去犯罪,只是因著某些原因,使我無法抗拒。當我們再仔細地去看亞當、夏娃與上帝的對話的時候,就更清楚可以看見:

男人點講?「你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樹上的果子給我,我就吃了。」(創三12)

女人又點講?「那蛇引誘我,我就吃了。」(創三13)

(反而是那「蛇」沒有再去「推卸」,沒有說一句話,就硬食了)

人往往只是將自己所作的「壞事」,推到別人身上,稱為「卸膊」;但卻將別人所作的「好事」,拉到自己的身上,稱為「抽水」。這「林林種種」,在今大的世代,在不同的層面,實在見得太多。或者,這就是「罪性」,就是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罪性,也就是一個失卻良心,只求功利的社會所表現出來的罪性。

老實說,我們所見的世代,我相信只會越走越差,所以要實踐耶穌基督的教導:「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我們在天上的父」,實在只會越來越艱苦。有時,我會覺得就算是信仰群體本身也是千蒼百孔:看我們的言論與行為,有多少是在「作光」?有多少是在「抽水」?這實在要叫我們去反省,我們今天是以「世界」的方法來「運作」教會,還是我們是實實在在的「作眾人的僕人」?今天,作為一個「罪人群體」(實在有很多人稱教會為「罪人群體」,就連教會本身也是如此說),我們有否以此為「藉口」,「卸膊」(甚至「卸」到上帝那裏),卻叫「罪」仍在我們中間掌權;還是我們是因著上帝的恩典,早已得勝罪惡,叫我們知道,今天我們是誰,我們所作的又是何事?

別讓「罪」在我們中間掌權!

靈修20130422–安息日,迆日?

Image

創二1~3

1 天地萬物都造齊了。 2 到第七日, 神造物的工已經完畢,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3  神賜福給第七日,定為聖日;因為在這日, 神歇了他一切創造的工,就安息了。

今天ODB原來的經文是創二1~7,但其實經文普遍的分段是在二章3節與4節中間(若果用Wellhausen著名的「底本說」,創一1~創二2與創二3開始所記載的其實是兩個不同的「文件」對「創世」的記載,分別是前一段的E底本--以「神」(Elohim)稱上帝,和後一段的J底本--以「耶和華」(Jehovah)稱上帝。。。說遠了。。。),所以,今天只單看二13

其實,這是一段非常重要的經文,因為這似乎是關乎一個今天每一個人(無論是信徒或是非信徒)都在「恒守」的一個「規律」:六日工作,一日休息。而且,對於基督徒來說,更為「重要」,因為這似乎也是作為群體信仰生命中的一項最重要的「核心」--主日崇拜--上帝設立了「安息日」,所以我們在六日工作後,要有一天「歇了我們的工」,像上帝「歇了祂一切創造的工」,好好的「安息」。

對,這的確是「安息日」的「來源」,因為耶和華給以色列人的十誡,唯一一誡有「解釋」的就是關乎「當守安息日」的誡命:

8 「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 9 六日要勞碌做你一切的工, 10 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 神當守的安息日。這一日你和你的兒女、僕婢、牲畜,並你城裡寄居的客旅,無論何工都不可做; 11 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定為聖日。

然而,安息日的「真義」在哪裏?是我們在「行動」上「模仿」(imitate)耶和華所做的,所以「做夠了」,便要休息?當然,我相信這並不是這誡命的真義,因為耶和華在「安息」後並沒有「再開始」,所以「安息」並不是一個「週期性活動」。而且,我們所「作」的,又是否可以與耶和華所「作」的相提並論?神看著一切都「甚好」,今天我們在平日所作的,是否也看著都「甚好」?還是我們在六日只是在「捱騾仔」,只是第七日才看著是「極好」?又或是,耶和華知道我們都是有限的人,所以不能「無限量」的工作,為著讓我們重新得力,所以「設立」一個週期,讓我們能「回復」一下,好使我們的「效率」得以維持?(我就曾「聽說」有人以「科學」的方法去驗證,這「週期」實在能使人更有效率工作。不記得是在哪裏聽過了,不知有沒有記錯?)

當然,這並不是安息日的真義。若我們再一次以「神的創造」來看耶和華所設立的「聖日」,我們可以知道,這「第七日」是創造的「高峰」,所要表明的,是上帝的創造「完全」了,而這「完全」就表明在「安息」當中。而且,從猶太人傳統對不同的「節期」和「日子」的看法,我們知道他們對這些「節期」和「日子」都是以「記念」某些「信仰事件」,使他們不致忘記他們與上帝的關係(就如他們看為極為重要的「逾越節」)。所以,以此來看,「安息」所代表的意義是記念耶和華的創造,祂創造的完全,一切的「極好」,也標誌著創造(神的工作)的「目標」,就是「安息」。

所以,「安息日」的重點並不是「休息」,而是讓我們以此「行動」使我們記念耶和華的創造,記念上帝的美好。或者,在今天的處境來說,我們實在太多的「埋怨」,一切看在眼裏的都是「不好」,禮拜日的「假期」成為我們逃避的「避難所」,以「迆」(hea,查過wiki是這寫法)的方式來「享受」這「第七日」。然而,禮拜一卻成為我們的「災難」,患上了「禮拜一症候群」。

安息日是為了記念上帝創造的美好,這是否能叫我們以一個正確的態度去面對上帝賜給我們的每一天?進一步,叫我們以正確的態度去面對安息日?我們如何去參與每主日的崇拜?或者,當我們以耶和華皂創造去重新檢視的時候,會給我們帶來更大的亮光!

靈修20130215–情人節之夜後感

Image

創二十九16~30

16 拉班有兩個女兒,大的名叫利亞,小的名叫拉結。 17 利亞的眼睛沒有神氣,拉結卻生得美貌俊秀。 18 雅各愛拉結,就說:「我願為你小女兒拉結服事你七年。」 19 拉班說:「我把她給你,勝似給別人,你與我同住吧!」 20 雅各就為拉結服事了七年;他因為深愛拉結,就看這七年如同幾天。 21 雅各對拉班說:「日期已經滿了,求你把我的妻子給我,我好與她同房。」 22 拉班就擺設筵席,請齊了那地方的眾人。 23 到晚上,拉班將女兒利亞送來給雅各,雅各就與她同房。 24 拉班又將婢女悉帕給女兒利亞作使女。 25 到了早晨,雅各一看是利亞,就對拉班說:「你向我做的是甚麼事呢?我服事你,不是為拉結麼?你為甚麼欺哄我呢?」 26 拉班說:「大女兒還沒有給人,先把小女兒給人,在我們這地方沒有這規矩。 27 你為這個滿了七日,我就把那個也給你,你再為她服事我七年。」 28 雅各就如此行。滿了利亞的七日,拉班便將女兒拉結給雅各為妻。 29 拉班又將婢女辟拉給女兒拉結作使女。 30 雅各也與拉結同房,並且愛拉結勝似愛利亞,於是又服事了拉班七年。

昨天晚上為了半馬的最後備戰,從西約體育館跑到小欖,再回程跑到海濱花園,然後再跑回西約,完成了二十公里的最後練習(我的旅程:http://www.sports-tracker.com/#/workout/KooWaiHung/a66v4jl3eoviqgvp)。在以往的練跑中,沿途所碰到的,大多的也是同樣為渣打馬拉松練習的跑友,和很多「放狗」的人。但是,昨天晚上,沿路碰見的,竟更多是一對一對的情侶(從他們的「痴纏」狀況而「推算」他們多是未結婚的情侶,特別是在最後一段跑至「海皮」,到了海旁一處「幽暗」之地,更見一對一對情侶「各佔」不同的角落),原來昨天是西方情人節,難怪有這麼多情人一同出來「過節」了。

今天所看的經文是聖經記載的一對「情人」--雅各與拉結。雅各與拉結是否「一見鐘情」,我們不得而知。但若從創二十九14所見,雅各是與拉班住了一個月後才發生今天所讀的經文,或許是在這一個月期間,雅各與拉結才發展出感情來。然而,這段「感情」讓我們可以看見雅各之「付出」--他為拉結的原故在拉班家服事了七年。而且,我們還可以看見,當拉班將這‘offer’15節:你雖是我的骨肉,豈可白白地服事我?請告訴我,你要甚麼為工價?)給雅各的時候,是雅各親口提出「七年」這時間(人生有幾多「七年」?)為何「七年」?若我們以猶太人之文化背景來看,「七」是一個「完整」的數字(上帝造天地,第七天就是「完成」的高峰),而「七年」所代表的,似乎就是表達出拉結作為「工價」在雅各心中的完美「價值」吧(這只是估計,聖經沒有說的)。這七年的付出,相信對雅各來說,是完全「值回票價」的,所以聖經記載他看這七年如同幾天(或者,今天在「拍拖」的情侶們,也會有如此的感覺吧)。然而,就在這七年之後,在拉班要「實現」他所開的「支票」之時,聖經記載拉班竟然「欺哄」雅各,「貨不對辦」。我們不知道為何拉班「使計」,或許這就如他所說的:「大女兒還沒有給人,先把小女兒給人,在我們這地方沒有這規矩。」又或許是因著拉班「怕」大女兒「無人要」(聖經特別比較兩女之外貌,說到利亞的眼睛「沒有神氣」,或者套用香港人的一句說話:「死魚咁眼」。想起來似乎也叫人害怕。。。),「怕」這女兒「出唔到貨」(在猶太人的傳統,女兒是家主的「產業」,所以拉結可以成為雅各服事的「工價」),所以就像「買一送一」一般(但這卻似乎是先將「贈品」送上),將利亞同時給與雅各。然而,拉班卻並不是「不講道理」,他只是要雅各再等七天,然後就將拉結給雅各(不知道雅各有沒有將這七天看成七年)。但是,這次輪到拉班開口:「你再為她服事我七年。」經文記載:「雅各就如此行」(創二十九28)。為著他所愛的拉結,他在「婚後」繼續「付代價」。

今天的「愛情」,不知有多少還是「付代價」的愛情,又有多少拍拖中的情侶會想到結婚後其實同樣是要付代價?假若昨天晚上,我在途中「訪問」那些「痴纏」的情侶,他們對愛情的「代價」如何看,不知各人又會如何回答?而且,若我們再「看遠」一點,雅各因著兩位妻子的「爭寵」和她們之間的「嫉妒」而出現的問題(經文甚至說到:「雅各向拉結生氣」[創三十2])(當然,這只是那時的「獨特」問題,不是普遍的婚姻問題。然而,我相信每段婚姻總有問題。正如李思敬博士所言,人不是完美的,兩個人走在一起更不可能完美,婚姻總有一些問題要出現),不知道在「痴纏」中的情侶是否又願意付出這些痴纏以外的代價?

這段經文沒有耶和華的出現,但耶和華卻是在這段「愛情」之前和之後也有出現。之前,祂在伯特利於夢中向雅各說話,告訴雅各祂的旨意--「你的後裔必像地上的塵沙那樣多……」(創二十八14);之後,祂使利亞生育(創二十九31),又使拉結生育(創三十22)。這似乎是耶和華向雅各的旨意的實現。我想,耶和華對每段婚姻也有其旨意,而且這旨意似乎也在兩個人的結合以外的。似乎,耶和華在雅各如何得著兩位妻子之中,並沒有說什麼,但卻在其結婚之後,「出手」以成就祂的旨意。今天,上帝在我們「拍拖」的其間又甚樣?是否祂對我們的婚姻有其獨特的美意?我們又有多少的去尋找祂在我們家庭中的旨意呢?我們常說「基督作我家之主」,這又是什麼意思?

願主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