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論斷」,從登山寶訓切入

剛過去的主日要外出證道,但感恩母會有週六崇拜,所以也能先與「家人」一同敬拜。牧師的證道以《雅各書》切入,以四章11~17節引入這段經文的幾個課題,其中以「論斷」作為第一個切入點,並指明聖經教導–「不可論斷」。

昨天和一位會友傾開,他提出了一個令我們去反思的問題,他問到什麼是「論斷」,又說到「如果我給你意見就算論斷,那麼所有事都不能給意見。再者,如果你指著我說不能論斷人,那麼我也可以說你也在論斷我。最後,大家都噤若寒蟬。」

其實,這或者也是華人教會一個普遍的問題,「以和為貴」是中國人的特色(但我記得很久以前我曾思想過這問題,中國人很多時候的「和」只是外面的和,「口和心不和」),這更是華人教會的特色。所以,即使在某些極大的教會事件出現時,我們也會以「不可論斷」視為「金科玉律」,將之一手交給上帝處理。這現象就曾出現過在韓國趙鏞基牧師被指控的案件上出現過。

這或許是因為我們對中文「論斷」的意思,當中出現一定的「含糊性」所帶來的問題。我曾就這課題找了一位中學中文科老師,請教這片語的定義。他引用了漢語大辭典作為回應,當我看完後,果然,這片語可以有兩個(我認為)截然不同的解釋:

【論斷】

(1) 推論判斷。

唐順之《萬古齋公傳》:”然至疑難處,輒掩卷自思,及有所得,多出儒先論斷之外。” 顧炎武《日知錄.史記於序事中寓論斷》: “古人作史,有不待論斷,而于序事之中,即見其指者,惟太史公能之。” 阿英《關於〈中國小說史略〉》 : “在研究過程中,怎樣探索傾向影響,闡明藝術特徵,然後自抒卓見,作出合理的分析論斷。”

(2) 指論證斷定。

楊伯峻《〈春秋左傳注〉前言》 : “論斷《左傳》成書年代,首先要引崔述《洙泗考信錄餘錄》。”

(3) 判決罪案。

《明史.刑法志一》 : “其雜犯大小之罪,悉依贖罪例論斷。”

三個解釋,前面兩個的意思是在有理據的情況下,作出分析,從而發出言論之意;而第三個,則是「法庭用語」,指依法例作出判決,關乎「定罪」的問題。

其實,聖經中的「論斷」,原文是(Krino),英文聖經通常將之翻譯為”Judge”,其背後的意思接近上面第三個解釋。但是當中文這個字其實有其含糊性的時候,我們或會走向某些極端:其一就是將解釋1,2,3作大包圍的運用,斷絕一切分析對話,再極端一點就變成是非不分,然後以「以和為貴」為由,將一切推回上帝手中。又或是「選擇性應用」:當言論是對著自己的時候,就「不可論斷」,當說別人的時候,就「愛心說實話」。

其實,在聖經中,中文「論斷」的這三個不同的意思,原文是以不同的字來表達。最明顯的分別就是「論斷」(Judge)和「明辨」(Discernment):我們不要去「定罪」,我們卻要「明辨是非」。(網上有一篇英文文章嘗試作出解釋,Are we to judge?可參考)

蔡昇達傳道,曾寫了一篇非常好的文章,談到Krino在聖經中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使用,誠意邀請大家去閱讀〈「不要論斷人」的意思〉。看完後相信大家會有更深的認識。

說到這裏,可能大家都會奇怪,這文章明明以「從登山寶訓切入」為副題,馬太福音為何還未出現?

為何選擇馬太福音切入?是因為這禮拜外出證道,就是宣講馬太福音。因著父親節的原故,選了一段有關「我們在天上的父」的經文(不是主禱文,而是一段後續解釋)–太七7-12,很熟的有關禱告的經文(祈求、尋找、扣門)。這與「論斷」又有何關係?感謝上帝,讓我在證道後還有機會與弟兄姊妹談論講道所聽的,讓我「突然」發覺,我宣講的這一段經文,第七章一開始就是耶穌基督有關「論斷」的教導!!(蔡傳道的文章也以此切入)明言「你們不要論斷人」。當我再看整個段落的鋪排,發現了一個現象:當中的幾個教導,所帶出的都是在信仰群體中如何彼此相待的問題:

  • 不要論斷人,免得被人論斷
  • 以量器量人,別人用量器量自己
  • 別人眼中的刺,自己眼中的樑木

唯獨我這主日所宣講的經文,所說的似乎無關,是指天父與祂的子民之間的關係。但奇怪的就是這段經文的「結論」:

所 以 , 無 論 何 事 , 你 們 願 意 人 怎 樣 待 你 們 , 你 們 也 要 怎 樣 待 人 , 因 為 這 就 是 律 法 和 先 知 的 道 理 。(七12)

這個結論明顯的是指向從第一節開始所教導的「彼此相待」的問題。為何會「插」了一段「祈禱應允」的經文?

我在我的講道中所帶出的「結論」原來正正配合了從第7章以來的脈絡:若從路加福音十一章的一段「對觀」經文所看,耶穌基督對之言「你 們 雖 然 不 好 , 尚 且 知 道 拿 好 東 西 給 兒 女 , 何 況 你 們 在 天 上 的 父 , 豈 不 更 把 好 東 西 給 求 他 的 人 麼 ?」(太七11);路加福音同一句話就是「 你 們 雖 然 不 好 , 尚 且 知 道 拿 好 東 西 給 兒 女 ; 何 況 天 父 , 豈 不 更 將 聖 靈 給 求 他 的 人 麼 ?」(路十一13)天父心中相信的「好東西」,原來就是聖靈。聖靈就是我們作為信仰群體的「印記」,是「所得基業的憑據」,更重要的,是「聖靈所賜的合一」(全部都是以弗所書的教導)。天父那「為父的心」(對,這是我的講題),就是要讓信仰群體真實的成為基督的身體,成為一個彼此相愛的社群。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是耶和華呼召祂的選民要向世界彰顯的愛。

所以,我所關注的,並非「什麼是論斷」的問題,而是為何我們要「談論」「什麼是論斷」的問題。若真實的是在一個彼此相愛,有著聖靈印記的群體,我們是「彼此相信」,也是「彼此相愛」「彼此信任」的群體。在這個行出耶穌基督的「新命令」的肢體生活中,我們的彼此相待,我們的溝通就是「愛心」說「實話」;也是出於這個「互信、互愛」的氛圍下,才是一個真實的「和平」的群體。我相信,「和平」並非沒有「指責」,而是能出於互信的「直斥其非」。當「噤若寒蟬」時,這是否只因「不可論斷」?

願天父光顯明人的心!

Advertisements

7 thoughts on “論「論斷」,從登山寶訓切入

  1. […] 先警告:這是一篇「讀入」(read-in)的文章,其實是「釋經」所要避免的。「讀入」是因著有一件事件想回應,然後才出現一段經文,所以或會有「先入為主」,強行將經文的一些地方強加於事件中。所以這並非一篇理想的釋經文章,反而更多是「感謝神」的事件。但幾年前曾為這段經文作過比較嚴謹的釋經,若真的希望從正規釋經角度去看這段登山寶訓,可參文章〈論「論斷」,從登山寶訓切入〉。 […]

  2. […] 先警告:這是一篇「讀入」(read-in)的文章,其實是「釋經」所要避免的。「讀入」是因著有一件事件想回應,然後才出現一段經文,所以或會有「先入為主」,強行將經文的一些地方強加於事件中。所以這並非一篇理想的釋經文章,反而更多是「感謝神」的事件。但幾年前曾為這段經文作過比較嚴謹的釋經,若真的希望從正規釋經角度去看這段登山寶訓,可參文章〈論「論斷」,從登山寶訓切入〉。 […]

  3. […] 先警告:這是一篇「讀入」(read-in)的文章,其實是「釋經」所要避免的。「讀入」是因著有一件事件想回應,然後才出現一段經文,所以或會有「先入為主」,強行將經文的一些地方強加於事件中。所以這並非一篇理想的釋經文章,反而更多是「感謝神」的事件。但幾年前曾為這段經文作過比較嚴謹的釋經,若真的希望從正規釋經角度去看這段登山寶訓,可參文章〈論「論斷」,從登山寶訓切入〉。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