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教義之風」?

圖片取自「新興宗教關注事工」Facebook專頁

弗四11~16

11 他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 12 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 13 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 神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 14 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詭計和欺騙的法術,被一切異教之風搖動,飄來飄去,就隨從各樣的異端; 15 惟用愛心說誠實話,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 16 全身都靠他聯絡得合式,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自己。

這幾天為要處理「疑似操控性教派」(這是「新興宗教關注事工」暫時的「定性」)進入教會派發刊物一事,要整理多篇文章,又要與各方聯絡,花了大量的心力手力和電力。到現在才可靜下來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從聖經中去沉殿一下我們要如何回應當下世代的處境。

以弗所書四章是我想到的經文,因為這經文非常直接的提到「異端」。然而,在初期教會的時期,什麼叫「異端」?這又和「異教」並排,所帶來的是什麼意思?

查過「新漢語譯本」,其翻譯為:

這樣,我們就不再是小孩子,陷入人的詭計,墮入人用欺詐的手段所設下的騙局,被各種教義之風所搖撼,顛來倒去。

原來並沒有分開「異端」和「異教」,只是有「各種教義之風」(wind of doctrine--NASB),而這些「教義之風」則是來自「人用欺詐的手段所設下的騙局」而來的,在面對「騙局」下,沒有堅實根基的,就被此風吹得「顛來倒去」,不能「站立得穩」了。

到底是誰設下「騙局」?在這次事件中,這「疑似操控性教派」「擺明車馬」行動(不像先前某些「滲透性」異端),實在並不是在「騙你」,而只是在測試信徒對自身信仰的根基是否清楚明白,只要你在神所賜的「使徒、先知、牧師和教師」的群體中成長,能清楚知道信仰的真義,其實這些刊物並不能騙倒你;就算你初信者,若身處一個正常的門徒群體,在彼此相顧下,其實應該同樣不易受騙。

真正危險的騙局,我相信其實是「潛藏」在群體內,假裝的「信徒」(甚至假裝的「牧人」)。這些「信徒」甚至對「教義」十分熟悉,甚至能以「各樣的教義」來行騙,使你從那真實的根基中給「吹走」,「顛來倒去」。到最後,其實這些「假裝」者只是利用你達成他的目的。

這才是真正的騙局!

這樣的危險,如何面對?

「唯用愛心說誠實話,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

新漢語譯本將之翻譯作

相反,我們要以愛心真誠地生活,在各方面朝向他長進;他就是頭,是基督。

一方面,要在「各方面」(我相信包括在「知識上」,和在「經歷上」,也在「操練上」)向耶穌基督長進,知道耶穌基督是頭,我們所作的一切為的是要認識祂的心意,行在祂的意思中;另一方面,是「以愛心真誠的生活」,我相信在一個真實的相交生活中,若我們有著聖靈的引領,自然就會知道誰是「真誠」,誰是「假裝」,也是在實際的相交生活中,帶著「明辨」的屬靈眼睛,最終我們都能辨悉到那些「騙局」,辨悉誰是「異端」!

這次派的刊物《進入天國的七個階段》,我讀了,也嘗試帶著明辨的眼睛作出「辨悉」,有興趣可看拙文〈《進入天國的七個階段》之延伸閱讀〉。其實,面對這次「挑戰」,最簡單的「保護」方法是逃避:教導肢體不去接,不去看就可以了。但更為正面的方法,是去面對,更讓信仰群體透過這機會對自己所信的作出反思,從而更深化自己所信的。老實說,這刊物中某些內容(特別是中間所提出的問題),實在可以引發我們去反思今天我們的信仰到底如何。盼望我們能好好「善用」這次經歷,成為我們信仰成長的一個階梯。

【祈禱】主啊,求祢讓我們能有明辨的眼睛,有堅定的信心,好讓我們面對今天各方面的挑戰,都能因聖靈的引領保護,在真理成長中的根基,勝過這些挑戰,更能成長,在愛中建立基督的身體。奉主名求,阿門!

我們所喜好去行的?還是神所預備我們行的?

弗二1-10

1 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他叫你們活過來。 2 那時,你們在其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 3 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放縱肉體的私慾,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 4 然而, 神既有豐富的憐憫,因他愛我們的大愛, 5 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 6 他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 7 要將他極豐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穌裡向我們所施的恩慈,顯明給後來的世代看。 8 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 神所賜的; 9 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 10 我們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 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

以弗所書這段經文說明了一個真的信仰,是經歷死亡,然後再經歷活過來的全然更新改變。是一幅「從前」如何,對比「現在」如何的圖畫。

「從前」,我們活在世俗的價值觀之下,所作的,是隨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

「現在」,當我們經歷神的恩典,死在過犯,與基督一同活過來後,我們就成了「神的工作」,一個新造的人,所作的,是神所預備我們行的。

最近,家中沒有了工人,所有家中大大小小的事全部「歸位」,由家中各人去承擔。作為一定之主,承擔最多,但卻不因這些「承擔」而成為重擔,因為從這一刻開始,我更有「家」的感覺,一切親力親為,不用再擔心菲傭將東西放到我所不知道的地方。更高興的是看見家中被打掃得光亮如雪之時,所看見的是親手所作的,而不再是理所當然的。雖然,「自己所喜愛」的砌模型時間給完全排走了,但心中還是滿有喜悅。

可是,我也盼望這份「喜悅」能與兒女「分享」。可是,對於他們來說,這並非是他們「自己所喜愛」的事,所以每當這成為「吩咐」的時候,就成了苦差,更慘的是有可能成為衝突的源頭,他們不開心,自己也勞氣。但我心中明白,若只是出於「吩咐」,又或是出於「命令」,這就不能令他們嘗受喜悅。唯有令他們更體會「家」的感覺,他們自自然然就會承擔,而且是快樂的承擔。

這才能帶來真實的更新改變。

今天,我們如何看神的家?如何看神的國?當我們自己還有很多「自己喜愛的事」時,卻又出於「負擔」(又或更差的是出於「命令」又或是「壓力」)而去「承擔」時,作為父親的會帶來「喜悅」嗎?作為弟兄姊妹的又能帶來「歡欣」嗎?唯有當我們看見「神所預備我們行的」,而又將之視為「自己所喜好的」,我們就真真實實的活在一個「家」中,而並非「返來」「享受」「走人」的「五星級酒店」了。

「給你一個五星級的家」是廣告的口號,真實的處境是「讓我們與父一同營造一個溫暖的家」才是真正「五星級」。

改變需要很長的時間,但沒有開始就沒有成就的一天。讓我們齊心努力!

【祈禱】主啊,感謝祢讓我們成為祢的兒女,更感謝祢讓我們走在一起成為一家。祈求你幫助我們經歷改變,使我們真實的成為一家人,有愛我們的父,也有彼此建立的弟兄姊妹,讓我們成為一個真正溫暖的神家。奉主名求,阿門!

說造就人的「好話」–「好話」就是「好聽的話」?:再思弗四29

最近在所閱讀和有所參與的基督教新媒體「信仰百川」(faith100.org)中,看到有網友回應某些對教會負面看法之文章,內容大致表示:這些文章只提現象,只見挑戰,卻沒有愛與關懷;並祝願作者多造就人,而非挑戰人。

有可能是因為最近百川一連出現了幾篇針對教會現象的反思,而所言及的事帶有點負面(但卻應該是真像),所以引發這些回應。然而,更多的回應似乎是認同這些反思。

什麼是「造就人」?可能很直接的就會想到以弗所書的「金句」:「只要隨事說造就人的好話」,然後就抓著這半節經文(對,不應用節數來定。。應該說,這佔作者這段落要說的話之20分之1),然後就照做,只說好話,難聽的話不要說,或用一個「好」的方法去說,好來好去,最緊要造就人。

其實,這段說話在說什麼?先從最接近的語境去看,這「好話」應該是「污穢的言語」的對比。什麼是「污穢的言語」?原文是pas logos sapros——所有,言語,沒有價值的(worthless),即是「廢話」。當然,什麼是「癈」,關乎這一句話整體的重點。這重點我覺得就是「建造」(oikodome),有「起樓」的意味。所以什麼是「癈」?就是對於生命建造沒有好處的,就是「癈」。CBOL對於這段經文的直接翻釋就是

每一個爛的言語,不可從你們的口出來;卻要(說)任何朝向必要建造的好(言語),使得它給恩典給聽見的人。

而我對「好」(agathos)的理解,若用以對比「沒有價值」,就應該是「有價值」(useful)。所以,「好話」不在乎外在形式,而在乎話的內涵。

這一大段的教導,其實開始自一個比較,就是在信主前後的比較。經文段落起始自17節,說到「像外邦人存虛妄的心行事」,這個「虛妄」,英文聖經有時會譯作"vanity",希臘文字典形容為" what is devoid of truth and appropriateness",簡單的說,就是「缺乏真理」。對比著的,是20節的「學了基督」,就是後面所補充,「脫去舊人,穿上新人」的新生命。

如何「學了基督」?我們常說"WWJD"—「耶穌基督點做」,當然我們不會,也不可能完全學會,但耶穌基督如何說「造就人的好話」?祂當然會說溫柔的話,就像在井旁對撒瑪利亞婦人一步一步引向「活水」主題的話;然而,祂對那些宗教的偽善者,就是法利賽人和祭師文士,所說的豈不是「懷疑」、「挑戰」的話?溫柔的話可以「建造」人,但挑戰的話其實同樣有其功效,問題是這句「金句」中一個有時被忽略的片語——「隨事」,就是「按著事情的需要」,這當然要智慧分辨。求主賜智慧。

今天的教會,需要些什麼話?當我們「好來好去」,只說「好話」(好聽的話),對於生命建立,是否又是「好」(有價值)?今天信仰群體,當面對著挑戰的說話時,第一個反應是「自省」,還是「反彈」?我們是活在高牆內,還是在主的自由中?

靈修20130618 — 信徒原是祂的工作?

Image

弗二1~10

1 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他叫你們活過來。 2 那時,你們在其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 3 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放縱肉體的私慾,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 4 然而, 神既有豐富的憐憫,因他愛我們的大愛, 5 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 6 他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 7 要將他極豐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穌裡向我們所施的恩慈,顯明給後來的世代看。 8 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 神所賜的; 9 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 10 我們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 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

相信,這一段經文也是信徒常背誦的金句之一:「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這似乎是承繼著保羅在羅馬書中的「因信稱義」的信息的「後繼篇」,說明「因信稱義」,就是「不是出於行為」,而原因就是「免得有人自誇」。當然,這是我們信仰的一個重要核心信息,表明「救恩不是靠行為」,所以不是我們可以「做什麼」而「賺」到,而只是「恩典」。

這「恩典」是什麼?當我再看清楚這一段經文的時候,我就發現其實「你們得救是本乎恩」出現了兩次(在原文也是相同的文字“χαριτι εστε σεσωσμενοι”)。而第一次的出現(5節)其實可以說是一句「插句」,就是作者在說到前面一大段關乎生命因著神的憐憫與神的愛出現的大改變後,將一句從心而發的「感嘆」加插進去,以表心中的驚訝。所以新漢語譯本對此句的翻譯為「……竟在我們在過犯中死了的時候,使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是靠着恩典得救啊!──他使我們在基督耶穌裏與基督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56節,留意翻譯中用了破折號來表明這插句)。所以,我相信當我們似乎「教義式」的以這金句(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來表明「因信稱義」,似乎並不太合適,因為以弗所書的作者似乎是出於情感上的感嘆而說出這一句說話,並非為要「解釋」什麼而說出,而似乎反而是以「怎能如此」(這是一首我十分喜愛的詩歌,表達出上帝的愛並不能以人的角度去「解釋」)的語氣,表達出「人又能如何」的心情,只有上帝那我們不能理解的愛並祂出於憐憫的接納,才是得救之途。所以,我認為我們不能以「理性」的角度,用找尋「為什麼」的方向來了明白「因信稱義」(最起碼不應該在以弗所書這一段中去作「理解」,反而在羅馬書的處境中,或許能以「尋根究底」的方法去問為何因信稱義)。

這樣,這段經文說什麼?或者,第十節才是焦點所在。這一段經文所要表達的,並不是我們為什麼得救,或是如何得救,而是我們這作為「得救」了的群體,我們是什麼!我們是「神的工作」。或者,更明白的說,可以說成「我們是神的產品(原文為“ποιημα”,正規的翻譯為workmanship,或是現代一點來說可說成product)」,「在基督裏生產出來」(ESV譯成“created in Christ Jesus”),為了「好的工作」(原文為“επι(for) εργοις(works) αγαθοις(good) ”),而這「工作」就是上帝晨早已預備好,叫信徒行上去的路。這「好的工作」(和合本譯作「善事」)所對比的,就是「也不是出於行為」中的「行為」(原文也是用了ergon這字根的字)。所以,我從這段經文所看到的,就是我們「做什麼」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上帝所「預備」了的「好的工作」是什麼。作為信徒的其實是要明白我們「原是神的工作」,是祂的product,這product自身並不能去「完成」什麼,而是透過使用這product的上帝,在祂的計劃中使用我們,為的就是「要將他極豐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穌裡向我們所施的恩慈,顯明給後來的世代看。」(7節)或者用今天流行用語,就是「作見證」。

今天,我們以為自己是誰?我們以為自己可以為基督「做什麼」?又或是我們可以「獻上什麼」?當我們知道自己只是一件“product”的時候,我們就要知道其實我們是要去知道自己的位份是什麼,並好好的盡上自己作為product時,在上帝的「大計劃」中,自己所要擔上的角色,並如何與其他的products好好的配答,好讓作為教會的,能好好的「作見證」。

然而,當我想到,今天我們在教會中,常常要「找人」出來事奉,就著實的不是味兒。為何要「找人」?當我們真真正正的好好明白自己的「位份」時,為何教會中那8020的比例常年不變(20%的人在做80%的事奉)。更甚的是,當作為教會領袖的,差不多要「又囈又西」的「籌夠人數」時,所「囈」出來的,又是否「神的產品」?老實說,這「囈」出來的,很大部份的「事奉心」都不會看自己是「那卑賤的器皿」,而往往會以為自己是那「貴重的器皿」,誰不知這往往只是「次貨」,往往以自己的「喜歡」來作「事奉」。試問,這樣的群體,何又稱得為「神的工作」?

唯有的是,當作為領袖的,並不是因著「事工」而四出找人,反而是以「認識自我」的途徑來使群體中的product好好的作為一件product,大家彼此配搭,方能真實的成為上帝的大計劃中的一員。若非如此,教會只會成為人滿足自己喜好的地方,而不是成就上帝心意的地方了。

問問自己,今天我是何等樣的product?

靈修20130201–自主的?為奴的?

Image

弗六5~9

5 你們作僕人的,要懼怕戰兢,用誠實的心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好像聽從基督一般。 6 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討人喜歡的,要像基督的僕人,從心裡遵行 神的旨意。 7 甘心事奉,好像服事主,不像服事人。 8 因為曉得各人所行的善事,不論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必按所行的得主的賞賜。 9 你們作主人的,待僕人也是一理,不要威嚇他們。因為知道,他們和你們同有一位主在天上;他並不偏待人。

今天,我們會否因著某些身份而「不服氣」?

在保羅的時代,「僕人」的身份是「世襲」的,僕人所生的仍是僕人,因為僕人是主日的資產,僕人的一切都是主人的,包括他所生的兒女。這有點像今天在印度的「階級」觀念:一日為「賤民」,世世為「賤民」,永不超生。他們的一世,已經因著他們的「身份」,在出世時已經被「固化」了,也不能因著他們的努力而帶來什麼「改變」。所以,既然不能改變,那做什麼也沒有所謂,也實在不能有什麼所謂。這些人,一不就是「認命」,一不就是「不服」。今天所讀到的這段經文中,保羅對著「作僕人的」,所帶來的「教導」,所為何事?

保羅所教導的,有兩個字很重要:「甘心」。「甘心」或許就是真心從心內所發,不埋怨,不會不服氣,只是「心甘情願」的。要做到這一點,「講」又何其容易?所謂「講就天下無敵」。如何「甘心」?我相信,要做到「甘心」,就先要放下「公平」,因為怎樣說也不是公平的:為何我生來為奴僕,他生來為主人?用今天的話來說:為何他「含著金鎖匙」出生?為何他父親是李嘉誠?這些似乎都是間有聽見的不服氣說話。然而,保羅最後所說的是什麼?他說「祂並不偏待人」。這話何解?保羅的解釋是「他們和你們同有一位主在天上」,表示無論在世的身份如何,我們同樣可以與這「在天上的主」的主建立關係,而且祂的應許是祂會愛我們,無論我們是誰。這就是「公平」。或者,當我們真實的能體驗這「關係」的寶貴時,我們就能真的放下世上的所謂「公平」,而去追求公義。什麼是公義?或者,公義就是體現上帝的屬性,作祂要我們所要作的事。或者,這就是保羅在這教導中所說:「好像服事主,不像服事人」所表達的了吧。

這樣看來,成為主的見證就是追求公義的門路。生命就是為了使主得榮耀,無論我們的身份是什麼。只要我們相信我們的身份是上帝所賜,我們就好好的活在這身份中,以我們所獲賜的身份好好見證基督的愛,不求自己的益處,就會少一點埋怨,多一點感恩。當我們將盼望定焦於上帝的國度的時候(這國度其實已來臨,正正就體現在信徒的中間,教會的中間),我們就必能做到「甘心」,願意受苦,不求公平,只求公義。

當然,要做到又何其容易?唯獨我們繼續好好在屬靈上操練,使我們的價值觀改變,變得越像基督,使我們看到基督所看,才能一步一步的向前行,好能在我們現處的身份中,作主門徒,使主得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