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就天下無敵——一試便知龍與鳳

書二十四15—24

15 若 是 你 們 以 事 奉 耶 和 華 為 不 好 , 今 日 就 可 以 選 擇 所 要 事 奉 的 : 是 你 們 列 祖 在 大 河 那 邊 所 事 奉 的 神 呢 ? 是 你 們 所 住 這 地 的 亞 摩 利 人 的 神 呢 ? 至 於 我 和 我 家 , 我 們 必 定 事 奉 耶 和 華 。
16 百 姓 回 答 說 : 我 們 斷 不 敢 離 棄 耶 和 華 去 事 奉 別 神 ;
17 因 耶 和 華 ─ 我 們 的 神 曾 將 我 們 和 我 們 列 祖 從 埃 及 地 的 為 奴 之 家 領 出 來 , 在 我 們 眼 前 行 了 那 些 大 神 蹟 , 在 我 們 所 行 的 道 上 , 所 經 過 的 諸 國 , 都 保 護 了 我 們 。
18 耶 和 華 又 把 住 此 地 的 亞 摩 利 人 都 從 我 們 面 前 趕 出 去 。 所 以 , 我 們 必 事 奉 耶 和 華 , 因 為 他 是 我 們 的 神 。
19 約 書 亞 對 百 姓 說 : 你 們 不 能 事 奉 耶 和 華 ; 因 為 他 是 聖 潔 的 神 , 是 忌 邪 的 神 , 必 不 赦 免 你 們 的 過 犯 罪 惡 。
20 你 們 若 離 棄 耶 和 華 去 事 奉 外 邦 神 , 耶 和 華 在 降 福 之 後 , 必 轉 而 降 禍 與 你 們 , 把 你 們 滅 絕 。
21 百 姓 回 答 約 書 亞 說 : 不 然 , 我 們 定 要 事 奉 耶 和 華 。
22 約 書 亞 對 百 姓 說 : 你 們 選 定 耶 和 華 , 要 事 奉 他 , 你 們 自 己 作 見 證 罷 ! 他 們 說 : 我 們 願 意 作 見 證 。
23 約 書 亞 說 : 你 們 現 在 要 除 掉 你 們 中 間 的 外 邦 神 , 專 心 歸 向 耶 和 華 ─ 以 色 列 的 神 。
24 百 姓 回 答 約 書 亞 說 : 我 們 必 事 奉 耶 和 華 ─ 我 們 的 神 , 聽 從 他 的 話 。

聖經「金句」:「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

這「金句」,可能不少基督徒家庭都會以不同的「方式」將之掛在家中當眼處。但為何約書亞會講出這一番話?

今天所讀的經文就是這金句的處境:當時以色列人在約書亞的帶領下,入了迦南。這段說話是約書亞在示劍將以色列眾支派的領袖(按書二十四1,這包括了他們中間的長老、族長、審判官、官長,全是大粒的人),向他們以先知的身份向他們宣告神的話(書二十四2,約書亞一開始就用了「先知格式」[Prophetic formula]——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為第一句引言),將整個以色列人的歷史,從亞伯拉罕到出埃及,重述一次。然後,從書二十四14開始,就是約書亞向他們的挑戰,要他們作出一個「選擇」——事奉誰。約書亞似乎運用了一個非常高超的技巧,向這群領袖作出挑戰:14—15節的鋪排,似乎是給與這些領袖一個選擇,讓他們可以選擇「好」的。但這卻以這句金句作為結束——約書亞如何選擇——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

我不懷疑約書亞說這句話時,對耶和華的忠心,是真心話。我也相信他往後的生命也表現出他所說的這句話。然而,這句金句其實同時也成為當時這群以色列領袖作選擇時的壓力,使他們順從約書亞的選擇去作決定。

但這是他們的真心話嗎?從這些領袖所言可見,為何他們會作出這個選擇?是因為他們看見的「著數」——「神蹟」、「保護」、「勝利」。而當約書亞之後在19—20節再提出警告,提醒他們之後若背棄這個選擇,耶和華在降福之後,必定降禍,他們也「拍哂心口」——「不然,我們定要事奉耶和華」——和約書亞所說的,幾乎一樣。

但這些拍心口的說話,是否真如他們心中所想所信?他們是否只是因著眼前的「著數」而作出這樣的選擇?我不敢肯定,但從聖經作者的編排中,似乎暗暗地帶出這個信息:在書二十四31有一句話:「那些知道耶和華為以色列人所行諸事的長老還在的時候,以色列人事奉耶和華」。我在想,為何會有這一句話?作者是否想指出,那些經歷過「神蹟」的人,是因著「看行諸事」帶來的「著數」而「事奉」?約書亞記在這句奇怪的話外,再沒有什麼說明。然而,當我們去看士師記的時候,這似乎就清楚了:士二7,出現了一節與書二十四31一模一樣的話,然後在士二11—13節,就說他們的後代,離棄耶和華,去事奉巴力和亞斯他錄。這樣的編排帶出什麼信息?為何以色列人會不事奉耶和華,而事奉巴力和亞斯他錄?

我相信,這同樣是「神蹟」的問題:在進入迦南地後,他們要定居下來,並過著農耕的生活。務農最主要的是雨水和人力資源,而巴力就是掌管風雨的神,亞斯他錄(亞舍拉)就是掌管生育的神。我估計,以色列人在進入迦南地後,就是看見那些拜巴力的民族,因拜而得著雨水,因拜亞斯他錄而得著「好生養」,所以因著這些「神蹟」的原故,就去「因著需要」而轉投陣營。不知道他們是否也有和巴力和亞斯他錄立約,是否也有說句:「因巴力和亞斯他錄在我們面前行了神蹟,在我們的農務上使我們風調雨順,所以,我們必定事奉巴力亞斯他錄,因為你們是我的神」。

在面對「著數」時,我們所講的,往往都是「天下無敵」的話。有時,在與一些準備受浸者交談時,他們中間有些都會以過往經歷過的「神蹟」為他們帶來的好處,成為他們的見證。然而,我往往會作出提醒,我們的信仰並非建基於這些「神蹟」之上,不是建基於這些「好處」之上。若信仰只是如此,我們就只會向著「好處」傾。當一天苦難來到時,我們就會像以色列人一樣,「傾」去那些可以給與我們好處的神那裏去。而更可怕的,是我們外表還是掛著一個「基督徒」的樣子,但其實內裏根本沒有基督的生命。再推遠一步去想,若這些「神蹟」「好處」,是一群領袖的信念,就像當年約書亞所面對的那一群「替」十二支派作選擇的領袖一樣,我不敢想像信仰群體會變得如何,「傾」得如何!而這是否也是今天的寫照?

講,往往天下無敵;當試煉來臨,一試,便知龍與鳳。信,是為好處,還是為真理,一試就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